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计划:我想为城市点亮一份永不熄灭的温暖(图)

2017-08-18 09:29:27    所在频道:  华北、华中、华南频道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 :   司马(@有束光)
  陌生人之间的信任是这个世界上的稀罕物。但一个叫河马邵的80后小伙子,却以自己的方式拆除了与陌生人之间的藩篱。
 
  在他的房子里,哪怕是一个过路的人进来了,都是家人。
 
  “你来或不来,主人不一定在;主人在或不在,你都可以来。”
 
  当你走进厦门沙坡尾20号的这幢小房子,会发现这里有柔软的沙发,有漂亮的阅读桌,有茶,有书,有花,属于那种特别文艺小清新的地方。
 
  这儿的名字也很特别——路灯计划共享空间。
 
  这儿的“服务”更加特别——免费!无人看管,从不锁门,24小时都亮着灯,任何人都可以信步入内,自助免费享用这里的一切。
 
  这个神秘而温暖的空间,是一个80后小伙子发起的。小伙儿名叫邵东强,江湖人称“河马邵”。在厦门,这已经是他亲手打造的第三个路灯计划共享空间了。
 
  邵东强打造的这三个地方总共200多平方米的空间,却都让路人免费享用。这让很多人最初听说时,都会将信将疑,有人甚至会问:这小伙儿是个富二代吧?
 
  像树一样自然长成的“共享空间”
 
  “不是,恰恰相反,我父母都是农民。”邵东强说,自己以前当过海军,从部队退伍之后,“也是误打误撞,开了全国首家无人咖啡馆”。现在看来,邵东强的“共享空间”其实是像一棵树那样,自自然然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20年前,“共享单车”“无人超市”这样的词还没有出现,邵东强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听都没听说过“共享空间”这种词。
 
  那时的他不满二十岁,刚刚入伍福建海军,在部队里与他朝夕相伴的除了大海、蓝天、海鸥……就是身边的战友。“我在部队呆了16年,过惯集体生活了,特别喜欢天南海北的朋友聚在一起侃大山、聊天。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得到真实的生活。”
 
  可2013年退伍之后,一切都变了。“从群居状态突然变成一个人独来独往,真是觉得不适应,原先的热热闹闹变成了孤孤单单,朋友之间也渐行渐远。吃饭、搭车……都是一个人。于是,我就特别想要拥有一个空间,不需要太多家什,也不为挣钱,就为了大家可以坐下来,聊聊天。”
 
  于是,邵东强在沙坡尾大学路上和两个朋友一起租下了一个50平方米的古厝小院,除了自住,平时也会接待接待战友、亲朋。这座小院坐落在沙坡尾的港口,是一个很安静的角落。邵东强对这个“窝”投入了很大的精力,“虽然装满了各种改造的旧物,但每一样都是我花了心思的,布置得特别温馨,朋友们也爱来。”邵东强把这里取名“巢”。
 
  朋友说,“河马邵好客,特别喜欢热闹,每回战友带着朋友来,他都会发钥匙,没多久就发出去300多把钥匙。最后他说,一天到晚开关门太麻烦,干脆每天早上把门打开,晚上再锁!”
 
  渐渐地,这个“巢”从一个私人空间,变成了半开放空间,最后成了一个共享空间——误打误撞路过的陌生人,也被许可进屋歇歇脚,“没人管,自己泡茶、沏咖啡、发呆,离开的时候收拾利落就行”。
 
  就这样,国内第一家“四无”咖啡店——无门牌,无人看管,无商品,无服务——“巢”,就诞生了。一楼喝咖啡,二楼喝茶,三楼不开放。
 
  不久,知道这个奇怪地方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慕名过来,“巢”都快成为厦门的一个地标了。虽然不起眼,但一问起“无人咖啡馆”,都会有路人帮忙指到这里来。
 
  无人看店,不怕丢东西毁店?说起来连邵东强自己都觉得奇怪:“开店至今,店里的东西不但没少,反而越来越多。虽然没人看店,但店里总是有人气,茶叶、咖啡豆、零食,都是客人自己留在‘巢’里的,有些客人还会特地带东西过来。”
 
  “理想家的家”与铁皮屋
 
  “‘巢’火了之后,每天全国各地都会来好多朋友。”说起这个,邵东强眼里都是神采,“不过这样一来,50平方米的空间就完全不够用了。我就想做一个可以让大家深层次交流的地方,能喝茶、喝咖啡,既能做饭也能聊天,就像一个真正的家。”
 
  于是,半年之后就有了“理想家的家”。不远,就是那个“巢”后边的小白屋——Ideal Home。
 
  这座清新的小白屋,在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间租来的旧屋子,被邵东强带着工人拆到只剩下三面墙,“现在屋子里的一砖一瓦,都是我们重新添置上的”。
 
  一场改造下来,邵东强花掉了20万元。
 
  有人问邵东强:“之前的无人咖啡馆才50平方米大小,但不挣钱,房租、水电消耗都是个无底洞。你不及时打住,还继续找更大的房子来做这种没半点收益的事,傻啊?”
 
  的确,为了省钱造这个“理想家的家”,邵东强自己住进了每月250块钱租金的铁皮屋。可他特别执拗:“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件事我就是想做。人与人之间不再陌生,你说太理想化了?对,我就是想给理想安一个家,让各自坚持不同理想的人在这里找到某种归属感。追梦这回事,很多时候看上去就是很傻。再‘傻’,坐在我们的‘巢’里,‘傻子’们也不会孤独,这就是我的理想。”
 
  100多个日日夜夜,邵东强边学技术边改造,院子里的花砖是一块一块铺上去的,家具是一件一件淘回来安顿好的。一转眼,这破院子就大变样了。而经过这场改造,邵东强也从一个设计门外汉,变成了空间改造高手。
 
  去年5月,“理想家的家”正式对外开放。“为每个有理想的人摇旗呐喊,无论你的梦想是爱情或是远方,这里都欢迎你来。”这里的茶室留下过“滚遍中国”的旅行者权鹏的印记,小露台上演过情侣求婚的浪漫桥段。它是“巢”无人咖啡馆的升级版,在这里,你不光可以喝咖啡、喝茶,还可以在公共厨房做做饭或是看一场艺术展览。“这里灯开着、门敞着,直到深夜,只为默默地给五湖四海里为理想奔走的人以温暖。”
 
  一盏留给陌生人的灯
 
  按理说,有了“巢”和“理想家的家”,邵东强好交朋友的瘾应该过足了,就连邵东强自己,都觉得“理想家的家”是自己捣鼓的最后一个共享空间,没想到一场台风之后,他改变了主意。
 
  那是2016年夏日的某一天,厦门遭受台风莫兰蒂袭击,邵东强和朋友们正在屋里聊着天,突然“刷”一下,整个屋子都黑了,断电了。
 
  听着外边呼啸的风声,邵东强从窗户里看过去,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画面扑面而来。“要是这个时候有一盏灯该有多好啊。”不知谁说了句。“哎,咱们做一个空间,把理想家、巢无人咖啡馆结合在一起吧?”“那它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嗯,它应该有个厨房,可以让爱好美食的人在这里分享做的美食;还需要一个很大很大的茶桌,爱好喝茶的人能够在这里喝喝茶聊聊天;还得有个阅读区,喜欢看书的人可以窝在这里看看书,阁楼上面还得有个沙发床,让人可以小憩一下……”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路灯计划”的概念就在那个台风的夜晚诞生了——“365天不关门、不关灯,一个免费的共享空间。”
 
  为了将这个温暖的梦想照进现实,2016年8月,邵东强和朋友们将一间闲置多年的旧厂房租了下来,“路灯计划”的初心便在这里安放。
 
  从那之后,你就会经常看到邵东强要么撸起袖子和工人们一起砌墙、安窗户,要么就骑着自行车,在厦门城里淘旧货、拾破烂……因为这处地方比从前改造的地方更加荒芜、破败。为了省钱,刷墙、铺瓷砖、打柜子……很多活儿都要自己上手。看过邵东强干活儿的朋友们说,“不愧是当兵出身的,干这些脏活儿累活儿,河马邵从来都不带眨眼的。”为了让空间更舒适,这个五大三粗的北方汉子,还种起咖啡树,养起了花。
 
  花了足足半年多时间,这个位于沙坡尾20号的共享空间终于改造完成,悄悄开放了。当你哪天从这边路过,会发现入口处一个标志性的大门,温暖的一束灯光洒下来,旁边是一道七色彩虹。“之所以这么设计,我们是想告诉每一个与之邂逅的人,有灯的地方就会有温暖。”旁边的灰色的墙上,写着这样几个大字:365天不关门、不关灯,免费的共享空间。
 
  这个空间里,保留了混凝土风格的原始风貌,但随处可见的绿植和旧物,马上拉近了你和它之间的距离,看上去,这就像是一个家。想看书?可以到身后的阅读区,取一本心仪的书,看上一阵子。看累了,可以在旁边的长条桌上,烧一壶热水,泡一杯茶,聊聊天,发发呆。肚子饿了,可以到旁边的厨房里试试手艺。想睡觉,顺着楼梯上二楼,那里有柔软的沙发床。
 
  时不常,还可以在这里赶上一场艺术展,或是跟着达人上一堂手作课。
 
  一到晚上,整个街上都黑了,这里的窗门依然透着温暖的亮光。
 
  “开门的时候正好是小年夜,开门之后我回了一趟老家,半个月之后回来,就发现留言墙和留言本都不够用了。”邵东强开心地回忆,“除了感谢的卡片之外,还有很多陌生人留在这里的礼物。我们在桌上发现不留名的姑娘送来的植物,等人领养;深夜在书架上发现多了十几本书,是个小伙子悄悄送来的……一排多肉,两罐子手作小物,一箱子茶叶、几只茶具,一束鲜花,甚至还有冰箱……原本我们在把空间分享出去,没想到,这个小屋子渐渐被这些点点滴滴的温暖包裹住。”
 
  “路灯计划”开门已经有半年了,无数人带着故事走进这里来,带着故事从这里走出去。“如果说人的际遇就像是抛物线,有起有落,‘路灯计划’很愿意当那个转折点,在低落的时候欢迎你走进来,休息好,整理好心情,等你从这里出去的时候,可能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有人担心,这样的地方会不会遇上居心叵测的坏人?让邵东强欣慰的是,不管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看到的都是井然有序。“曾经有对情侣在这里丢了部单反相机,回来的时候,东西还在,古代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在我们这个小小的房子里便是如此。”
 
  很多人问邵东强,你是不是在做公益?他摆摆手:“我真的不觉得是什么公益,反正大家都在用嘛,我只是提供了一个空间而已。大家能像自己的家一样使用它、维护它,我就非常非常开心了。”
 
  其实,免费共享空间是个无底洞,3年前,邵东强也没想到自己会为一个小小的念头,砸进去60万元,自己还要住进租来的地下室。但“一想起感动和温暖每天都在这里上演,就停不下来。钱总可以想办法挣的,不怕吃苦就行。我希望‘路灯计划’有一天能够走出厦门,在全国每个城市都能找到位置,自给自足地存活下来”。
 
  当城市的黑暗里出现一盏灯,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了起来,这也成为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支撑着这个80后,把这份温暖一直守护下去。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