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ING众创空间:一家文创孵化器的突围之路

2017-08-07 16:15:25    所在频道:  东北、西北、西南频道    来源: 工人日报   作者 :   陈俊宇
{图片1}
  WorKING众创空间,典型的复古式设计,原木桌子黑椅子灰白水泥地面。位于成都市青羊区少城街道一个老旧写字楼的4层,有着2000平方米联合办公场地。这是号称成都最美文创孵化器,也是该市首家聚焦文创的孵化器。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之下,WorKING诞生,然后历经挫折、转型、升级的发展之路。如今,该孵化器聚焦于文创产业,作为新兴产业,这是双创时代最具活力的细分领域。创始人但虹定下的短期目标是,“把WorKING打造成文创产业园;举办有影响力的文创活动”,更长远的打算则是做IP孵化。
 
  WorKING的逆袭之路,让但虹总结出了孵化器存活的一种经验,“一定要融入一个产业。”朋友说她这是在“耕耘产业”,她认同并一直在努力耕耘、播种,期待有个好收成。
 
  一条逐渐清晰的发展道路
 
  成都是但虹的家乡,20岁出头时她只身前往北京,进入了当地某房地产公司,几度成为该公司的销售冠军,年薪过百万元。后来辞职去了新加坡读完MBA,进了当地最大的一个地产公司,经过一圈折腾之后,还是回到了家乡。
 
  WorKING创办于2015年初。那一年,全国掀起了一场“众创空间”的浪潮。成都的众创空间、孵化器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出来,当时政府规划到2016年,市面上要有600个孵化器。
 
  孵化器是但虹和另外两位合伙人创办的,最初盈利模式设定为租金和服务费。这是孵化器发展的初级版本,后果可想而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每月的收入只够付电费网费”,合伙人撤资退出。
 
  寻求什么新的定位?这是一个挣扎的过程。2016年初,她曾一度想着关闭WorKING。
 
  成都青羊区,聚集该市70%的历史人文景观。少城街道紧挨四川历史文化名街宽窄巷子,周边有武侯祠、金沙遗址、非遗博物馆等,文化底蕴深厚。当地政府也把文创产业作为一个发展方向,出台了专门针对文化行业的支持政策,建立了“少城文创硅谷”。
 
  “打造文创团队的孵化器平台”,这一思路渐渐浮现并且清晰起来。如今,WorKING是一个服务短视频、影视、文学、音乐、新媒体、戏剧、动漫、设计产业,发现和扶持优秀团队,为行业培养人才的孵化器创业平台。
 
  定位对了,又有良好的区位优势,政府授牌为其背书,资源陆续前来,经营状况逐渐好转。目前入驻团队将近40家,70%都是文创产业。但虹告诉记者,孵化器办公区域一直在不断扩容,“需要吸引新的团队嘛,每天都会有创业团队找上门来。”
 
  “为了寻求得到资源支持”
 
  “小梦大生”是今年初春入驻的一家文创团队。
 
  8月1日晚,“小梦大生”举办的一场关于“高效沟通,从学会提问开始”的免费公益讲座,有近3000人在线参与直播。一周前,英语阅读课程上线:27天,12节阅读课、19次晨读课,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多个领域,89元/人。创办者童欣说,“小梦大生”有着清晰的盈利模式,那就是“付费课程”。
 
  “小梦大生”,是童欣今年3月创立一个女性互助成长平台,包括在线直播、网络电台、城市俱乐部、微信订阅号。3月7日,微信公号推送第一篇文章,13日举办第一场线上公益性讲座。如今,吸引了超过2万名粉丝,举办了12场讲座,最多一次有7000多人参与。
 
  “入驻WorKING,是为了寻求得到资源支持。” 童欣直言,“毕竟创业不是找一个‘二房东’,而是找到能够对接的资源和合作机会。”
 
  她选择入驻WorKING是经过考虑的,“注册的公司偏文创领域,这与孵化器的定位是吻合的,也可以在内部与创业公司合作。比如,视频、电台以及之后筹备做动画等,都需要配音,刚好孵化器里就有这样的公司。”
 
  “希望得到更多的资源支持,主要是在政策与资金方面。”这是童欣眼下急需的,比如,孵化器能为创业公司提供更多的合作机会。
 
  这些也是但虹在为此努力的。她建了一个成都文创女性的微信群,在这个群里,就有人觉得童欣做的视频很有创意,并表明希望合作意向。
 
  WorKING文创孵化器还是成都市妇联打造的巾帼创新创业基地,也曾在此探讨推动出台女性双创扶持政策。成都市妇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通过“巾帼云创”平台共享购买女性双创活动项目、合作开展女性文创交流活动、提供政策信息指导培训等服务方式与WorKING进行联建。
 
  “摸着石头过河”
 
  孵化器的发展,最终还是要落到“孵化能力”上来。
 
  为了练就内功,创业这两年遇到的“坑”、吃过的苦但虹当作了“笑谈”。随着WorKING的发展方向越发明确,可期的发展前景也就越发笃定。
 
  将WorKING聚焦影视等8大产业,但虹有过慎重的考量,“这些产业的商业化程度高,并且在IP转化方面有着天然的关联,只有好的IP内容加上转化成果,才能迎来商机。”还有一个原因是,成都3000多年的历史文化底蕴、政府扶持政策越来越多、辐射大西部的地域优势都是足以“产生大IP”的底部基础。
 
  不过,这里尚未有“大IP”诞生。“对于发展文创产业,管理部门的经验还处于累积阶段,推动政策出台、落实的能力有所不足;产业起步较晚,资源、人才大多外流;本土资本投资文创产业的专业者较少。”薄弱的产业基础,在但虹看来,是挑战但也蕴藏着机遇,“摸着石头过河”。
 
  她开始将精力转移到与川内文创行业的领先企业合资创办公司,在孵化器平台内解决IP转化,在市场上打捞一颗颗散落的“明珠”。这些“明珠”,就是IP孵化需要的人才,这是但虹一直在做的事情,“人才是文创的最核心要素”。成都有多所高校开设有文创相关专业,这就意味着每年会有上万名的毕业生。
 
  但虹现在大多数时候的生活状态是,早上五六点起床,晚上11点多才回到家。旁人会问:何必如此辛苦?
 
  “情怀总是要有的,不然是坚持不下去的。”但虹说,“但也要有商业能力,这样才能把事情做成。”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