这个曾经濒临消失的乡村,20年前被艺术拯救

2020-12-07 10:08:07    所在频道:  港澳台、国外频道    来源: 微信公众号文化在线
       一个被称为“极地而不可到达之地”的地方…
  
  一个一直延续着传统的农业耕作方式的乡村…
  
  一个逐渐被人遗忘的“世界尽头”…
  
  就是在这片人口稀少、耕田废弃、房屋闲置的地方,却因一个艺术祭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39327.jpg
中国艺术家马岩松作品《镜池》 (清津峡观景隧道改造项目)
  
       从“被遗忘的角落”到“大地艺术的天堂”
  
  位于日本北部的越后妻有,包括200多个村庄,760平方公里的土地,是日本最偏僻的乡村,这里也是川端康成《雪国》的原型。
  
  越后妻有距东京大约两个小时车程,背靠着连绵的山脉,面朝日本海,拥有典型的日本原风景——里山地景。
  
  在日文中,越后妻有正意为“被白雪覆盖着的村落”,“妻有”更有远方、尽头之意。川端康成在《我在美丽的日本》中回忆,越后妻有是一个“寒风从西伯利亚越过日本海刮来”的地方。这里暴雪成灾、人口稀少,高龄化现象严重,年轻人们纷纷离开越后妻有。
  
  2000年开始,一批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发起了以“人类属于大自然”为主题的艺术节——“大地艺术祭”。他们将越后妻有760平方公里的山村和森林变成艺术的舞台,重新探讨现代和传统、城市和乡村的关系。
  
  艺术家们进入乡村社区,与村里的老人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义工一起,以农田作为舞台,艺术作为桥梁,以此希望重新唤起了人们对故乡的思念,切身感受人与人、人与土地之间的联系。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39785.jpg
草间弥生作品《花开妻有》


       除了带来美观与发展,艺术家们对越后妻有也带来了实质性的帮助。废弃的房屋,被遗忘的学校、梯田,纷纷被改造变成新的空间,推动了越后妻有的经济发展,原本让政府头疼的事,意外而惊喜地成了减缓压力的经济来源。艺术正以超出自身的意义,回馈给这片大地更多无以名状的惊喜。
  
  2000年第一届艺术祭上,Kabakov夫妇的作品《棚田》是农田主人福岛一家的农作剪影。起初并不支持艺术祭的福岛先生,因为最后的作品是一家人的剪影而最终同意,这也变成艺术节非常著名的场景。视觉错觉而对应的诗句写的正是一年四季农民的耕作。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40522.jpg
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作品《梯田》

  从枯槁的乡村到温润的旅游目的地
  
  每三年一届的“大地艺术祭”,成功的给越后妻有重新注入了活力,枯槁的村落又变得温润美丽起来。对当地村民而言,艺术祭给了他们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艺术在这里不是目的,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在艺术家和村民的共同创作下,与自然共生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体验。
  
  同时,随着艺术节的举办,越后妻有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40746.jpg

  例如2015年第六届艺术祭带动了周边110个村落参与,根据日本经济研究所数据,经济效应达50亿日元。其间,有51万人来此参观游览,仅从门票和周边商品贩卖上,艺术祭就覆盖了自身运营成本的80%。
  
  同时,旅游业的发展也为当地带来了公共和私人收入的提升。每届艺术祭后,部分适于保存的优秀作品将在此驻展,成为乡村公共空间的一部分。截至2018年,7届的艺术祭共有来自30多个国家艺术家,在这里创作了超过1000件艺术作品。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40283.jpg
行武治美作品《再构筑》

  目前,越后妻有艺术祭已从商业角度收获成功,也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当地老龄化问题严峻的社区。从本届策展来看,艺术祭希望进一步拓展艺术在乡村复兴议题上的讨论空间。通过反思城市化带来的均质空间,促使人们回望乡村,重新体验乡村的生活形态。
  
  越后妻有艺术祭的成功不是孤例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获得认可后,该艺术祭的发起人、国际策展大师北川富朗又在工业废岛濑户内海诸岛创办了濑户内海国际艺术节,同样大获成功。
  
  一开始濑户内海这些岛屿不过是日本众多岛屿中平凡普通的一员,但在快速工业化时期被重度污染,导致自然环境恶化,渐渐衰败下去。但也许正是因为其爆发出的一系列问题,才令许多设计艺术家们关注到这一领域,利用艺术与自然结合,对其进行乡土改造,重新焕发活力。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40158.jpg
田岛征三作品《绘本与果实美术馆》

  濑户内海国际艺术节的到来连结了这些孤岛,让来自全球艺术家或艺术爱好者,用艺术作品把温情和诗意重新带回这片海域。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例如19世纪工业革命后,以煤矿和造船业为命脉的工业大城纽卡斯尔和盖茨黑德,因保守党上台改变政策、重工业衰落逐渐萧条,人口纷纷外迁,一场大火也将盖茨黑德烧得精光。
  
  政府急需振兴这个古老的工业大城,让城市居民们重燃对生活的希望。安东尼‧葛姆雷正是以历史背景为灵感,选用配合了当地没落的煤矿业铸造的钢铁为原料,以天使的外形隐喻希望,创造了超大型雕塑《北方天使》。这对于当地居民来说是很受鼓舞的。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41402.jpg

  之后因为这个地标的出现,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游客,也为当地居民带来了工作机会,间接改善了人口外流状况,降低了失业率,解决了不少社会问题。
  
  公共艺术如何赋能乡村振兴?
  
  尽管每届艺术祭都会尝试不同的新的主题类型,但越后妻有的主题却始终聚焦在远离城市的乡间与艺术邂逅所产生的场所性与公共性上。越后妻有艺术祭的成功,说明了公共艺术并不只属于现代化的城市,也属于自然和乡土文化。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41364.jpg
詹姆斯·特瑞尔作品《光之馆》

  有人认为,国际艺术节并不只是把国际团队和作品都空降到另一个国家这一种模式,而是可以因地制宜深耕发展。尽管当代艺术家绝大多数都生活在城市,他们也可以回到自然和乡村去创作艺术,并通过艺术令更多公众去回归自然和认识乡村。
  
  公共艺术介入城镇公共空间,以区域的景观营造舒适的人居环境,可以为城镇经济的发展提供人脉资源和投资环境条件。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41106.jpg
中国艺术家徐冰作品《背后的故事》

  公共艺术以城镇家具的形式介入城镇空间,将城镇功能设施以艺术的方式呈现出来,创作出富有个性的城镇功能设施,为城镇赢得荣誉,给民众提升了自我确认感。通过公共艺术活动或作品,有利于为城镇留存共同的文化记忆,形成区域的文化认同。
  
  越后妻有和艺术的碰撞到底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艺术的注入为越后妻有带来的可视的改变,而这场艺术和乡村的结合,也给世界带来了新的理念,借由艺术家的眼光重新发现当地的魅力并影响这里的居民,激起他们对家乡的热爱和重建家园的活力。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207/20201207101941365.jpg

  其实在世界的很多角落,相较于灯光炫彩的大都市,乡村才拥有着最真实悠长的文化,艺术在各种层面其实更应该深入下去,飘在上空的仰视感固然是好的,但只有真正落实在脚下的,也许才会迸发出更多的精彩。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