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画界的奥斯卡”中国巡展 带来全球最美插画

2016-06-01 15:55:29    所在频道:  活动频道    来源: 界面新闻   作者 :   
  十年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曾说:“图画书在其他地方有漫长的历史,在中国却姗姗来迟,这是非常大的遗憾。”如今在中国,绘本或图画书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绘本馆如雨后春笋一般生长。
 
  这个夏天,博洛尼亚插画展从意大利漂洋过海,登陆中国。精美的插画可以让你重寻稚子之心,感受童年的单纯心绪。
 
  这是博洛尼亚插画展首次进入中国,并将在北京、成都、上海、西安、深圳、济南六大城市开启为期一年的巡展。首展在北京国家图书馆典籍博物馆开启,随后移师“央﹒美术馆”,一直到7月末。
 
  这次展览汇集了全球76位著名插画家的384幅获奖作品原画,包括巴西的罗杰﹒米罗(Roger Mellow)(代表作有与曹文轩合作的《羽毛》)、意大利的玛丽亚基娅拉﹒迪﹒乔治(Mariachiara di Giorgio)、西班牙的阿道夫﹒塞拉(Aldolfo Serra)、韩国的安尚顺、日本的熊介U-suke;中国的岳帅、罗玲、黄雷蕾等。
 
  今年正好是博洛尼亚插画展50周年。50年前,博洛尼亚儿童图书博览会刚创办三年,来自欧洲、日本、美国等地的展商与参观者络绎不绝。博洛尼亚插画展在此基础上创办。如今,博洛尼亚儿童图书博览会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童书展,而博洛尼亚插画展也赢得了“插画界的奥斯卡”之美誉,每届都有来自世界几十个国家的艺术家提供数千幅作品参展,展览代表了世界童书插图的国际水准和方向。
 
  博洛尼亚插画展最初是邀请展,每届邀请世界著名插画师前来参与。 “但后来我们发现,如果总是以这样的方式展览,每次看到的都是著名插画师,那我们的眼光将一成不变。评委们想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意大利博洛尼亚插画展组委会经理艾澜娜﹒帕索里(Elena Pasoli)在采访中说。所以他们将展览变成竞赛式,向世界各国的画家开放,无论他们是否知名和专业。每年都有几千幅插画作品竞赛,评选出来的70余位插画师的作品奖进入插画展。
 
  以"创意、教育价值和艺术设计"为标准,在评审作品时,评委会选择富有新意的、好看的作品而非传统的。当然,他们也面临着很多抉择与疑惑:“这种作品会是给孩子看的吗?要选择有教育意义的还是孩子们喜欢的?插画到底是什么?”
 
  “童书是儿童走进的第一个画廊。” 艾澜娜认为,插画也会让孩子了解现实世界,“插画描绘了世界的多种可能,关于残疾儿童,父与子,还有自然的秘密。插画描绘的不仅仅是幻想世界,还有现实世界。”
 
  那么,儿童插画能否涉及一些沉重的话题,如失去、死亡、疾病和战争?博洛尼亚插画展评审乌拉·瑞丁认为这毫无疑问是可以的,只要插画家能够在孩子的认知框架之内,体验孩子看世界的视角。“悲伤可以被解释和接受,避而不谈只会给孩子带来创伤。我们应该严肃地谈论它们,给孩子足够的尊重。他们会逐渐理解死亡、悲伤、喜悦、爱与幸福,生活本身就包含这些。”
 
  当然,插画师的叙事能力决定了插画能否给孩子带来多样的感受。博洛尼亚插画展要求每个画家投5幅作品,能5幅作品讲述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赢得了胜利。艾澜娜说,“你要通过插画讲故事,有表达力,因此这种创作过程不是很自由的。”
 
  在博洛尼亚插画展开幕式上,新近获得安徒生文学奖的曹文轩也认为,“当我们今天在谈论全世界那些最好的图画书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在谈论那一个精致的、绝妙的、无与伦比的故事。”对于插画作品而言,仅仅是画作精良远远不够,能够与文字共同编织成故事,插画才能够称之为插画。
 
  曹文轩与博洛尼亚的关系由来已久,多年前他就是中国少数几个经常去博洛尼亚书展的作家。他说:“后来我将精力主要放在童书上,就是博洛尼亚书展给我的启发。”他在那儿完成了许多书的出版贸易与插画沟通,比如《草房子》的插画、与罗杰·米罗合作的绘本《羽毛》,而这些“在安徒生评奖的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值得一提的是,米罗与曹文轩先后获得了2014年、2015年的安徒生奖。
 
  2016年博洛尼亚会展中曹文轩与世界著名插画师英诺·森提相遇。他说,“英诺·森是我心中的图画书的高山,我对他有高山仰止之感。”中国文学出版社正与这位老人沟通,希望他能够为曹文轩的一部长篇小说做封面。“如果能够达成,那将是我一生中非常幸运的一件事情”,曹文轩说。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