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博白:特色文化产业成为扶贫生力军

2017-05-12 11:09:29    所在频道:  活动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 :   宾阳 艺苑
  “自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博白编织工艺品就是广交会的常客。”在刚刚结束的第121届广州商品交易会上,一批来自广西博白县的编织工艺品深受世界各地客商的青睐。参展商莫承振表示,编织工艺已成为博白县的重要产业。
 
  近年来,博白县立足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编织工艺品、南流彩玉、紫铜书画、杂技演艺等特色文化产业。以这些特色产业作为扶贫攻坚的突破口,不断创新发展模式和扶持机制,让百姓在传承特色文化中鼓起“钱袋子”,走上幸福路。
 
  老手艺开创新天地
 
  “我们一家四代都是做编织工艺的,我从小就跟父亲学习竹编工艺技术。”莫承振说。1979年,莫家祖传制作的竹编手提箱亮相广交会,获得外商青睐,莫家也首次尝到了拿到国外订单的滋味。之后,莫承振成立了自己的编织厂,并于1997年获得自营出口贸易资格,公司注册的“桂博·MBC”成为广西著名商标。
 
  “我们把原来单一的竹编生产发展到竹、芒、藤、草、麻、木等天然植物及钢、铁等五金材料的手工编织工艺产品,并将产品远销国外。”博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福金介绍,到了莫承振这一代,不仅继承了编织工艺的技术,还开创了编织工艺新天地。
 
  据广西壮族自治区财贸工会提供的资料,最兴盛时博白全县共有编织企业435家,从业人员40多万人,年产值达10亿元以上,年创利税近2亿元。
 
  特色产业集群式发展
 
  “编织出口也是一种文化出口。”博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沈钧说,编织产业是一个凝聚了众多民间艺人高超技能的工艺美术产业,它将文化创意、民族元素融入其中。
 
  除了编织工艺,南流彩玉近些年也是博白重点发展的特色产业。博白县的南流彩玉属于玛瑙类宝石,可作为奇石观赏,也可精雕细琢成摆件、首饰等。“运气好的话,采到一两块奇石就能赚个两三万元。”每到农闲,家住博白县亚山镇民富村的冯叔就会骑上摩托车去采石。在当地,靠农闲采集和兜售奇石的农民,被称为“石农”。冯叔是博白600多个石农中的一员。据保守估计,博白石农年奇石交易量超3000万元。随着奇石产业的发展,南流彩玉雕刻加工也初具规模,全县“前店后坊”模式专营店近百家,从业人员超过3000人,年交易额达1.2亿元。
 
  像编织工艺、南流彩玉一样,近年来,博白紫铜书画艺术品也颇受市场欢迎,成为百姓装点新居的一个新选择;百年杂技,薪火相传,数十支由博白人组建的杂技表演队走出国门,演出邀约不断……博白特色文化产业红红火火,正在形成集群。
 
  创新模式扶贫攻坚
 
  “一面扶持特色文化产业发展,一面鼓励引导这些企业把自身发展和扶贫攻坚结合起来,带领农民脱贫致富。”博白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县长秦伟春说。
 
  近几年,为进一步发展编织产业,博白县出台了《编织工艺行业扶持奖励办法》,建设编织工艺园,鼓励企业进行技术创新,给予参展企业一定补助,协助企业申请专利并推动成果转化。如今,一大批编织骨干企业脱颖而出,形成了“公司+基地+农户”“支部+合作社+农户”等形式多样的产业模式,联结着全县20多个乡镇的千家万户。
 
  此外,博白通过成立相关玉石协会,推行“专门机构职能管理、重点区域属地管理、行业协会自主管理相结合”的产业管理机制,将南流彩玉客家文化产业园项目纳入县“十三五”重大项目,制定《南流彩玉资源保护条例》等政策,助推博白玉石产业向纵深发展,拉长产业链,扩大惠农益农辐射面。
 
  博白县嘉美艺术品有限公司则将紫铜书画工艺品的零部件分发到农户手中,由公司提供技术培训等支持,并负责保价回收,与农民结成利益共同体。县杂技艺术团免费招收贫困家庭的孩子参加才艺培训,在拓宽选才渠道的同时,帮助贫困孩子学习杂技、完成学业,练就谋生本领。
 
  “有文化资源还不够,还需要有科学的发展思路。”秦伟春说,下一步将继续挖掘和开发博白丰富的特色文化资源,加快传统文化产业转型升级,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出台优惠政策,形成优势龙头产业集群,实现文化富民。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