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曦林:艺术市场需要认识和精神层面的整顿

2016-10-09 10:43:04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北京商报
  自从艺术有了市场,艺术与市场就搅作了一团。艺术市场炒得火热,艺术仿佛等同于一般商品、等同于金钱了。当然,这是极而言之,笔者深知市场的正面效应,无非是要摆一摆艺术与市场的关系。
 
  艺术虽有商品的属性,但它从起端就不同于一般商品。艺术从本质上讲属于人类精神生活的范畴,其创造动因发自精神需求,所以自古有“画者从于心”之说。一般物质性商品的生产则无须如此,厂家和卖家虽然也考虑社会需求,但必先起于盈利的冲动。因此,商品是价值和使用价值的统一体,获取剩余价值是商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的共同目标,若画家一动笔就考虑钱,那艺术则必然走样。我想,艺术从于心,工商从于利,还不至于是轻蔑了工商的冬烘之言吧。
 
  问题的复杂性在于,艺术进入了流通领域,变成了特殊商品,其创造动因和制作过程中与一般商品的原则性区别被一时遮蔽了,于是有些艺术家就把艺术“看破”,把“从于心”改为“从于利”,把艺术品格改为“卖相”,什么来钱弄什么,急功近利者则趋卖相而走,艺术个性、创造心态遂丧失殆尽。当艺术像一般商品那样陷入大量复制自己的怪圈时,也同时在销蚀着艺术思维和创造激情,人类证实自己创造才能的艺术生活异化为枯燥的机器轮转了,难怪哲人们时常感叹诗意的丧失。另外,艺术一旦从属于市场,市场还会毫无顾忌地加害于艺术,不仅在买断中使艺术家沦为单一品类和样相的复印机,更以赝品和行货败坏艺术家的声誉,并在这种恶性循环中使艺术与艺术市场同毁。真正的艺术家不尾随市场,他只是无为而无不为地创造,甚至像贝多芬、梵·高、齐白石那样不为时人所识也在所不惜,但他们最终将赢得市场。我也不是希望艺术家都去重蹈梵·高式的悲剧,良好的市场正是衔接艺术创造与审美需求的桥梁,使艺术家尽可能避免梵·高悲剧的情殇。
 
  我只期望保持艺术的纯正;艺术经营者要了解和尊重艺术的规律,不干预艺术的创作,却需要具有学术性操作的眼光,让真艺术获得实利。过去我们有过行政干预戕害艺术的教训,今天则面临着市场是否戕害艺术的现实。我主张艺术引领市场,市场跟着艺术走。友人补充说艺术也应跟随市场,笔者却不敢苟同。诚然艺术家需要研究审美时尚之变化,艺术与市场之间有相互影响,但这种研究和影响并非跟随市场,正常的市场行情只不过是艺术水准与审美时尚的折射而已,而非正常的价格飙升则同艺术高下不成正比。
 
  真正的艺术以其独创性开拓了市场,获得了市场,恰恰不是艺术尾随市场的结果,而是市场对艺术的肯定。我欣赏齐白石的心态,他一生都在卖画,却立定了毁誉不计、“饿死京华,公等勿怜”的变法精神,有名的《发财图》即由此而生,体现着艺术的规律,也体现着艺术引领市场、激活市场的良性机制。艺术市场需要法规来整顿,也需要这种认识和精神层面的整顿吧。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