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女性形象与才艺”特展,带你一睹东方古典之美 | 荐展No.107

2020-10-20 08:36:00    所在频道:  活动频道    来源: 搜狐网
  从唐代丰腴健美的宫廷嫔妃,到宋代端庄婉约的大家闺秀,再到明、清以后倾向纤细瘦弱的骨感美女……
 
  近日,“她——女性形象与才艺”特展在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开展,共选展七十一组(件)院藏精品,内容分成“群芳竞秀”与“女史流芳”两大单元。透过这场“丽人展”,或许你会重新审视女性在文化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所拥有不容忽视的地位与贡献。
 
  01群芳竞秀
 
  女性审美的标准,往往会随著时代变迁,呈现出明显的差异。第一单元将分三个区域,带领大家欣赏各式各样的古代女性典型。
  △唐,《调婴图》(局部),周昉
 
  周昉(活动于8世纪末),京兆(今西安)人,善绘人物,世称神品。传唐代周昉《调婴图》画贵族仕女,头梳高髻、身着长裙、肩披罗帔,是唐代女性的典型装束。人物或携琴、拨箜篌、吹笛、调琵琶、弹奏古筝,雍容自若。乳母怀中婴儿,神情似乎与乐音相呼应,形成闲适优雅的画面。古代贵族阶层为维护既得利益,十分重视子女教育,《调婴图》即女性家庭成员,对儿女进行教化的场景。
  △宋,《文姬归汉图》之一,李唐
 
  《文姬归汉图册》是以东汉才女蔡文姬(162-229)陷胡的坎坷经历,作为创作背景的历史故事画。全册共十八幅,每段画面对于故事情节和人物、车马、配景,都有极细腻地描绘。每幅并附有《胡笳十八拍》诗文,成为图文对照的形式。
  △宋,《听阮图》,李嵩
 
  画庭园里绿树成荫、花朵绽放,一文士手持拂尘,倚坐在榻上纳凉,聆听着女乐拨阮,身旁另有一美人拈花,两名丫鬟焚香、挥扇。榻上和案头复罗列了供玩赏的器物,景境于闲适优雅中,刻画出古代文人与女性的生活剪影。旧题作者是李嵩(活动于1190-1264),但画中人物造型和笔墨均更近于杜堇(活动于1465-1505),故推断年代应在明代中期。
  △宋,《徽宗后钦宗后半身像》
 
  宋人《徽宗后钦宗后半身像》无款,右幅画徽宗后,左幅画钦宗后。两后均头戴冠花钗冠,两侧有下垂的博鬓,并以龙纹做装饰。面部化妆相当淡雅,但在额头、鬓角和两颊,贴有珍珠花钿。身穿朱领蓝衫,上绣金龙和摇雉,描绘极见细腻富丽。两后在靖康之难中(1127),遭金人挟持,相继客死异乡,境遇悲惨。尽管衣饰华丽,眉宇间,依稀隐现内心不安的情绪。
  △宋人《宋高宗后坐像》
 
  此幅《宋高宗后坐像》所绘即为吴后(1115年-1197年),吴氏十四入宫侍奉康王赵构,她经历高、孝、光、宁四朝,在后位(含太后)长达55年,是历史上在后位最长的皇后之一。
 
  她头戴九龙花钗冠,面贴珠钿。身着深青色祎衣,上绣十二行对雉,并用朱色作边饰,上缀以龙纹,华美至极。吴后夙喜读书,翰墨修养极高,曾经为高宗代笔,深受宠信。
  △元,《洛神图》,卫九鼎
 
  《洛神图》是卫九鼎存世唯一的仕女画名作。以白描法画洛神宓妃驾轻云,凌空在浩渺的江面上徐行,景境高古。柔韧的衣带随风飘飞,宛如游龙回转,婉婉升起,充分展现空灵出尘的美感。中段大片留白,左方有一处挖补痕迹,右方则是倪瓒的题跋。远方以淡墨写意画平缓山丘,可能出自他人所添附。卫九鼎(14世纪),字明铉,浙江天台人。
  △明,《陶谷赠词图》,唐寅
 
  唐寅(1470-1524),字伯虎,吴县(江苏苏州)人。初师法周臣,后广学宋元,画风兼得精谨秀丽与清劲淡雅,位列明大四家。《陶谷赠词图》画北宋初陶谷出使南唐,南唐派宫妓秦蒻兰乔装成驿吏女儿,试图引诱,陶谷果然心生邪念,写词相赠。后陶氏在后主款宴中摆出正人君子派头,后主遂令蒻兰出来劝酒唱歌,歌词正是陶谷所赠,顿时让他狼狈万分。
  △明,《汉宫春晓》(局部),仇英
 
  这幅画以春日晨曦中的汉代皇家庭园殿宇为背景,描绘后宫嫔妃百态;其中,并包含画师毛延寿为王昭君写像的著名故事。全卷构景繁复,用笔清劲而赋色妍雅。除美女群像外,也融入了琴棋书画、鉴古、莳花等文人休闲活动,是仇英晚期历史故事画的精绝之作。
  △明,《仕女》,陈洪绶
 
  陈洪绶(1598-1652),号老莲,浙江诸暨人。构图布局,崇尚高古怪奇,却又意趣盎然,是晚明极具影响力的变形主义画家。《仕女》选自《杂画》册第六开。设色划一高髻美人伫立回首,衣着典丽,配色妍而不俗。用笔古朴沉稳,线描转折,于方折中隐含圆劲,诚属其精心杰作。左方行书自题诗句二行,更添画外意。款署乙酉,是他四十八岁所作。
  △清,《东坡朝云图》,朱耷
 
  《东坡朝云图》画梧桐树两棵,苏东坡手拿扇子坐在椅子上,身体斜靠桌案,双目注视着身躯微屈,正在书写的朝云。苏轼在钱塘当官时,将名妓朝云纳为妾,她起初不识字,事东坡后才开始学书。后来苏轼贬至惠州,家奴皆散去,唯独朝云相随。
  △清,《炼丹图》,黄慎
 
  黄慎画八仙中的何仙姑、李铁拐与张果老围炉炼丹,炉烟袅袅,虚实相映。画幅颇大,作者在描绘与上色时,都显得大胆不拘。人物的衣纹与头发、胡须,充满了轻重、疏密、粗细的变化,具有强烈的视觉刺激与飞动感,形成明显的个人风格面貌。
  △清,《苏小小像》,罗聘
 
  罗聘(1733-1799),字遁夫,号两峰,又号花之寺僧。寓居扬州,金农(1687-1763)弟子。苏小小相传是六朝南齐时(479-502)的钱塘名妓,她勇于追求爱情的形象深植人心,历朝文人多有歌咏。本幅画苏小小着清装像,以独特方式处理其衣纹服饰,面容采用传统画法,刻画出复杂微妙的人格特质。本幅为兰千山馆寄存。
  △民国,《纨扇仕女》,溥心畬
 
  溥儒(1896-1963),河北宛平(今北京)人,字心畬,号西山逸士。画家本人对这个画稿似乎相当满意,因此曾经好几次画赠好友。《纨扇仕女》画一绿衣女子坐在太湖石后方,纤纤玉手拿着团扇,眼波流转,身姿柔媚,颇有婀娜风情。不仅构图相当具有巧思,由于深厚的书法功力,线条呈现出柔中带劲的质感,构成独特的仕女画风格。
 
  02女史流芳
 
  “天尊地卑”的观念在父系社会下,经过男性学者演绎,“男尊女卑”成了地位高低的界定。这种积非成是的论述,打破自然状态中原本的和谐与平衡,也成为传统文化意识的一部分,主导了妇女数千年来的角色定位。
 
  本单元将分绘画、书法和缂绣,呈现从宋至清,在美术史上留有一席的“她”,庋藏于清宫的艺术成就;另外也选介民国以后的女画家,藉以导正“女子无才”的旧思维,并鼓励更多女性发挥才情,形塑自我。
  △宋,《花鸟》,朱克柔
 
  《花鸟》为浅褐地色织,或含苞或盛放的芍药干枝上,山雀虎视耽耽盯着叶脉边上的小虫子,似乎下一刻就要振趐飞身掠啄。自然界充满张力的一幕,借由巧手妙技转化成表面紧实,丝缕匀称,带有立体丝光效果的艺术佳作。
 
  朱克柔,生卒年不详,名刚,今上海松江人。自幼学习缂丝,累积丰富的配色经验及运线技巧,成为南宋著名的缂丝工艺家。
  △宋,《题马逺倚云仙杏》,杨氏
 
  杨氏(1162-1232),宋会稽人。宁宗(1194-1224在位)后,年幼即以姿容被选入宫。嘉泰二年(1202)册立为后。宋代杨氏《题马逺倚云仙杏》工笔设色画杏花一枝,布局简约,赋色细腻严谨,为马远(活动于1189-1225)的小品名作。右上方为杨后题诗,文辞韵雅,亦增诗画交融的美感。杨后捺笔带雁尾、转折带圆的用笔特色,皆与宁宗相近,于秀媚中饶富劲致。
  △明,《画唐人诗意》,仇氏杜陵内史
 
  仇氏(16世纪),名珠,号杜陵内史,江苏太仓人。是仇英之女,得力于家学,画风精工秀丽,无一丝媚俗气。《画唐人诗意》画庭园中乔木横云,牡丹花盛放,一仕女淡妆华服,伫立于花树前。右下方自署“吴门仇氏戏写”。人物线描细谨,赋色妍丽典雅,前人曾称颂仇英的画风“发翠豪金,丝丹缕素,精丽艳逸,无惭古人。”以此形容仇氏,亦非过誉。
  △明,《画春蚕食叶》,文俶
 
  文俶(1595-1634),字端容,江苏人。文从简女,文徵明玄孙女,嫁赵宧光子赵均(字灵筠)。性聪颖,善写生,兼工画仕女,有“国(明)朝闺秀之冠”的称誉。《画春蚕食叶》画桑枝绿叶间,鲜红色的果实垂挂,三只饱食的春蚕正在蠕动缓行,画面生机无限。取材清新,描绘雅致细谨,赋彩润泽鲜丽,彰显出生态和谐。
  附:展览信息
 
  她——女性形象与才艺展
 
  时间:2020.10.6—2020.12.27
 
  地点:国立故宫博物院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