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涛:戏剧+电影 开心麻花趟出一条新路(图)

2017-05-23 11:06:24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北京晨报
  “开心麻花”于2003年首创“贺岁舞台剧”概念,推出了第一部贺岁舞台喜剧《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这部“不太正经”的戏推出之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它打破了之前话剧在观众心目中“严肃高大上”的形象,这种以明星吸引观众目光,以“插科打诨”的方式调侃当年实事热点,不重传统故事逻辑和塑造人物的演绎方式一方面受到观众的追捧,一方面也让很多戏剧评论人产生困惑。
 
  在此后9年时间里,“开心麻花”沿着喜剧的道路继续前行,陆续推出了17部舞台剧,通过积累口碑和人气形成了搞笑舞台剧独树一帜的品牌,演出之时也成为京城文化热点。一直到2012年“开心麻花”小品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迅速提高了“开心麻花”的知名度,也为“开心麻花”的全国布局建立良好开端。
 
  “开心麻花”另一个重要节点是2015年根据同名舞台剧改编的《夏洛特烦恼》被拍成电影,登上大银幕。使得“开心麻花”的观众迅速成几何倍增长。转入电影之后,“开心麻花”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第二部电影并没有着急求快求大,反而选择了口碑非常好的小剧场话剧《驴得水》,这部电影虽然看起来没有第一部《夏洛特烦恼》票房飘红,但第二部无疑是巩固了“开心麻花”电影的质量保证,这部电影在豆瓣评分高达8.3分,让观众对这个品牌有了持续的认知,同时《驴得水》作品本身的深度在高校等知识观众群中产生了更多的讨论。现在,“开心麻花”已经成为北京舞台剧领域最具市场号召力的民营机构,无论是电影还是话剧,“开心麻花”都是国内商业喜剧市场成绩最好的生产品牌之一。近日,记者采访了开心麻花总裁刘洪涛,请他详谈了“开心麻花”的过去和未来。
 
  “戏剧+电影”是“开心麻花”独特模式
 
  北京晨报:“开心麻花”做了十几年了,到现在舞台剧、影视全面开花,那未来的“开心麻花”版图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
 
  刘洪涛:最近几年我们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喜剧公司,而不是全产业链的戏剧或影视公司。作为喜剧公司,主要是培养和推出优秀的喜剧人才,推出喜剧作品,喜剧作品分为电影和舞台剧两类。舞台剧又包括话剧、音乐剧、儿童剧几个方向。
 
  北京晨报:我们都看到,麻花舞台剧其实是通过长期的舞台磨合,达到了剧目细节和演员对手戏之间的默契,使得电影改编的时候,省去了很多对剧本的修订时间和演员配合的问题。而电影又扩大了舞台剧的知名度,使得舞台剧和电影之间达到了借力使力的效果。
 
  刘洪涛:这是“开心麻花”的一个独特的商业模式。我们在制作一个喜剧舞台剧作品时,要求是特别高的,首先故事结构要经得起推敲、要逻辑缜密;其次人物要立得住要能被观众喜欢;再次喜剧包袱不仅要好笑、要力量强大,更要原创、新鲜。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有自己独特的喜剧风格。然后经过舞台演出,与观众面对面的交流,不断调整,让作品达到更好的境界。即便如此,当我们将舞台剧改编为电影时,仍然要从头再来,因为戏剧与电影本来就是两种艺术门类。
 
  北京晨报:开心麻花是因为什么样的契机,从舞台剧转战到大屏幕的?
 
  刘洪涛:就是因为看了电影《泰囧》之后,我们觉得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喜剧电影吗?好像机遇来了,所以我们就开始琢磨弄电影,此前也一直有此打算,《泰囧》的成功之后加快了我们的步伐。尽管如此,《夏洛特烦恼》我们还是经过了20个月的充分准备,最终得以顺利地迈过了从戏剧到电影的这道坎儿。
 
  “开心麻花”有一个不留情面的艺委会
 
  北京晨报:那做戏其实关键还是在人才,像闫非、彭大魔、马丽、沈腾这些人都是在公司很多年了,公司是靠什么留住他们的?
 
  刘洪涛:我们现在有100多位签约演员,而像马丽、沈腾他们这些演过500场以上舞台剧的演员,有个荣誉:“开心麻花功勋演员”。在最早的剧本创作时,我们就是根据他们每个演员的特点定制的。我们每次排练都是集体讨论,所以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因为有了“开心麻花”这个大家庭,才能激发出创作的欲望。
 
  北京晨报:那舞台剧总需要创新,创新又需要新的人来,新的喜剧人才从哪来?
 
  刘洪涛:我们每年都举办一个“舞台喜剧表演培训班”,都是两三百人报名,一般能入选几十人,我们对他们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培训,最后经过创作、表演等考查,能留下一小部分人。喜剧人才是可遇不可求的。
 
  北京晨报:那在前期剧本的阶段,是由公司高层还是什么人来决定通过哪些剧本呢?
 
  刘洪涛:我们开心麻花的创始人张晨有一天说,咱们的年龄都偏大了,但又是决策者,为避免以个人兴趣理解市场需求,公司需要更年轻的人来做一些判断。所以我们就组成了一个艺委会,由公司的高层,资深的导演、编剧一共十几个人组成,每个人都拥有一票,从剧本大纲、剧本完成到初排,要有好几次通过艺委会的审查,其中2014年底有一个戏就是在第二次审查的时候,大多数的票都没有通过,所以就没上。
 
  北京晨报:那前期创作对于编剧导演来说也是非常辛苦的,艺委会把他们的戏毙掉了,这些又是他们平常合作的同事,他们不会碍于情面投反对票吗?
 
  刘洪涛:首先,我们对作品的要求很高,大家的共识是“永远要超越上一部”,当然从艺术创作规律来说一定有起伏,有些神作是很难被超越的,但至少我们的心态、出发点是这样的,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良知和艺术观。其次,我们的创作氛围还是挺好的,大家的心气高,合作方式也能激发热情。如果戏在最后阶段毙掉,更激发了大家的斗志,让他们把作品改得更好。
 
  传递欢乐的正能量
 
  北京晨报:现在的开心麻花已经完成了舞台剧公司到大众电影公司的转型,今后公司更高的追求是什么?
 
  刘洪涛:其实我们影业公司签约的员工还不到10人,以后我们的电影也没有打算做全产业链,只是做内容的孵化、制作,还有品牌的营销。我们现在不缺资金的支持,但我们也会说服投资人,不要太在意每年新作品的数量和业绩,我们应该在意的是未来的五年甚至十年保持核心竞争力,要有立得住的好项目。我们的想法是宁缺毋滥,只有这样,通过优秀电影来扩大公司品牌的影响力,提高艺人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现在我们有团队,有独特的喜剧表演体系,公司正在快速成长期,精心打造好作品,为演员着想,稳步上升才是最重要的。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