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梁建章的多面人生:携程老大和人口专家

2019-12-27 15:34:29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9/1227/20191227040806357.jpg

       对于利用大数据来杀熟,之前曾有不少用户吐槽携程有过类似的行为,比如2019年3月一篇《携程的牌坊塌了》的文章中,作者就表示自己被携程杀熟(文章作者是前谷歌技术负责人和软件工程师,技术大拿对携程提出“大数据杀熟“的指控,其杀伤力不言而喻。),原因是自己在携程购买了一张机票,总价为17548元,当他发现没有选择报销凭证退回重选时,提示已无票,重新搜索价格变成了18987元。而在海航官网同样的票价只需 16890元。
  
  随着文章的发酵,一时间,携程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大数据杀熟”的帽子再次扣到了携程头上。很快携程官方就回应称,“二次支付显示无票”确认为程序Bug,仅影响1300名左右少部分用户,但同时坚称,“携程绝不存在任何‘大数据杀熟’行为”。
  
  随后梁建章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也对“携程大数据杀熟”予以否认。他表示,航空公司如果预测到某阶段机票需求量高,就会涨价。“这其实和携程没有关系,携程不参与机票定价,是航空公司自己在定价。”
  
  近日,有媒体追问梁建章:“对中国业务而言,携程已经没有对手了?”他回答:“对。我们现在在中高端份额相当高,未来如果全球业务发展良好,携程会远远超过国内外的竞争对手”。
  
  梁建章再一次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野中。
  
  梁建章的人生经历也颇具传奇色彩,他年少成名,13岁就以“电脑小诗人”闻名,十四岁读大学,20岁就拿到了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硕士学位;在携程最耀眼时却“隐”去CEO头衔,再次赴美求学,驰骋学术界;在携程危机关头,时隔6年后再次回归大本营;2016年,将携程再次带上巅峰后,卸任CEO退居二线……可谓,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文也纵横,武也纵横,混迹商场秋点兵,落笔才华惊四座。
  
  “风雨无常常携程,水土不定定同路,”在梁建章办公室一侧白色墙壁上挂着这样一幅白底黑字的对联,对联中间还挂着一幅意境悠远的山水画。梁建章对这幅“对联”颇为满意,认为它形象地概括了携程这20年。
  
  2012年,携程遭遇了史上最大的一次危机。一场OTA网站价格战正愈演愈烈,行业龙头“老大哥”携程同时遭到了同程、艺龙、去哪儿网等OTA网站“围堵”。三人成虎,携程业绩大幅下滑。外界有一种声音,携程快撑不住了。
  
  远在海外留学的梁建章被紧急“召回”,重新执掌携程。他火速采取了两大措施:对内架构调整,引入“狼性竞争”,拆分多个事业部,每个事业部都有一套独立管理班子;对外重组入股,瓦解竞争对手“合纵连横”计划。
  
  很快,携程绝地反击,拆分事业部像引入一条“鲶鱼”,各个事业部“你追我赶”,整体利润迅速上升;外部竞争最终“化敌为友”,有条不紊地收编了艺龙、去哪儿、途牛和同程。
  
  经此一役,携程更加坐稳了老大的位置。正如梁建章所言,“我们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
  
  “他确实很牛,云淡风轻地就把市场收拾好了。”事后,同程艺龙董事长吴志祥感慨道。
  
  谈起这段经历,梁建章坦然道:“当时压力很大,应该是生死存亡一刻。”不过,梁建章强调并不怕打价格战,“毕竟我们规模远远超过这几家,钱也不比他们少,所以,我会坚决以牙还牙,针锋相对打下去。”
  
  梁建章虽然骨子里有着“狠劲儿”,但锋芒丝毫不外露。他说话语速较慢,嘴角常挂着笑容,行事低调不张扬,看起来更像文人墨客,这和他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形象大相径庭。
  
  他的员工评价他“表面上很温和,实际上为人尖锐有狼性。”
  
  梁建章性格的AB面在他的双重身份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除了携程执行董事局主席、携程创始人的身份,梁建章还有一个身份——人口专家,活跃于学术界。2012年,梁建章就联合许小年、陈志武等三十多为主流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共同发起一份签署建议书,呼吁尽快停止计划生育政策。
  
  “我们非常紧迫地需要提高生育率,全面放开能起一定的作用,但可能远远不够。”他说到。
  
  他建议全面放开生育,同时,还要出台一些鼓励生育的政策,帮助家庭减轻抚养小孩的负担或者给一些财力上的支持。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