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音乐厅梁杰:老字号招牌要靠差异化突围(图)

2017-03-02 10:24:16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北京商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0302/20170302102707415.jpg
北京音乐厅总经理梁杰

  北京音乐厅,我国第一座专为演奏音乐而构建的专业音乐场馆。这座坐落于北京西长安街南侧的美丽建筑,北与中南海相对,东眺天安门广场、国家大剧院。夜间音乐厅内部灯火辉煌,看上去像一个蕴藏美妙旋律的玻璃音乐盒。在北京音乐厅总经理梁杰看来,老字号在如今强手如林的古典音乐市场中求生存求发展,关键在于差异化突围。
 
  第一家专业音乐厅
 
  “最早要从中央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前身)说起,当时这个地方叫做中央电影院。1960年划归中央乐团,经改建之后更名为北京音乐厅。1983年,在指挥大师李德伦、严良堃亲自主持下,北京音乐厅在原址破土重建,成为我国第一座专为演奏音乐而设计建造的现代风格的专业音乐厅。”说起这座建筑过去的辉煌,作为音乐厅管理者的梁杰一脸兴奋,尽管他并不是那个时代的亲历者。
 
  他说,当时中央乐团着名的“星期音乐会”是人人追捧的艺术品牌,10元一张票总是座无虚席。2003年,北京音乐厅重新装修,于2004年12月31日正式复业。改建后的北京音乐厅外观更加现代、通透和轻巧。如今,这里是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专属音乐厅。
 
  音乐编辑当了“管家”
 
  说起梁杰的来历,用他的话说,首师大中文专业出身,在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当了七年的音乐编辑,之后调入国交在办公室从事行政工作。2010年,梁杰来到北京音乐厅,成为这座艺术殿堂的掌门人。
 
  “事实上,2004年重张之前已经有将近三年的时间几乎是停业状态,那时候大家都已经把音乐厅淡忘了。经营工作几乎是从零开始,所有工作人员的班底也都是新人。”梁杰说,那几年,音乐厅团队骨干克服各种历史遗留问题,从制度建设、内部运营、员工培训、市场开发、观众培养等方面从头再来,开展了大量脚踏实地的开创性工作,这个恢复性的工作就用了两三年的时间,“北京音乐厅是没有一分钱政府日常投入的艺术机构,完全靠市场打拼,所以我们只能绞尽脑汁想尽办法向市场要效益求生存”。
 
  作为一家老字号音乐厅,梁杰认为,躺在过去的老账本里过日子肯定不行,还得想方设法提高和保持音乐厅每年二百六七十场演出的活跃度以及很好的口碑和关注度,经过七八年的培养,音乐厅目前已经拥有“打开音乐之门”、“国际古典音乐季”、“亲子音乐会”等多个品牌性板块。
 
  突出重围形成特色
 
  “音乐厅每年都在调整定位,我们守着大剧院,紧邻中山音乐堂,加上越来越多的新建音乐厅,甚至包括天津等外地也建立了大量高水准的剧院,那些场地都比我们新、比我们现代、政府投入又多,作为北京音乐厅我们到底应该扮演一个什么角色?这是一个再实际不过的问题。”梁杰说,大腕儿名团咱请不起,那就开发和培养未来的音乐市场。这几年,北京音乐厅开始把“扶持青年音乐家”作为一个重要的战略步骤。“我们希望像西方一些老牌音乐厅那样,为青年音乐家搭建一个属于他们的舞台。于是,我们开始扶持一些有潜力的职业艺术家,因为为他们举办音乐会成本不高,也是我们能够承担得起的。”
 
  在这之后,音乐厅开始陆陆续续地举办国际比赛冠军的独奏音乐会,或者青年音乐家的室内乐演出,慢慢这个市场的影响力逐步扩大。目前,第13届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冠军张昊辰、第17届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冠军赵成珍等为数不少的青年音乐家在北京完成了他们的中国“首秀”。
 
  老招牌焕发新生气
 
  “打开音乐之门”这个艺术品牌,最早诞生在北京音乐厅,因为特殊原因中断了一些年。2008年开始,这个品牌又开始在这里活跃起来。
 
  这些年,各个剧院都在暑期为孩子们准备节目,如果音乐厅还是一成不变地延续原先那些老一套,那就会越来越失去竞争力。他说:“我们会变着花样地打造与其他剧院有所区别的、具有北京音乐厅特色的音乐项目,同时又不脱离古典音乐的特质及水准,这很难,但必须去做。我们除了做小孩子的项目之外,音乐厅也开始渐渐转变思路。有很多观众说,现在音乐厅的演出越来越时尚,爵士音乐会、跨界演出、多媒体音乐会以及很多国内外的创新项目,都不断地在这个舞台上呈现,而且演出品质越来越高,而不是像大家以往印象中‘打开音乐之门’就是哄小孩儿的。”
 
  “差异化”是最好选择
 
  按理说,面对大剧院、音乐堂以及更多的剧场之间的竞争,并不是很占优势的北京音乐厅这几年在压力中求发展求生存,“生意”做得有声有色。
 
  梁杰很主张“差异化”经营,“每家剧院都做出不同的特色,大家都是知道看什么该去哪儿。对于各个剧院来说,这是最和谐的相处方式,也是互相提升的一种方式。而北京音乐厅一直在努力寻找这种个性化的经营方式。不管它是新东西还是旧东西,我们呈现的都是优质的艺术产品,保证观众来了不会后悔”。梁杰认为,北京音乐厅的发展一定要“坚持已经成型的老品牌,坚持培养青年艺术家,坚持艺术创新,更重要的是要与时俱进”。
 
  这两年,随着“打开音乐之门”、亲子节目“大灰鸡”等少儿项目的相继举办,在积累了大量青少年观众群体和艺术资源的同时,北京音乐厅的经营者发现儿童音乐市场存在着巨大的内在潜力。梁杰透露,未来北京音乐厅计划在儿童音乐教育和培训上多下些功夫,有可能会成立培训中心,或者拥有北京音乐厅的合唱团和少儿交响乐团,“这些计划都是未来努力的方向,也有可能今年就会见到成效的项目”。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