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创意 博物馆、艺术馆为首的文化IP是“金矿”

2020-04-03 09:30:00    所在频道:  活动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国家宝藏》文创有哪些?
 
《国家宝藏》是曾引发博物馆热潮的“现象级”综艺节目,2018年底推出了第二季。第二季与第一季相同的是,一样受到观众们的喜爱,收获 9.2 分的豆瓣评分,不同的是,一家卖文创的天猫店也随着第二季开播到来。2018年12月,《国家宝藏》“你好历史旗舰店”正式上线并发布了10余款以节目中亮相的国宝为设计灵感的IP文创产品。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02/20200402044539815.jpg

 
《国家宝藏》背后的制作方中视电传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李学慧说,关于文创产品的策划,早在第一季节目结束时就开始了,“而整个项目中花费时间和精力最多的,是如何选择适合的文物元素,以及如何设计出面向年轻消费者的产品”。他们开发博物馆文创,首先是要有历史意义和文化内涵,其次还要注重文创产品的实用性,比如面向儿童智力开发的、提供生活便利的,以及有趣味的和特别精美的。
 
目前,在“你好历史旗舰店”内,可以看到已经上线的文创产品包括翰墨文具、竹帘家居、饕餮美食、玲珑数码、红颜美妆、萌趣手办六大类,有雨伞、手包、服装、饰品、文具和口红等,大多都是根据“国家宝藏”设计而出,售价从19元到上万元不等。
 
比如,销量颇好的“唐代仕女mini手办趣味模型”,是根据河北博物馆的“彩绘散乐浮雕”设计而出。“彩绘散乐浮雕”表现了唐代女子乐队吹奏表演的热闹场面,设计师以此为原型,推出了一组8个的“大唐女团”手办,有戴着拳击手套的女汉子红拂,有抱着玩具熊的可爱萌妹玉环,有挎着购物包的购物狂武曌,还有举着手机自拍的玄机等,充满萌趣。
 
此外,还有展现唐墓壁画《阙楼仪仗图》的立体便签、重新定义“东方味道”的墨香水等,同时也有与喜马拉雅、亚马逊Kindle、铜时代、内联升、天堂伞、端木良锦等知名品牌合作的产品,比如绘有《千里江山图》的天堂伞、由艺术家Daniel Arsham设计的“长信宫灯限量版T恤”等。
 
 
《国家宝藏》还和天猫推荐的20多个品牌展开合作,在其“你好历史”天猫旗舰店推出了花瓣胶带、收纳盒和眼罩等多款文创新品,其中和收纳博士合作的国家宝藏定制收纳袋,以唐朝文武葡萄花鸟纹银香囊为设计灵感,一天就卖出了3千件。
 
如何打造《国家宝藏》文创?
 
IP运营商“北京物喜堂文化有限公司”获得了《国家宝藏》衍生业态的打造及运营权,和天猫深度合作上线了“你好历史”天猫旗舰店,并陆续推出了超活化唐仕女手办盲盒、小乾隆茶包、江山千里望·眼罩、松烟黛墨香水、国风口红等基于节目中呈现的馆藏国宝的衍生品。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02/20200402044539747.jpg

 
物喜堂CEO张淼说,《国家宝藏》第二季运营下来,实现了节目内容端、衍生品端的打通;线上获取流量,然后下沉到细分品类变现流量;本季相关衍生品除了上架天猫,也上架了爱奇艺商城、Bilibili 会员购等平台。
 
此外,《国家宝藏》IP还搭建线下体验场景,助力品牌内容升级,比如在金沙博物馆中开设首家文创旗舰店。其实,博物馆是天然的文化 IP 相关流量聚集器。据国家统计局,中国博物馆参观人次呈逐年上升趋势,2017年全国文物机构接待观众超过 11.48 亿人次,其中博物馆接待观众 9.72 亿人次,增长 14.2%。这些线下流量尚未充分利用起来。
 
据悉,明年的《国家宝藏》第三季仍然是物喜堂的重点工作,项目组将和平台方尝试一些新的玩法,比如摇一摇购买,研发“沉浸式数字互动快闪店”并落地商业中心等。也会尝试更多文化历史向的IP开发,比如非遗、寺庙、二十四节气、国图馆藏古籍等的演绎、活化。
 
博物馆、艺术馆为首的文化IP是“金矿”
 
从综艺到衍生品,从内容到结合文化机构、文创产业,我们会发现,《国家宝藏》和《上新了·故宫》都带有明显的“IP+”属性。线上做影响力、获取流量,通过线下、产业跨界融合变现,将成为未来的文化娱乐IP的主要商业形态。此外,互联用户增长空间进一步缩小,创业者必然会把竞争重点往线下倾斜。
随着文化IP走向实物开发、落地,“物喜堂”这样的衍生品开发团队正在迎来高速发展期。
 
据了解,物喜堂CEO张淼此前曾主要从事影视、动漫IP的运营,后转向文化类IP。张淼在接受采访时说,切身经验来看,文化类IP是现阶段最适宜介入的品类。
首先,动漫 IP 的衍生开发由来已久,商业化通道搭建、价值挖掘、可延展空间都相对成熟稳定,但中国尚未诞生‘立得住’的超级动漫 IP。
 
其次,影视 IP 虽然有偶然的大规模爆发,但内容的持续性、系列化难以维持。衍生品开发周期、从供应链到前段、从线上到线下的销售路径较长,和影视作品上映的窗口期之间难以匹配。
 
第三,以博物馆、艺术馆为首的 IP 则有较强的生命力,底层是文化认同感,表层是精神消费升级,总体受市场影响波动较小,生命周期较长,是被忽视的文化IP金矿。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02/20200402044539614.jpg

 
但张淼提到,文化类IP的运营难度比较高,要有对文化的深层挖掘和理解,以及深入浅出、造就爆款产品的运营能力。打造 IP 是一个产业链条较长的系统工程,需要专业团队的潜心钻研,才能产出更多价值。
 
与此同时,文化 IP 的衍生开发也存在一些痼疾,比如无法杜绝盗版。
 
据业界透露,《大圣归来》的衍生品小空空,官方销售额仅十余万,但市场总体销量有几百万。盗版猖獗、维权不易,直接导致了创业公司在文创开发时不敢贸然推出高价值的产品,一旦成为爆款,对自己的利益损害反而过于严重。“IP+”能否成为影视、文化产业由虚落实的动力,还有待更多的政策、法律引导,以及行业规范的约束。


今日值班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402/20200402044540294.jpg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