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大戏连续上演 铃木忠志:在争议中收获赞美(图)

2017-06-30 10:00:13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北京日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0630/20170630100133571.jpg
《酒神狄俄尼索斯》剧照。王小京摄
  按照在日本利贺的老习惯,国家大剧院每场演出开始前铃木忠志依然站在剧场门口,微微躬身迎接着每一个走进剧场的观众。不过在一个现代剧场,入口太多,只有大概六分之一的观众能够享受到这种礼遇。
 
  作为当代亚洲剧坛最为知名的戏剧大师,铃木忠志无疑是圈内外人一致认可的“大神”,每次他的作品演出都会吸引不少剧迷和专业人士前往“朝圣”。
 
  从上周开始到昨晚,铃木忠志的两部大戏《特洛伊女人》《酒神狄俄尼索斯》先后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特洛伊女人》首演于6月22日,虽然天气预报当天晚上会有大雨,但观众还是冒雨前来,当晚的上座率达到九成。据了解,此次两部大戏共演出六场,售票率均在九成以上。
 
  国家大剧院戏剧演员队演员赵岭观看完《特洛伊女人》的演出后在微博上感叹:“虽然下着大雨,但观众热情不减,这就是戏剧的魔力、大师的魅力。剧中演员的形体与台词让人惊叹,这其中付出的辛苦我感同身受。”看过《酒神狄俄尼索斯》后,网民“各种蔬菜汁”感觉十分震撼,“彭透斯的母亲发现自己手里拎着的就是自己儿子头颅时,颤抖的躯体、歇斯底里中带着绝望的声音,甚至每个停顿的空白,都像胶一样凝固住她周围的空气,把她变成了一件艺术品。这是第一次发现戏剧不但可以表现艺术,还能创造令人屏息凝视的艺术品。”
 
  青年导演黄盈是铃木忠志非常欣赏的中国年轻导演,同样对于大师的作品他也是一看再看,依然觉得值得品味。《特洛伊女人》是他最喜欢的铃木忠志的作品之一,前后看了差不多有十遍。他说,剧中有几场让他念念不忘的戏。“比如,老妇人把包袱皮打开,拿出一个空的罐头盖扔出去,舞台上响起那种空荡荡的声音。她说,听,这就是特洛伊毁灭的声音。”这段戏让黄盈联想到日本战后资源匮乏的时期,内心更加五味杂陈,“走入剧场的观众对该剧会有不同的解读,这就是铃木戏剧的魅力所在。”
 
  不知道黄盈所谓的“不同”,是不是还指另外一种不同——质疑的声音。
 
  铃木忠志作品《大鼻子情圣》2014年在北京举办的戏剧奥林匹克上演出时,就曾遭遇很大的质疑声,一位观众甚至认为他亵渎了原著。虽然三年时间过去了,此次铃木作品上演后依然有不同的声音。一位观众表示,戏虽然只有一个小时,但他还是睡着了,“这几年怎么看铃木老师的戏都看不出个门道来,是该放手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看啦!”也有观众认为,《酒神狄俄尼索斯》情节转变有点生硬,信女们出场时的音乐甚至吓了他一跳。
 
  演员发音问题也是观众不喜欢的一点。铃木的戏里,女性角色发音也多为粗犷的大嗓门,早在《大鼻子情圣》上演时观众就有些疑惑,《特洛伊女人》中女主角的声音又再次让观众误以为是由男性出演的女性角色。
 
  导演黄盈表示,主流审美认为女性的声音是娇嗔的、妩媚的、圆润的,但具体到每个人的审美并不是趋同的,而铃木通过戏剧作品表达出来的是,他欣赏的女性之美并不是主流审美中妩媚的一面。
 
  面对种种质疑,铃木忠志其实早就习惯了。他说,自己的铃木教学法在法国首先得到认可,在美国被应用于戏剧教学中,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也在教,“但在日本有戏剧专业的大学里,没有一个大学用我的训练方法。”
 
  导演李六乙也曾受邀前往日本利贺导演作品,他认为,无论是戏剧从业者还是普通观众,都可以去看看铃木忠志出版的《文化就是身体》一书,“这本书是他50年思想坚持、艺术坚持的一个总结。其中既有理论又有实践,你可以看到他舞台上的呈现,看到他的创作是怎么面对传统的。这对中国话剧会有一些帮助,也是很好的借鉴。”
 
  黄盈则建议,观众不要先入为主地把铃木忠志的作品放在什么框架下去欣赏,“首先要进剧场,然后去尽力感受,看到自己不习惯的审美后,去想想自己能收获什么。”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