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情感的温度 人工智能诗人在南京意外遇冷

2017-06-02 15:10:48    所在频道:  活动频道    来源: 金陵晚报   作者 :   王峰
  一个人工智能的虚拟机器人,它不但会唱歌,会主持,还会卖萌,近日竟然放了个大招——写诗,其首部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已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正式推出。诗乃文学之祖,一直以来,诗歌都是人类表达丰富情感的一个重要载体,它要求语言高度凝练,作为在全国拥有至高地位的南京诗人们,他们又是怎么看的呢?
 
  师承519位现代诗人的作品
 
  据了解,小冰“师承”1920年以来519位现代诗人的作品,经过1万次训练后,形成了自己的文风。目前,微软小冰的作诗方式是“读图作诗”,给它一张图,瞬间就能完成一首。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部100%由人工智能创造的诗集,小冰将寂寞、悲伤、期待、喜悦等1亿用户教会她的人类情感,通过10个章节以诗词的形式展现在诗集里。
 
  虽然小冰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强且颇具成长性的机器人,但人毕竟是最复杂的动物,所以,小冰的创作还有些不足。据出版方介绍,或许因小冰所师承部分诗人的某个年代,部分文字之间可以通用,会有一些当下来看是错别字或是言语重复之处。而作为第一个没有身份证号码的书籍作者,小冰在申请书号的时候,一再被出版社编辑追问:“你确定这不是人写的吗?”
 
  南京诗人参加了首发式
 
  赵志明是从南京走出去的诗人、小说家,他甚至作为嘉宾直接参加了当天小冰在北京举行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的首发式。在赵志明看来,小冰写诗是一次创举,而不是创作,“小冰是人工智能的产物,让小冰写诗却是人工智能和人工意识的一次大胆尝试。”作为一名获得过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佳新人,并在同龄人中已取得一定声名的作家,赵志明指出,“写诗肯定不同于下棋。一个机器人写诗,挺有意思的。不在她写得有多好,合不合格,优不优秀,而在于她竟然写诗,竟然把写诗当专业。”
 
  赵志明对小冰诗中所描绘的“人间”很感兴趣,“如果我能与小冰达成一次沟通,我想问问她想象中的人间到底是什么样子。”
 
  对生活的体验和升华不够
 
  现为《钟山》杂志编辑的评论家何同彬,早在南京大学教书时即以当代诗歌为研究对象,在他看来,小冰出诗集和最近围棋界的人机对决一样,核心都是炒作“人工智能”给人的存在本身带来的危机体验。他甚至直接指出,从诗歌的角度看,小冰的写作是毫无意义的无效写作,与前几年曾经流行的“写诗软件”,以及“梨花体”、“羊羔体”、“乌青体”、余秀华等类似。“诗歌的文体边界已经非常模糊了,几乎分行的都叫诗,这时候,你说机器可以写诗,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呢?”何同彬认为,人工智能只能模仿、复制人类的一部分功能,极少的一部分,写诗方面也是,小冰只是模仿了诗歌写作中那些毫无理由的堆砌陌生意象、情绪,制造出的、单纯生产性的“晦涩”诗歌。
 
  活跃于南京诗坛的著名诗人陆新民说,首先得肯定小冰的诗起点较高,因为据说它熟读了新诗百年来特别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多数优秀作者的作品,而其创造的热情永远充沛,不断地在写。“它的创造力对我们一些一味重复自己的作者来说,值得反思。”但小冰的诗语言还比较生硬,欧化现象比较严重。“此外,小冰的诗,读了之后明显的感觉是对生活的体验和升华不够,这大概是机器人与人的最大差别。”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