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不只是制造“神曲”(组图)

2017-02-24 11:04:37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解放日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0224/20170224112653947.jpg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0224/20170224112653271.jpg
指挥金承志
  从《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到《感觉身体被掏空》,再到《春节自救指南》,一支名为“彩虹”的室内合唱团,将高雅的声乐作品与“网络神曲”做了出人意料的融合。
 
  尽管也受到一些“不严肃”“太娱乐化”的质疑,但这支合唱团的走红,无疑拉近了高雅音乐和普通人的距离。
 
  下个月,“彩虹”又要举办音乐会了,合唱团指挥兼作词、作曲金承志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披着幽默的外衣,表达积极的情绪
 
  去年,一首《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忽然在网络上走红。出乎人们意料的是,一个演唱严肃作品的合唱团竟然把一首歌唱成了“神曲”。
 
  在今年春节前夕的音乐会上,指挥金承志与台下的观众做了一个小小的互动:“你们春节回家会做什么?”“被逼婚。”“相亲。”……台下很快传来了回答。
 
  当《春节自救指南》的歌声响起,观众立即爆发出笑声。整首曲子里,随便挑出一句歌词,几乎都能引起年轻人的共鸣,比如“找对象了没”“一个月工资有多少”“不才,A轮刚刚钱进来”……这首歌马上被视为专治父母逼婚、亲戚围堵等“春节顽疾”的“神曲”,在网络上热播。
 
  “这是许多年轻人都有过的体验,我只是用音乐方式把它表达了出来。”金承志今年30岁,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少年老成”。
 
  将这种体验落诸音符,金承志只用了短短三四天的时间,但到底构思了多久就很难用时间去计算了。家里、车上、办公室、会议室,他几乎会在任何时刻进入创作的状态。金承志笑着说,这首曲子是自己30年来的人生写照,曲子里有自己的真人真事,也有朋友间的吐槽。
 
  然而也有人评价,这不过又是一首无理取闹的作品,太过娱乐化,只是靠一层幽默的外衣来哗众取宠。对此,金承志并不在意,他并不认为带有娱乐性的曲子是无价值的。
 
  “我想用一种幽默的方式激发听众的情绪,传递一种共鸣和抒发,这种共鸣不带有暴力,这种抒发也没有恶意。歌曲有自嘲有讽刺,但传递的价值观依然是积极的,比如,《春节自救指南》 是让人们喊出属于自己的人生选择,而《感觉身体被掏空》是唱出年轻人对生活价值的一种主张。”
 
  音乐是多面的,就像人的性格
 
  金承志不喜欢被人贴上“神曲制造者”的标签。“我在写这些歌的时候,意识里并没有奔着‘神曲’这两个字去,否则我一定写不出这样的歌。”
 
  其实,“神曲”只是金承志音乐作品的一部分。“音乐是多面的,就像人的性格。我有开朗的一面,有悲观的一面,或者搞笑的一面,我用不同的音乐表达自己的不同面。”
 
  金承志把自己的创作分成三类。第一类,是《泽雅集》和《落霞集》两部套曲。《泽雅集》写的是金承志在故乡温州的泽雅山所见之景。一共有七首曲子,从引子到尾声,从夏末到初春,就像一篇淡雅的散文,天色、孩童、江川慢慢浸润,层叠交织,回味悠长。“这是我对故乡的怀念,是对归隐山野的向往,是我精神世界的反馈。”
 
  第二类,是他对童年生活的描述,勾画他对成长路上一些美好情感的追念,如《外婆》《彩虹》《天空》等。《外婆》的歌词透着温情:“第一张风筝飞上了天空,第一首童谣伴我入梦,第一次我开口叫外婆……”
 
  第三类,才是那些源自当下生活、轻松幽默的作品,如《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五环之歌》《感觉身体被掏空》《春节自救指南》等。
 
  “在我心里,这些类型的曲子并没有高下之分,也许100年后被人们记得的是《张士超》,也有可能是《泽雅集》,谁也不知道,时间会给出答案。”
 
  从观众中来,到观众中去
 
  随着多首“神曲”的走红,彩虹室内合唱团的音乐会变得一票难求。
 
  有团员担心,观众是否都是冲着那几首“神曲”来的,而忽略了其他作品。金承志却很自信:“我相信,听过我们音乐会的观众,都会成为真正的粉丝。”
 
  这份自信不仅来源于《张士超》横空出世之前,彩虹合唱团实际上已拥有一批忠实粉丝,更因为在每一场音乐会上,合唱团都会精心设计一些独特的现场体验。
 
  在金承志看来,音乐会未必只能是一场让观众正襟危坐的演出。为了增强演出的现场体验,他会在音乐会上安排一套“组合拳”:在观众静静端坐一连听了好几支严肃曲目后,各式各样的有趣互动和返场表演就会适时出现。
 
  有一次返场表演时,金承志让团员们从台上撤下来,台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对台下观众说:“今天我们一起来合唱。”全场观众欢唱了他们的保留曲目《彩虹》。
 
  出乎金承志意料的是,观众不仅能背谱,还自发地分了声部。此时,乐团成员们从观众席中出现,拉着观众们的手上台。“我们想表达的是,自己和观众一样,我们本从观众中来,又到观众中去,你我他并没有分别。”
 
  曾有观众说,看彩虹音乐会就像看了一场电影,从伤心落泪到温暖、喜悦、狂欢,不同的情绪都会体验到。
 
  “任何艺术形式要想保持生命力,都应该想办法吸引年轻观众,合唱也是如此,我们用音乐真诚地与观众对话,不是刻意讨好,而是想让更多人感受合唱艺术的美好。”金承志说。
 
  指挥不是将军而是木匠
 
  彩虹合唱团诞生于2010年,最初由金承志和两位校友一同创办,取彩虹五彩斑斓之意。
 
  整个团里只有7人是毕业于音乐学院的“专业人士”,男生绝大多数都是“零基础”,而且还是“理工男”,各自忙完工作,定期就聚在一起排练。乐团会定期招新,标准有三条:熟读五线谱,声乐能力强,外语能力可以加分。
 
  合唱团排练时完全不像台前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好玩,而是十分枯燥。金承志觉得,自己就像个木匠,更多时候就是在帮团员一点点改进咬字,反复训练音准和节奏。为了把声乐基础打磨扎实,也为了某种“净化”的状态,直到临近演出,他才会把表演性的东西告诉团员。
 
  “台上能做的其实很有限,95%的工作都在幕后。”金承志说,“其实指挥和乐手没有多大的不同。指挥不是别人眼中的将军,我觉得更多的就是教练,是‘木匠’,他的使命就是帮助团员更好地理解曲子,让每一名团员都焕发光彩,成为主角。”
 
  在一些团员眼里,这位教练“很有一套”。在他们的谱子上,常常会出现这样有趣的提示:“用全世界最强的音量吹之”“炸观众一脸”。金承志解释说,这么做是因为西方古典音乐里用一套固定的表情术语记谱,又大多是意大利文,这对非音乐科班的人来说不太好懂。标上一句这样的中文,他们瞬间就明白了,情绪也会调动起来,“心头画出一条彩虹”。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