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二月河一句话

2018-12-21 16:54:09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 :   陈鲁民
  原标题:想起二月河一句话
  
  一大早起来,就看到著名作家二月河去世的消息,我不禁悲从中来,百感交集,不禁想起曾与他交往的片段。
  
  论说起来,他是著名作家,我是无名作家;他是著作等身,我是作品寥寥,但毕竟都是码字为生,拜在一个祖师爷门下。而且同居河南,他在南阳,我住郑州,常在一起开会交流,无非是他坐主席台侃侃而谈,我在下边热烈鼓掌;他当选主席、主任,我给他投票画圈。不过,平心而论,二月河是个很谦恭的人,对人很客气,很低调,很诚恳,就像邻家大哥,要合影就合影,要碰杯就碰杯,要聊天就聊天,笑眯眯的,没有一点架子。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十多年前一次作代会后小憩,我和几个作家与他攀谈。我等说了一堆仰慕敬佩的话,他只是静静听着,并无丝毫得意之情,估计这种话他早已听过无数遍了。只是听到一个作家夸他是个天才,向他请教“成功秘诀”时,才缓缓说道:“我没什么才气,但运气还算不错,我写小说基本上是个力气活,不信你试试,一天写上十几个小时,一写20年,怎么着也得弄点东西出来。”说没才气,那显然是他的自谦;说运气好,也不为过,赶上了改革开放好时代,文艺百花齐放,作家可以大显身手;说舍得下力气,则最恰如其分,20年的不懈耕耘,终于迎来春华秋实,硕果累累。
  
  如今,二月河驾鹤西去,我又想起他的“成功秘诀”,越咀嚼越有味,越琢磨越有理,就想生发开去,敷衍成篇,也算是对已故斯人的一点纪念。
  
  二月河的“成功秘诀”,其实一点也不秘密,可以说是个普遍规律,放之四海而皆准。古今中外,无论是谁,要想事业成功,好梦成真,都需要凭借力气、才气和运气,这三气缺一不可。
  
  先说才气。譬如薛涛是“扫眉才子”,谢道韫是“咏絮才高”,宋之问有“夺锦才”。真正有才气的人不多,而且很容易就会江郎才尽,无怪乎谢灵运会说:“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二月河的才气也是公认的,博闻强记,下笔如神。
  
  再说运气。张说的诗文“得江山助”,越写越好;苏东坡幸亏贬在湖北黄州,才有流传千古的前后《赤壁赋》问世;王勃若是赶不上千载难逢的滕王阁盛会,也很难有出头露面的机会,这就是运气。二月河若在万马齐喑的年代,文字狱横行,就是想写也不敢写。
  
  至于力气。孔圣人的“韦编三绝”是靠力气,名儒董仲舒“三年不窥园”凭的是力气,李白的磨杵成针,苏秦的悬梁刺股,匡衡的凿壁偷光,也大体都是力气活。二月河笔下500万字的“帝王系列”:《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三部作品,也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苦心孤诣,殚精竭虑,用尽了洪荒之力。我记得他说过的一个细节,盛夏酷暑,家里没有空调,蚊虫肆虐,他写作时就找了两个装凉水的坛子,把脚泡进去,一是降温,二是避蚊。下过这样的力气,吃过这样的苦头,他要是不成功,那真是天理不公。
  
  才气是稀缺资源,永远不会太多;运气则可遇而不可求,所以要常说一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唯有力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个人如果才气、运气、力气俱全,那就等于抽到上上好签,不想成功都不行。如果只剩下力气了,那也千万别泄气,只要坚忍、韧长,持之以恒,才气和运气会慢慢长出来,成功也会来光顾你的。
  
  二月河走了,他的作品不会被遗忘,他的“成功秘诀”也会大放异彩。
  
  (作者为河南省杂文学会会长)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