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化名人对自我的精确评价

2020-07-10 09:07:00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真游泳的猫
古代很多文化名人都喜欢对自我做出评价。比如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自题金山画像》中对自己做了评价:“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第一句出自《庄子·齐物论》:“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第二句出自《庄子·列御寇》:“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汎若不系之舟。” 说自己心如死灰。而苏东坡一生坎坷,先后被贬到黄州、惠州、儋州,都留下无数佳话和政绩,也成为了永久的佳话。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709/20200709091134654.png
  
  而更多的名人选择自作用墓志铭的方式来自我评价。比如明代末年的大文豪张岱,他写的《陶庵梦忆》等书都是文学史上永恒的经典。张岱曾经为自己写了一篇《自为墓志铭》,其中一段特别经典:“常自评之,有七不可解。……有此七不可解,自且不解,安望人解?故称之以富贵人可,称之以贫贱人亦可;称之以智慧人可,称之以愚蠢人亦可;称之以强项人可,称之以柔弱人亦可;称之以卞急人可,称之以懒散人亦可。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文章不成,学仙学佛,学农学圃,俱不成。任世人呼之为败子,为废物,为顽民,为钝秀才,为瞌睡汉,为死老魅也已矣。”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709/20200709091134878.png
 
  
  这里张岱故意用相互矛盾的七组问题来映衬出自身的复杂性。比如“智慧人”和“愚蠢人”本是相互对立的两端,但在张岱身上却形成了奇异的和谐。“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文章不成,学仙学佛,学农学圃,俱不成。”看似自嘲,实则自傲,充满了孤芳自赏的诗意。
  
  另外,用对联来自我评价的名人也有很多。比如明代末年大儒吕留良。他曾经写了一副对联,挂在大门口:“囊无半卷书,惟有虞廷十六字;目空天卞士,只让尼山一个人。”
  
  这首对联写的很骄傲,说自己眼中看不起天下人,只有孔子一个让自己佩服。虽然的确有些“狂妄自大”,但配合吕留良的学问,倒是能让人信服的。
  
  清代诗人钱季重就有自题对联:“酒酣或化庄生蝶;饭饱甘为孺子牛。”后来鲁迅先生诗中的那两句更是经典:“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成为流传很广的名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709/20200709091135305.png
  
  此外,一些不知名的隐士也有很多描述自身甘于闲适、修身养性的自我评价对联,如“一二亩瘦田,雨笠烟蓑朝起早;两三间破屋,青灯黄卷夜眠迟。”再比如:“寄迹此山中,数亩方田,日看犁云耕雨;忘机斯世外,三间古屋,时欣弄月吟风。”
  
  而近现代名人同样也有对自己评价的对联。例如北京大学首任校长、著名翻译家严复对自己的评价,口吻是自我嘲讽的:“如我自观犹可厌;非君谁肯复相寻。”因为列名“洪宪六君子”而被广大知识界嗤笑,这大约是严复对自我的一种反思吧。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