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城百校见读者 “野生作家”大冰自创“售后服务”

2016-11-01 09:38:06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北京日报
  “我只需要一只麦克风和一平方米的舞台即可,没抢到座位的朋友,请爬到舞台上来,盘腿坐到我身旁,咱们挤一挤。”畅销书作家大冰对读者大声说。大冰最近去了北京、乌鲁木齐、银川、兰州、西宁、呼和浩特、唐山,接下来要马不停蹄地奔往太原、绵阳、成都、拉萨等地。大冰南来北往地跑,只是和读者见个面,握握手。他说这叫百城百校畅聊会,是一种读者售后服务。
 
  “售后服务”这个词儿算是俗词了,但是当它和作家、读者连在一起时,就有了故事产生的根基,更何况大冰为他的读者做售后服务一做就是4年。
 
  大冰管自己叫“野生作家”,他没有专门学过写作,他当过电视台主持人、酒吧老板、民谣歌手、银匠手工艺者等,算是个行走江湖之人。33岁那年,他动用储存在他心里的故事素材库,拿起笔来写文字,迎来了令他敬畏的写作时刻。
 
  小时候大冰最爱看明代的《三言二拍》,还有英国作家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直到现在每年他还会把这些书看一遍。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他一起笔,一讲起江湖故事,和“三言二拍”竟神奇般再次相遇,而他也一转身成了一位“说书人”。
 
  到如今大冰写了4本书了,他娓娓道来,有温暖、幽默、逗乐的故事,把读者的心焐热了。今年8月,大冰新出“江湖三部曲”系列的收官之作《好吗好的》(另两部是《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这本书,讲述了10个暖心而又真实的故事,主人公是大冰在旅行途中遇到的各色人物,有回头是岸的浪子,有深沉执着的兄弟,有既做事又做梦还做自己的男人,他们用行动诠释如何善待世界、善待生活、善待他人,同时也善待自己。大冰说,写这本书是在南极,出发前,有读者深情留言:“乖,摸摸头,记得带暖宫贴……别忘了穿秋裤。”这两样装备大冰一个没少,全武装上了。一个月后,他发来微博:“写文章写累了,凿一块万年寒冰下酒。”
 
  大冰从没想到过,他的这几本书销量已有六七百万册了,这让他诚惶诚恐。他没有团队,做售后服务是他自己的主意,“我特别感恩,就是向读者表达一下心情。”关于读者的厚爱,大冰不愿意坦然受之,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断定离“摔死”将会不远,“我可不想摔死。”
 
  大冰的售后服务一搞就是百城百校,他会跑一百个城市、一百所高校,和读者互动,他那帮民谣歌手兄弟也会助阵。其实,大冰的图书签售时常不按常规出牌。前一阵子他在郑州签售,一天来了5500人,大冰连签11000册,“书店卖书没卖多少,都是拿着老书过来的。”那天队伍排得很长,大冰说每人发瓶矿泉水吧,谁知读者想替他省钱,不让发了,最后就发了2000瓶。
 
  “我是走江湖、跑码头的孩子,读者对我局气,我也要对他们局气。”大冰的售后服务,不光是签名、握手这个层面,他资助过的读者也很多。大冰想起今年上海书展的新书见面会,有一位读者说来不了,因为患病在化疗,想隔空对话。大冰问他经济状况如何,对方说不行,大冰立马决定给这位读者打一些钱,“一般生病找到我的,基本就是给1万元,多了也没有。”大冰说,骗子遇到过,但是很少,很多时候他可以通过遍布各地的朋友,对寻求帮助者进行查证核实,“咱不是陈光标,不是谁都帮,我只帮我的读者。”
 
  从今年11月下旬开始,大冰会给热爱写作的孩子赠送几十台笔记本电脑,“他们现在是我的读者,我很希望将来我是他们的读者。”他还会给读者买百台电子书。大冰到西北签售时,遇到过4个女孩,她们拿出一本书让他签。原来,女孩们同住在一个大学宿舍,父母都是农民,她们就养成了集体买书的习惯。当时大冰就想,必须给那些家境贫困、想看书的孩子买电子书。
 
  “当年我受过伤,生过病。也有人帮过我。”大冰说,他现在做的是一个接力赛,别看他现在帮了读者,他们事业有成后,一定也会帮助下一位。
 
  关于未来计划,大冰说会再开一个新系列,写长的、难懂的故事。明年他还会拍电影,他大学学的油画,又热爱文字和音乐,就像当初他决定写书一样,拍电影也并非是他的贸然决定。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