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科辉 | 这个和尚不简单——清末画僧苍崖生平及艺术浅析

2020-10-31 09:20:00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搜狐网
  画僧,顾名思义即僧人画家,兼有画家和僧人双重身份。在中国绘画的历史上,曾涌现出不少僧人画家,如善导、贯休、巨然、法常等,其中不乏影响巨大的画僧,在中国画史中具有重要地位。有清二百余年,由于民族矛盾和社会动乱,不少有才能的书画家循入空门。如清初朱耷、石涛、弘仁、髡残的“四僧”,是明末清初文人画的代表,而清末则有虚谷、铁舟、莲溪等著名画僧,其中衡阳苍崖就是其中一位。然而,无论是网络,还是书籍资料,苍崖的生平资料极少,籍以通过下文的整理,将浅析苍崖以下几个问题:
 
  一,关于苍崖辞条
 
  二,苍崖与萧俊贤的特殊关系
 
  三,苍崖的“朋友圈”
 
  四,苍崖的生卒
 
  五,这个和尚不简单:艺术浅析
  一、关于苍崖辞条
 
  遍查近代美术史关于苍崖的记载,有诸多版本:
 
  《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作:“苍厓,湖南衡阳人,后流寓金陵,清末画僧,民国初年卒,享年七十余岁。”
 
  《湖湘文化名人衡阳辞典》云:“苍崖,一作苍岩,字石云,号松涛,湖南衡阳县人。出家于南岳,曾任衡阳雁峰寺住持,沈翰弟子,精研四王山水,渴笔干墨功力颇深。萧俊贤曾从之学画。由于史料记载较少,后人对苍崖的了解,仅仅停留在萧俊贤老师的印象上,然细比较则可发现师徒之间的差异。”
 
  《湖南近现代书画家辞典》载:苍崖(1835-1902),一作苍厓,僧人,别号云樵子,又号石云,一号南岳山僧,出家于湖南衡阳南岳,善画山水,宗法沈翰(光绪间在世),萧俊贤曾从之学画,后流寓金陵(今南京),民国初期卒,年约七八十岁。”
 
  通过下文对苍崖生平,交际,生卒的梳理,整理苍崖词条如下:
 
  苍崖(1849~1920?),一作苍岩,苍厓,字石云,号松涛。又号云樵子,别号南岳僧、南岳山僧、南岳七十二峰信天头陀,云樵子。湖南衡阳人,清末画僧,出家于南岳,曾任衡阳雁峰寺住持,善画山水,山水宗法四王,萧俊贤曾从之学画,偶作花卉亦清雅可人,后流寓金陵,与何维朴,李瑞清,陈三立等友善,湖南博物馆有收藏其长卷极精雅,李瑞清云:“以方外山林中能做士大夫画者。”
  萧俊贤(1865-1949)八十三岁像
 
  二、苍崖与萧俊贤的特殊关系
 
  从这上述三个辞典中,我们可以初窥苍崖的身影,但却似乎又极模糊,我们平时了解的大抵确实停留在萧俊贤老师的印像上,但通过《萧俊贤年谱》,却能大大改观我们既有的印象。
 
  萧俊贤十九岁拜三十四岁的苍崖为师,苍崖赐号“天和居士”。后来,他又自署作“天和逸人”,画室则称“天和室”。“天和”一词出自庄子,谓天地和气,自然和顺之理。这个“天和居士”则跟随着萧俊贤的整个艺术生涯。
 
  1903到1917年苍崖与萧俊贤同客金陵,在这一时期,苍崖赠送萧俊贤的作品达十余幅之多,可见证苍崖与萧俊贤并非停留在1883-1885那三年的师徒关系,而是亦师亦友的。比如1903年为萧俊贤写水墨一帧,题款为:“癸卯重阳后五日为稚泉法家作画,松涛苍崖同客金陵。”1907年其作水墨山水,题款为:“稚泉仁棣正谬,松涛苍崖写时丁未清和下浣。”。即可见苍崖对萧俊贤的称谓是非常谦虚的。1914年四月,萧俊贤在苍崖绘制的水墨山水扇在画上题词:“远岫暮烟生,绝壑松涛声。闲杀捕鱼郎,灵境自来胜。松师此作,意境新奇,笔墨高简,直逼清湘。敬题十二字以志钦仰。”可依稀见其互动频繁,两人同客异地为客,相互更有了心灵寄托的依靠,通过书画的交流,师徒之情,跃然纸上……这种关系一直维系到萧俊贤1918年去北平任教。
  三、苍崖的“朋友圈”
 
  苍崖的交际颇广,无论是在南岳作山僧,还是寄寓金陵,与沈翰,何维朴,李瑞清,陈三立,陈师曾,萧俊贤,释敬安,曾熙等四时相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现藏于湖南博物馆的一轴“壬子(1912)夏六月天既日衡岳松涛苍崖于石城碧梧翠柏客馆”的长卷。其作水墨淋漓,深得四王笔意,其中有何维朴,夏敬观,陈三立,李瑞清的题跋,附录如下,由此可见当时苍崖的交际圈及“朋友圈”对苍崖的评价。
  湖南博物馆藏苍崖山水长卷局部
 
  苍崖大师以画名湖湘久矣,往余于甲申乙酉间始识,师于武陵余时亦学画,顾不能为大幅,每遇友人数及互纸索画者,辄乞师为立稿,以是获益良多。别后一见于申江,再还金陵,惟不常聚,而见其笔墨苍老,与年俱进矣,此卷尤极,经营惨淡之作,岗岭起伏,林木森竦,景物富严,气象雄阔,直欲闯巨然堂奥,不独于王司农之金钢杵,深得三昧也。爰识数语愿与读画者共赏之。癸丑四月晦道州何维朴时年七十又二。
  湖南博物馆藏苍崖山水长卷局部
 
  万壑千崖草树层,
 
  笔迴造化见精能。
 
  高名当代喧何赵,
 
  三昧终留一老僧。
 
  甲寅冬日陈三立观讫题
 
  舟车越山川,一日可千里。
 
  今开画图看,千里在一纸。
 
  草树千万重,云峰伏而起。
 
  一日谁能穷,四时纷其美。
 
  吾思长年从行脚,病马将前退以箠。
 
  山旋水转不得归,子规虽啼客无耳。
 
  衣如瓠叶风翻翻,大师何往抑何止。
 
  甲寅冬日新建夏敬观
  李清瑞跋苍崖山水长卷
 
  画有士大夫画,有山林画,华亭麓台士大夫画也,八大山人石涛渐江山林画也。南田翁画虽作士大夫画,而憙言荒率,故仍有士大夫山林气,余本荒凉寂寞之人,生平绝爱八大山人石涛之流,亦性近也。苍崖画余亦于武陵见之,时与何诗翁同居甥馆。诗翁极推服之,然其画格苍浑大似麓台,中年精到之作,苍崖则又以方外山林之中能作士大夫画者也,不知后之论此以为如何。清道人。
 
  透过湖南博物馆藏有这个长手卷,或许只是我们有管窥到的苍崖交际的一个局部,在时下拍卖行时有苍崖法师的作品,如:2019年南京经典拍卖所见的苍崖《金陵二十四景》册页,可谓蔚然大观,其有何维朴题签;《衡阳历代名家书画集》有著录苍崖扇形山水,款识:“伯严先生鉴正,南岳松涛苍崖”,伯严应为同光体诗派重要代表人物陈散原。因篇幅原因,各种上款无法一一考证陈列,但此足以证明苍崖法师在当时的“朋友圈”享有一定的地位,并不是孤独的山僧。
  苍崖《金陵二十四景》册页
 
  四、苍崖的生卒
 
  苍崖的生卒似乎是个谜。
 
  《湖南近现代书画家辞典》上标注生卒为“1835-1902”,又云“民国初卒,年约七八十岁”,应该是不严谨的。据《萧俊贤年谱》载1903-1914年苍崖是与萧俊贤常有互动的,所以不至于1902年故去。
 
  2005年江苏嘉恒拍卖公司的一幅水墨山水,题跋为:拟九龙山人笔为石君先生雅属即希正,南岳松涛苍崖写,时乙卯秋九月下,时年六十又六。”此画作于乙卯秋即1915年,是年法师六十有六,反推即可证苍崖生于1849年。
 
  2015年朵云轩四季拍卖上一幅水墨山水,题跋为:”戊午春三月中澣,南岳松涛苍崖作于秣陵客次。时年六十有九。”此画作于戊午春即1918年,是年六十有九,反推同证苍崖生于1849年。
 
  好像这样就解决了苍崖法师的生年,但非常奇怪,《湖湘三百年》有一幅水墨山水,题跋为:“仿清湘人笔意,南岳松涛写时丙寅清和中澣,时年六十有七。”丙寅为1926年,如果反推,苍崖生于1859年。这就让人大跌眼镜了,因为这件作品的年款能推翻历史,包括《萧俊贤年谱》中1903-1914年有关苍崖的记载。当然,如果《萧俊贤年谱》没错,那显然这件作品款字只可能是六十七岁的法师“老眼晕花”写混了。因为如果六十七岁的他生于1849年,那么这一年是丙辰(1916),两个年号一字之差,有没有笔误的可能,只能留于历史烟尘了。
  苍崖六十六岁山水立轴
 
  由于目前能见到的苍崖落款有年号加年龄的只有这三件作品,仓促确定苍崖生年有点勉强了。但如果又回过看来看苍崖与萧俊贤的师生时间,亦可作参考。《萧俊贤年谱》载:萧俊贤生于1865年,十九岁时拜三十四岁的苍崖为师,也就是说苍崖大萧俊贤十五岁,反推则正好是1849年。
 
  由此可知苍崖法师应该生于1849年,但其卒年还是无法确定,目前所能知道的落款最晚的作品为1918年所作的有亚明等人题跋的《秋林远岫》和另一幅有署年款的水墨立轴。《中国美术家辞典》中描述的“享年七十余岁”可能是准确的。
  苍崖法师1918年作秋林远岫图
 
  五,这个和尚不简单。
 
  苍崖是一个画僧,近百年来,他的身上一直带着萧俊贤的符号,因为青出于蓝。其实,苍崖在传统绘画中侵淫数十年,受“四王”之一的王时敏影响最深。王时敏,字逊之,号烟客,江苏太仓人,清初山水画的领袖人物之一。苍崖曾向著名山水画家沈翰学画,对王时敏的笔墨更是心追手摹,精心研习,笔墨功夫甚深。
  余幸得其六十三岁时作于秣陵客次的《平湖秋水图》轴。此幅山水立意高古,构图雅致,笔墨浑厚,意境幽深。上写山势峥嵘,林木茂盛,湖水清澈,微波鳞鳞,深邃幽静。这里尽是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之境,表现了文人雅士隐迹江湖、啸傲山林的隐逸情趣。
  其近景所写者乃一片老树茂密的山村,丛林杂树,郁郁苍苍,村后有山,层峦叠翠,俨有千里绵延之势。林中有几处柴扉围绕的院落,格具格调的散置其中,而这些屋宇房舍又恰被群山环抱,掩映在苍翠之中。不远的洲汀之间,小桥相接,有三层阁楼,或酒肆,或书馆,或茶楼……隐约间有人来人往,一片喧闹之意。与洲汀相接的湖面上,有一叶小舟,舟上坐一人正划动双桨,或是要去对面的的山寺,湖的远方水天相接,有一望无际的烟岚之气。
  最左侧是有一块高耸的奇石,巨石直与湖面相近,垂柳摇曳,别具韵味。巨石与山坡之间有山寺一座,雄踞睥睨,虽非名山高峰之上,但也可见其气概非凡。我想,画中小舟之人是不是就是苍崖法师的自写呢?身在异乡,向往自己的故土和归宿。画上落款为“癸丑春三月南岳松涛苍崖于秣陵客次”,钤印“松涛”。
 
  此图作于1913年,时年六十三岁,其笔墨工夫也非常老道,苍崖笔墨虽出自四王,受王烟客影响至深,但此作已不是简单的模仿,而是运用己意,借古人技法来表现自己的艺术趣味和创作理想,追求平淡天真,空灵洒脱的风格。此图中山石主要以墨笔画成,以披麻兼解索皴,淡墨干笔皴擦,再以浓墨点苔。使之脉络分明,富有层次。而树木丛林则以干湿浓淡不同的水墨相间衬托,显得富有深意。画中林木的形态是富于变化的,或直干仰叶,或曲木斜柯,高低参差,错落有致。树干有的是侧锋焦墨,有的是双勾淡染。这些方法,都是依据树木各自的特点决定的,故而沉雄苍劲,气象万千。画中人物虽意笔草草,但风神毕现、超逸高古、表现了文人高士的隐逸乐趣。因此,此画的布置经营是很讲究疏密轻重错落呼应的,由此而形成了苍秀浑厚,超然拔俗的艺术特色。正如清道人所言苍崖是:“以方外山林中能做士大夫画者”。苍岩追抚王原祁的山水,注重体现出王画中的湿而干、淡而浓、疏而密浑然一气的笔墨特点,韵味淳朴,笔墨古拙。僧人书画家大都心情孤寂,参禅悟道和漫游名山大川多见奇妙之处,自然境界高远,意趣不同,苍岩此轴山水似乎也带出了些许清寂孤远之韵味。
 
  这个和尚其实不简单,他三十余岁离开故土,流寓金陵近四十年,曾有着与石涛,石溪二僧并称“三石”的称呼,与名士交流亦觉超凡脱俗,笔墨功夫自然不在话下,余观其画,心生感叹,整理以上文字,聊表心中对湖湘先贤之敬仰之情。
 
  庚子中秋前一日喻科辉于长沙一偶之南楼
  寒斋藏苍崖1913年《平湖秋水图》
 
  喻科辉,字文进,号南楼先生,室号南楼,湘宝斋。专注传统手工装裱修复,性耽文史,关注湖湘先贤墨迹收藏。长沙收藏协会常务理事,文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