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物:陈忠实的文学人生(图)

2016-05-10 14:11:03    所在频道:  名人观点频道    来源: 京郊日报   作者 :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6/0510/20160510021313295.jpg
陈忠实

  提起陈忠实,人们自然会想到许多与他相联系的“关键词”——著名作家、陕西、白鹿原、茅盾文学奖……是的,长篇史诗巨作《白鹿原》让他收获了“茅盾文学奖”桂冠,也让他一举成名,堪称当代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他更是中国作家当中,钟情于农村题材、关注农民生存状况之人。

  陈忠实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敦厚。他那沟壑纵横的皱纹就如同土地一样,很接地气;他那敏锐的眼睛如同窥视镜,能够看透人性的内心;他那一口陕西的乡音,让人感到亲切。他出生于农民之家,一生与农村有缘。因为家境的贫困,父亲供不起两个上中学儿子的学费,于是,陈忠实被迫休学一年。这一次休学,对他今后的高考落榜有着很大的影响。

  在高考落榜的那段日子里,苦闷、烦躁折磨着年轻的陈忠实。

  面对迷茫困惑中的陈忠实,父亲却对他说:“当个农民又如何!天底下那么多农民不都活着!”这句话,振聋发聩般让陈忠实惊醒,并得以让他在人生遭遇的第一次挫折后,振作精神,重新上路。

  陈忠实在乡村当起了民办教师,这样一来,他在夜晚有了更多的时间进行自己喜爱的文学创作。在一间墙壁上写着“但求耕耘,不问收获”的破屋里,在一个用草绳捆着腿儿的破桌子上,在一个用墨水瓶做成的煤油灯下,陈忠实读书写作,用文字寄托着情感,抒写着文学的梦想。

  然而,在那个知识分子遭受打击的特殊环境下,陈忠实刚刚燃起的文学之火被浇灭了。不得已,他像亿万农民一样,开始了他的农村岁月。翻地、拉车、割麦、打场,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品味到了生活的艰辛,在与淳朴、善良、勤劳的农民打交道的过程中,他渐渐了解了农村,理解了农民。这些农村生活的积累成了他日后文学创作的宝贵财富。

  改革开放,对于陈忠实来说,就是“文学当作一个事业来干的时代来了”。也就是那时,他成了专业作家,进入了全新的文学创作期。为了写《白鹿原》,陈忠实远离喧嚣的文坛,放弃当领导的机会,躲到乡下老家,一沉就是六年。小说的创作是艰苦缓慢的,两年的前期准备——查阅县志、资料搜集、走访乡村。从酝酿构思,到人物描写、语言推敲,陈忠实完全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的状态。这位从黄土地走出来的作家,默默地把对乡土的热爱、民族命运的思考,都写进他的文字里,展示着波澜壮阔的农村历史画卷,也让陈忠实额头上的皱纹如同黄土高原上的沟壑一般深刻。1992年3月25日,近50万字的《白鹿原》终于完稿。一经问世,它就如同一颗原子弹一样爆炸在中国文学的天空,受到了读者的广泛认可。

  当一时洛阳纸贵时,陈忠实并没有沾沾自喜。对他来说,《白鹿原》不仅仅是一部小说,更是他对自己农村岁月的回顾。

  《白鹿原》之后,陈忠实并没有再写这样的长篇小说。有人不理解地说:“凭着陈忠实三个字,随便写点东西,都很赚钱。”可是,陈忠实却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创作底线,在他看来,没想好,就不会去写一些敷衍之作。正如陈忠实所说:“作家要守住心灵,服从内心的召唤。”

  2016年4月29日7:40左右,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忠实因病去世,享年73岁。陈忠实走了,也给人留下了无尽的猜想和思念。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