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创意的创意园,“网红体质”也救不了

2020-10-14 13:36:33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新周刊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6174.jpg

       拍照、打卡、吃饭,成了创意产业园最后的“倔强”
  
  你的城市未必有创意,但是大概率有几座“创意园”。如果没有,那它八成是刚被拆了。
  
  近10年来,“文化创意产业园”在国内火速蔓延,从一线城市下沉至七八线小县城,短短10年内,上万个文创园在全国范围内“一哄而上”。
  
  然而,文化创意的发展速度却没有追上文创园的蔓延速度,没有创意的“创意园”只能独自寂寞徘徊。
  
  于是成千上万的文创园打着“文化”与“创意”的旗号,暗中招揽着“套路化”的生意。
  
  不过,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创意产业园终将不会长寿,“来也匆匆,拆也匆匆”才是它们逃不掉的宿命。没了“创意”的文创园,“网红体质”也救不了它。
  
  遍地开花的文创园,正在遭遇集体“凉凉”
  
  文创园“开”得有多迅速,“败”得就有多麻溜。
  
  根据业内人士的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的文创园区大约在4万家左右。“经略中国”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仅北京地区就有400多家文化创意产业园。
  
  不管你身处一线大都市,还是四五线小城市,都不难看到“文创园”的身影。
  
  然而,那些门面摩登先锋的文创园,可能只是“看上去很美”罢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6833.jpg
  
  如果还有几家美术馆和书店,说明这已经是一家颇具诚意的“文创园”了。
  
  废弃工厂改造的包豪斯风格园区,点缀着几座看似抽象前卫实则俗套雷同的艺术雕塑,外加以“网红”为前缀的咖啡店、酒吧、Brunch餐厅……如果还有那么几家美术馆和书店——恭喜你,这已经是一家颇具诚意的“文化创意产业园”了。
  
  本应是围绕“创意”、“文化”、“艺术”的产业聚集地,最后沦为了面向消费者的“美食街+步行街”的商业综合体——拍照、打卡、吃饭,成了创意产业园最后的“倔强”。 如果连这样的“倔强”也没有,那也没关系——咨询公司、教育机构、保健品公司等一系列和文化、创意无关的公司,都能大摇大摆地入驻园区。
  
  大众对文创园的吐槽也层出不穷,网红产业园只剩“打卡价值”,而对于那些没有人气的文创园,无人问津的烂尾“鬼城”、“堕落的破旧老院”就成了它们的归宿。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6318.jpg
  
  成都U37创意仓库被网友吐槽为“ 堕落的破旧老院”。
  
  2019年,一度自诩为“广州文化地标”的红专厂拆迁。与此同时,全国范围内有一批文创园区都在面临拆迁改造。
  
  广州某文化产业研究所的研究员王先生透露,目前全国80%的创意产业园都处于亏损状态。由于没有产业支撑,“注水”文创园的运营方只能化身二房东,靠收租金来维持生计。甚至,在三四线城市, 大部分园区的空置率都在50%以上。
  
  文化文创园在过去10年的急剧扩张离不开各地政府推出的“诱人政策”。从2005年起,北京市率先推行“文创产业聚集区”相关的优惠政策,随后,深圳、广州、上海等一线城市快速响应,出台了相关的扶持政策。
  
  大到文创园内的房租补贴、人才补贴、专项扶持资金,小到装修补贴、活动补贴、获奖作品奖励。在一些城市的文创园区,政府补贴后的房租仅为市场价格的50%。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7495.jpg
  
  创意园看上去“很美”,实则”黑料“很多。
  
  优惠的政策让一些公司看到了“发展文创产业园”的可观利润。这些想要“骗补”的公司,顺势举起了“文化创意”的幌子,但他们的醉翁之意,在于“圈地”。
  
  由于政府对文创园的补助通常可以持续三年,因此,行业内有着“政策一补补三年,三年以后就倒闭”的说法。
  
  不信你想想,一线城市里数百家文创园,你知道的有几家?绝大部分还没“出头”,就已经烂尾了。
  
  各地政府对“文化文创园区”的积极扶持,与“文化产业成为国家战略”息息相关。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7314.jpg
  
  文化产业成为国家战略。
  
  从2005年开始,“文化产业”、“创意产业”成为政府白皮书中的关键词。2016年,“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目标,进一步引发了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创建热潮。
  
  文创园的“造园热”其后更大的国际背景则是——文化经济、创意经济在世界范围内的崛起。
  
  上世纪80年代末,英国率先提出“创意产业”这一概念,并将其纳入国家战略之中。创意产业包括所有围绕“创意”而生的行业,从电影、电视、音乐、出版到广告、时尚、科技等13个领域。
  
  从英伦摇滚、英剧,到超级IP“哈利·波特”、“福尔摩斯”,即使是古老的莎士比亚,在“创意产业”的重整下也可以衍变为年轻有活力的文化IP。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7910.jpg
  
  英国为全世界第一个提出“创意产业”的国家。
  
  创意产业为英国带来的GDP如今已经超过金融行业,这一现象让全世界看到了“创意经济”的巨大潜力。
  
  而建造“创意产业聚集区”,是世界各国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策略之一。和所有的产业园、聚集区一样,“集约利用资源、人才聚集、规模发展”,是文化创意产业园的核心逻辑。
  
  但在国内,“先圈地,再安置产业”却成了一种流行操作,于是“徒有空壳”成了文创园区一切弊病的开始。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8586.gif
  
  “哈利·波特”成为价值250 亿美元的超级IP。
  
  艺术与商业博弈,房地产成为最后赢家
  
  文化创意产业园的主体是谁?现实的答案无论如何都不是艺术家和园区商户。
  
  有着“文创园鼻祖”之称的北京798,曾在向“产业园”转型的过程中,就亲自赶走了它最初的“缔造者”——艺术家。
  
  不同于大部分由政府主导、自上而下的“规划型”文创园区,798在发展之初是由艺术家主导、自下而上的“自发型”文创园。
  
  798前身为国营电子厂,上世纪80年代末遭遇经济体制改革,工厂衰落、废弃。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8896.jpg
  
  798所在的大山子地区,彼时荒芜破败,牛羊遍地,是北京人眼里脏乱差的大农村。但正因为远离市区的地理位置,798厂低廉的租金、宽阔的空间为独立艺术家们提供了理想的办公场所。
  
  2002年起,已有大批艺术家“野生聚集”在798工厂。他们将车间改造为工作室、展览厅,逐渐形成了国内首个当代艺术社群。
  
  然而,随着798人气攀升,如饥似渴的商业公司迅速瞄准了这里的商机——利润率更高的餐厅、酒吧、礼品店,以及资本充足的艺术拍卖机构、文创公司纷纷入驻,导致园区内的租金大幅度上涨。
  
  四五年的时间内,798的租金涨了近十倍。2002年,园区的日租金为0.6元/平方米,到2008年,日租金涨到了3-5元/平方米。以100平方米的工作室为例,仅房租成本就由每月的1800暴增至1万2。
  
  “租金”是独立艺术家们的命脉,暴涨的租金就意味着,在这场与商业公司的博弈中,囊中羞涩的艺术家只能悄然退位。
  
  “搞艺术的”最终没能敌过“卖文创的”。
  
  但与全国大部分的文创园相比,转型后的798仍旧是一个范本,即使艺术氛围不再纯粹,但仍旧集结了一系列国内知名的私人美术馆、画廊和创意公司,并承接了诸多中外当代艺术交流的国际项目。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8412.jpg
  
  798创始人王彦伶曾经提出文创园的发展“三段论”,用以总结文创园区的空间功能转换,“艺术家工作室——时尚创意品牌产品聚集——商业地产”。也就是说,文创园的最终走向,是商业。
  
  “商业化”是任何文创园发展过程中的必经之路,只不过程度、速度不同,而“商业地产”是大多数文创园发展的“大结局”。
  
  相似地,在世界范围内,自发型的文化文创园区都经历着“绅士化”(Gentrification,也译作“中产阶级化”)的普遍困境:
  
  聚集的艺术家给原本冷清、破败的街区带来创意与活力,而增长的人气、新兴的艺术氛围会成为土地增值的砝码。最终,上涨的租金将清贫的艺术家们挤出他们亲手打造的社区,但却吸引到多金且追求文化品位的中产阶级迁入——土地“阶层”由此发生置换。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348207.jpg
  
  在创意社区“绅士化”的过程中,地产商成为最大收益人。
  
  而对于自上而下的“规划型”文创园区,地产商仍旧是游戏中的最大赢家。
  
  随着国内土地的稀缺性升高,地产开发商想要低成本“拿地”越来越难。“文化地产”就成了价格门槛更低的“精明之选”。房产公司通过制造“文化产业园区”的噱头,以优惠的价格竞标到土地。
  
  然而,创意产业的孵化周期长、风险高、回报率低,文创园的经营需要接受多年“入不敷出”的考验。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409143.jpg
  
  因此,当一些“赚钱心切”的房地产商成为文创园的运营方之后,它们看重的唯有利润——招商的时候“来者不拒”,只要出钱就能入驻。
  
  于是,充斥着餐厅、咨询公司、培训公司的“创意产业园”诠释了“挂羊头卖狗肉”的“经营之道”。
  
  入驻文创园的租户也并不好过。不少地产商为了削弱园区的管理成本,干脆停止一系列配套服务,让需要依托“产业园综合服务能力”的商业公司进退两难。
  
  更有甚者,有的房产商直接在“文创园”的土地上建造“住宅楼”。2018年,北京顺义的文创园“179空间”被曝出“产改住”,原本应为“文创园”的土地被改造为了住宅区对外出售。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409671.jpg
  
  艺术与商业博弈之下,房地产成了最大赢家。
  
  没有创意的文创园,“网红体质”也救不了它
  
  目前,“广告公司+餐厅”的组合成为中国特色的文创园生存模式。广告公司因其业务稳定、运营风险较低,是创意产业园最容易招商的领域。而餐饮行业不仅利润率高、投资小,还能为园区拉动人流和消费。
  
  但没有创意的文创园,就像被掏空地基的建筑,终归是岌岌可危。
  
  “打卡吗?约吗?”——这个“网红文创园”仅剩的价值,在网红店泛滥的今天,对消费者已经越来越难构成吸引力。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409850.jpg
  
  “打卡消费”给园区带来的价值是一次性的,更何况高度同质化的废旧工厂景区,很难再借助其自身的“独特性”吸引游客。
  
  尽管文创园比起其他园区对大众远远更为开放,但创意产业园的核心功能是“产业园”,是为创意行业内的生产者打造的。
  
  沦为了消费园区的“产业园”,只会不伦不类。
  
  让餐厅喧宾夺主的文创园,根本无法与真正的美食街PK,倒闭指日可待。而那些靠“文创产品店”作为创意上限的文创园,只能让“创意”流于购物商品。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409934.jpg
  
  这一尴尬的生存模式,除了由地产投机分子的暗箱操作导致,其根本原因还是“创意产业”本身的缺位。
  
  深圳某画廊主理人博源接受采访时表示:“创意产业的发展速度赶不上创意产业园的发展速度。产业本身规模不足,必然导致文创园区的招商困难,最终园区只能无以为继。”
  
  但近两年来,靠补贴“打酱油”的文创园越来越不好混了。政府的扶持政策削弱,可以申请的各项补贴越来越少,文创园的审核流程加严,留给投机分子的空间越来越小。
  
  那些背地里“恰烂钱”的“文创园”不得不面临整改“下岗”。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014/20201014014409939.jpg
  
  背地里“恰烂钱”的“文创园”不得不面临整改“下岗”。  
  “圈地”不再代表“万事大吉”,比起忙着“圈画空间”,“产业规划”、“人才聚集”才是前提。毕竟,创意产业的核心竞争力永远是“创意人才”,这才是文创园最需要“抢夺”的资源。
  
  文创园“挂羊头卖狗肉”的时代已经过去。对于那些伪装成“步行街”、“美食街”的文创园,大众早已失去了耐性——只能献上一句:
  
  “慢走,不送。”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