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科技融合是“十三五”文化发展的关键动力

2017-03-21 15:11:15    所在频道:  学者观点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 :   张晓明

  在近日正式发布的《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中,“数字”这个代表文化科技融合关键环节的概念频频出现。这说明,《规划》高度强调文化科技融合创新对新时期我国文化发展的重大意义,而在文化科技融合创新中,又特别突出数字技术的作用,这值得我们深刻认识。
 
  首先,本轮全球文化产业发展大潮就是在数字技术的推动下形成的。如果说20世纪上半叶传统文化产业发展(以美国好莱坞为代表)的高峰是以模拟技术为基础的话,那么20世纪80年代后兴起的新兴文化产业发展浪潮则是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2000年10月,十五届五中全会刚刚提出发展文化产业的建议时,其表述形式是:要“推动信息产业与文化产业的结合”,也就是说,我国文化产业是在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国民经济信息化”这个国家战略大背景下提出来的,是与国际文化产业发展的技术背景高度契合的。
 
  其次,到目前为止,这一轮以数字技术为核心的全球技术创新浪潮的势头并无减弱,甚至更为强劲,而且日益深入到国家基础设施层面。根据研究,目前,文化科技融合在“数字化”这一共性基础技术研究方面已经进到了“素材化”“大数据化”以及“应用创新”的阶段,必须投入国家财政力量,绘制“文化基因图谱”,构建素材化和海量数据的公共服务平台,才能奠定国家下一代文化基础设施。这件事关乎国家的文化主权,必将构成新一轮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内容。正如“生物基因”已经影响我国诸种安全问题一样,“文化基因”由谁掌握和定义,文化基因的标准由谁制定,是涉及我国文化主权和文化安全的根本性问题。据学术机构反映,目前我国设计界使用的“中国红”这一极具民族象征意义的颜色符号的标准都是外国人确定的,这种情况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再次,在数字化技术如此普及的情况下,今天我们应该如何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迄今为止,我国政府花大力气建设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主要投资于在地性的硬件服务设施,这是非常必要的,但对于在线性的,特别是移动性的公共文化服务内容关注度还远远不够。目前,我国移动互联网普及程度全世界领先,手机集成的文化服务已经提供了公共文化服务的主要内容,腾讯等互联网服务公司实际上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公共文化服务内容提供商和渠道运营商。我国目前已经形成了由政府主导的、以传统媒体为主要载体的、以在地硬件设施为主要形式的传统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和以民间力量为主导的、以新兴媒体为主要载体的、以在线内容为主要形式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相互配套、相互支撑的系统。这是一个在全球具有示范意义的、真正有中国特色的公共服务领域的“PPP”模式。《规划》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部分大量涉及数字化建设内容,集中提到了若干重大数字化工程性项目,充分体现了《规划》制定者对于数字技术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的创新性作用的新认识。
 
  最后,对“十三五”时期如何发展文化产业也应该有全新认识。《规划》在“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这个常规的部分中,除列出了大量数字技术相关任务外,又特设一个部分,专门论述“提升文化科技支撑水平”。这两个部分中均列举了大量与数字技术有关的文化科技融合任务和项目,充分显示出《规划》对于数字文化产业的重视程度。本世纪前10年,数字技术不断推动我国“三网合一”的进程,但是似乎进展缓慢。进入第二个10年以后,个人智能终端拉动移动互联网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传统媒体,“数字化”不仅渗透了传统媒体,而且不断以新产品和新服务、新消费和新业态,重构我们的生活空间,像极了今年以来遍布大街小巷的共享单车。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是在最近10年中,我们才掀开了新兴文化产业发展的崭新一页,走在了世界前列。
 
  在这里必须特别指出的是,2016年12月19日,国务院印发了《“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第一次将“数字创意产业”列为要重点培育的5个产值规模达10万亿元级的新支柱产业之一。2015年,我国文化产业增加值只有27235亿元,占GDP比重3.97%,要达到“数字创意产业”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10万亿级规模,究竟如何实现,需要什么条件?我们的答案是: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基础是以企业为主体的市场化资源配置。要实现这一发展,就必须在文化科技融合这一基本战略思想的主导下,打造基于数字技术的全产业链公共服务系统。我们必须建立一个以前不曾想象的“全栈式”系统:前端与不断推陈出新的市场消费衔接,中端整合不断活跃创新的市场化专业服务,特别是新兴的创意设计力量,后台基于文化资源数字化做基因提取,并建立有效服务于创新设计的海量文化资源素材库。这是一个“从村寨到T台”的全链条服务系统,将丰富多样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与创意设计等专业化生产服务力量相结合,使文化产业与实体经济全面互渗,使几千年中国文化从田野里、课堂上、图书馆、博物馆中走出来、活起来,搭载着新一代“中国制造”的产品和服务走向世界。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中国文化产业蓝皮书》主编)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