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界和民谣界结对子创作 诗配乐用童真擦亮童心(图)

2017-08-11 10:19:57    所在频道:  活动频道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 :   韩轩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0811/20170811102138100.jpg
音乐人洛兵为陈朝华《一起成长》作曲,并在江苏华建2017新乐府小私塾音乐节上演唱。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差不多卖过200多首歌,但是现在我不爱做一个职业写手做的事了。”说这话的是著名音乐制作人卢中强。在他多年的职业音乐生涯中,曾为老狼、万晓利、马条、钟立风等不少音乐人出过专辑。可最近,他突然想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在他的招呼下,李亚伟、韩国强、马松、赵野等诗人,与马条、洛兵、陈鸿宇、张玮玮等音乐人汇聚在一起,为孩子们创作歌曲,“就像擦亮星星一样,用童真擦亮孩子们的眼睛。”
 
  孩子们需要新的歌曲
 
  要不是因为自己5岁的侄子,卢中强一直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小孩子们其实没有新的儿歌听。
 
  “我常常听父母给我的侄子放歌,可那些还是我小时候听的、唱的东西。”卢中强的语气带着苦恼和无奈,也带着专业音乐人的敏感和尖锐,“每个时代都应该有每个时代的儿童作品,国外一直都有天才艺术家在创作儿童作品,比如20世纪伟大的儿童绘本作家谢尔·希尔弗斯坦。”他的诗句深深镌刻在卢中强的脑海中:“总得有人去擦星星,他们看起来灰蒙蒙。”
 
  就是这么简单的触动,卢中强决定为孩子们做点事。通过微信,卢中强拉来李亚伟、韩国强、于坚、翟永明等一批诗人,再加上马条、洛兵、周云蓬、莫西子诗、钟立风等音乐人,组成了一个“唱诗班”,“诗人写诗填词,音乐人谱曲歌唱,为孩子作歌。”
 
  音乐人马条特别兴奋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国内儿歌还多是几十年前创作的,优秀的新儿歌极少。”作为一个不满3岁孩子的爸爸,马条深有感触。此前他创作并在《中国好歌曲》上演唱的《收获》,就是写给自己孩子的歌曲。“孩子的内心特别干净,你给孩子写歌,心态也要像个孩子。”马条觉得给孩子写歌太难了,尤其是要以孩子的视角看世界,“诗人写诗的状态和孩子一样,天真纯净,正好合适。”
 
  就这样,中国当代诗歌界和民谣界集结起来,“一对一”结成对子,创作12首到15首歌曲,最后合成一张专辑《擦星星的人》。卢中强介绍,目前他与诗人韩国强创作的《FIGO》,苏紫旭与李亚伟合作的《远飞的孩子》(暂名),洛兵与陈朝华合作的《一起成长》(暂名)已经写成。
 
  “坏孩子”的奇幻冒险
 
  李亚伟是卢中强拉来的第一位诗人,作为这次活动中诗人群体的召集者,他自己很快写出一首诗《远飞的孩子》。这首诗由年轻的民谣音乐人苏紫旭作曲,刚刚在近日举行的江苏华建2017新乐府小私塾音乐节上首唱。“灵感就来源于我自己的童年,我是个坏小孩。”李亚伟用坏坏的语调说着。
 
  《远飞的孩子》中的“飞”是他特意用的双关语,在李亚伟家乡的方言里,“飞”有离家出走的意思。“我小时候总是调皮捣蛋,跟着其他小孩子,下河游泳,上山偷苹果。”这位总能写出天马行空诗句的诗人,小时候原来如此叛逆,“我们做的最坏的行为是什么呢?就是‘飞’,几个孩子约着出走不回家,让父母找不到我们。”他把自己记忆深刻的一次“远飞”写成了诗。有一天,他和两三个小孩在一起玩,附近有一条长长的上坡路,坡路上的车开得很慢,“我们就爬上那辆车,都不知道被拉到哪里去,估计有几公里以外了吧!”
 
  现在说起来,李亚伟还是一股叛逆的孩子气,一如还在进行奇妙的冒险。他写出的句子则多了几分后现代的气息:“那一天,我在妈妈眼前跑过,我骑着一匹小小的白马。”这个骑着白马的少年躲开了母亲的视线,跑到校园的墙边,跑到公路上,还跑到了月亮的背面。“跑得有多快呢?像兔子和乌龟加在一起那样快!”李亚伟加上这奇幻的一句。
 
  “中国式父亲”的告白
 
  在“唱诗班”的创作行列中,有一位媒体界的大佬陈朝华。用李亚伟的话说,他们俩“一正一邪”,他自己是坏孩子,陈朝华就是“正”的典范。
 
  和大多数的中国爸爸一样,陈朝华的工作总是很忙,“孩子出生的时候,我想着要和他一起做很多事,可他一下就长大了。”和大多数的中国爸爸一样,他为孩子考虑很多,却极少把这些话说出口。如今,陈朝华的儿子已在国外读书,见面时间更少,他便把这父爱深深藏在心中。
 
  “就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么多年的话说出来吧。”这么想着,陈朝华果断答应了卢中强和李亚伟的邀请。可想说的话太多,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下笔。直到今年父亲节当天,陈朝华收到了儿子从国外发来的微信,简简单单的“父亲节快乐”几个字,一下子让他感动不已。心头一热,他提笔写下“你必须比我快乐”几个字。
 
  “我还来不及衰老,儿子,你就长大了。仿佛我迎风打了一个盹,你就顺风跑远了……”陈朝华文思泉涌,没一会儿就写成一首数十行的长诗,并发给了大洋彼岸的儿子,其中饱含着他想对儿子说的话:“那些迷惘坎坷,你不必比我知道更多。但是,你必须比我更快乐。”
 
  良久之后,“叮咚”一声手机响,传来了儿子的回信:“好的老爸,我懂你。”陈朝华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
 
  记者手记
 
  玩票?情怀!
 
  可能有人以为,此番民谣界和诗歌界“结对子”,只是两拨人刚好凑在一起玩票;给孩子写歌,更是小众得不能更小众的一个门类。可纵观当今歌坛,有多少小朋友们还在“唱着那古老的歌谣”?音像店里那些儿歌专辑,看起来花样繁多,但曲目重复者甚多,映照出儿歌无新作的尴尬事实。从这个层面来说,类似玩票之举值得点赞,因为其至少是在为改变一种存在已久的现状而努力。
 
  因为是源自真情实感,或是真实经历,所以诗人们的歌词,尽管平实无华,却能触动心灵。这也不禁让人想到了当下流行歌曲在歌词创作上的不争气,“我爱你,你爱我”的粗鄙口水表达、毫无美感的大白话歌词,都让人不忍卒听。有多少歌词是言之有实物、言之有真情的?想来,这也是注重叙事、懂得讲故事的民谣受到越来越多人喜欢的原因吧。
 
  诗与乐的互动,自古有之,今人重拾,别具情怀。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