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文博热:一场“冰山”和“人海”的相遇

2016-05-30 17:00:49    所在频道:  文博动态频道    来源: 大众日报   作者 :   
  至今年6月13日,故宫博物院推行的每天限流8万人次方案,试行一年整。
 
  “故宫的定位不应只是一个旅游景点,而是一座世界著名的综合博物馆,是世界文化遗产。”5月14日,单霁翔在建福宫花园内一场学术研讨会上说。
 
  开门迎接世界上数量最庞大的观众群体,库房内180多万件(套)院藏文物有待研究展示。文化遗产和观众之间的关系,如何去平衡和保护,是故宫要解决的首要难题。
 
  “讲好故宫故事,把故宫文化带回家。”这是记者在故宫采访时,最常听到的两句话。根植于传统文化,依托新技术,融入时尚元素,通过生活化细节缩短人们和博物馆的距离。故宫近年来的一些做法,让人脑洞大开。
 
  一边是“人海”,一边是“冰山”
 
  此前世界上没有一座博物馆,一年能接待1000万以上的观众。而在2012年,故宫开门迎接了1500万观众。人海的另一边,是故宫的珍贵文物藏品,像一座冰山隐埋在宫殿底下。截至2010年底,清理普查得出的“家底”是1807558件(套)
 
  今天,一名观众想要去故宫参观,第一步先登录故宫官网,查看是否有门票。逢旅游旺季,最好提前通过网络预约门票,实名认证后在线支付,预约当天持身份证“进宫”。
 
  为什么要限流人数?为何多一道网上程序?
 
  在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电脑里,有不同流量的对比照片。4万人时,太和殿广场疏疏朗朗;8万人时,人头攒动如赶集市场;峰值18万人时,偌大皇城被人海完美覆盖,俯拍过去,看不见一块完整的青砖。
 
  在限流之前,故宫观众数量每年持续增长。“此前世界上没有一座博物馆,一年能接待1000万以上的观众。而在2012年,故宫开门迎接了1500万观众。这无疑是一个世界级的挑战。”单霁翔说。
 
  人们如海水般涌来,如潮水般退去。镜头推得更近一些,根据故宫提供的数据,80%的观众游览路线停留在故宫中轴线。在导游小旗的指引下,60%的跟团游客前门进后门出,匆匆拍下到此一游的照片。
 
  而故宫的珍贵文物藏品,像一座隐埋在宫殿底下的冰山。
 
  十年前,即便故宫博物院内部也无人准确知晓,这里究竟藏了多少宝贝。故宫最近一次文物清点,历时七年。这是故宫首次彻底摸清了家底,藏品精确到个位数向社会公布。
 
  “我们对外宣布的数字是截至2010年底清理普查得出的1807558件(套),但实际上的数字会超过这些。”故宫学研究所所长章宏伟说。53000余件绘画、75000余件书法,28000余件碑帖……他如数家珍。
 
  章宏伟解释了1807558件(套)为何是一个被低估的数字。以甲骨为例,故宫博物院收藏总数初步估计有22463件,占世界现存殷墟甲骨总数的18%,而编号只用了4600多个号,绝大部分尚未进行科学化的整理与保护。
 
  再比如,乾隆的御笔诗稿。此前人们认为,中国古代最高产的诗人是陆游,写诗一万多首。如今经过对乾隆诗稿的整理,故宫学者可以确切地说,从古至今写诗最多的人是乾隆皇帝,一生写诗约46000多首。这些御笔诗全部得以保存,共46000多页,而清点编号只给了22个号。其他诸如1.8万余张清宫留存的老照片、2万多张玻璃底片等,均存在类似情况。
 
  故宫虽然历经劫难,家底仍然惊人。156000余件书画藏品,16万件铜器,32000件玉石器,还有金银器、珐琅器、织绣等等……不仅数量庞大,而且质量顶尖。“国家对文物藏品的分类为,珍贵文物、一般文物和资料。国内博物馆藏品通常是金字塔形,珍贵文物是塔尖。而故宫的藏品构成,是倒金字塔形,在180多万件文物中,属于国家珍贵文物的占93.2%。”章宏伟说。
 
  《石渠宝笈》特展引来故宫“运动会”
 
  人最多的那天,最后一位观众看完展览,已是凌晨四点,雄赳赳气昂昂走出午门。那个身影看着那么心满意足,单霁翔很想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坚持排队那么久
 
  今年5月14日至15日,《石渠宝笈》特展现象学术研讨会在故宫内的建福宫花园举行,学者们和亲历者回顾这场“现象级”特展,诸多细节值得玩味。
 
  《石渠宝笈》是清代乾隆、嘉庆年间的大型书画著录文献,共有三编四十四卷,著录了清廷内府所藏历代书画珍品。2015年9月8日开展,一期展览历时一月,在故宫内的武英殿和延禧宫,分两部分展出。其中,在武英殿展出的《清明上河图》是展品中的“明星”。
 
  王建南作为讲解志愿者,成了第一批进入武英殿观看的幸运观众。当他看完展览,11点出大门时,排队等待的观众已经到了断虹桥下拐弯处。他产生了很大的担忧,感到这是一次非比寻常的展览。
 
  没几天,单霁翔院长听办公室的人说,媒体上有了个新名词,叫“故宫跑”。《石渠宝笈》展看就看吧,为什么要跑啊,他赶紧到武英殿去看展览现场。
 
  院长一出现,观众提起意见来了。一位老人说,我70多岁了,一大早五点就来排队,排在故宫检票口最前面。结果没想到,一进门大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起来了。故宫大门离武英殿还有一段,我穿了一双球鞋,也没跑过年轻人,到武英殿门口,只能排在后边了。他说,你们故宫办一个展览,怎么跟运动会一样啊!
 
  故宫内部马上开了个小会,研究解决方案,怎么破解“故宫跑”的问题,如何疏导观众,如何安慰观众情绪,出现摔伤问题怎么办……两小时后,方案出来了:要办运动会,就好好办运动会。
 
  次日清晨,故宫正式售票前,各位“参赛”观众被分成若干组,按照先后顺序发放号码牌,由工作人员举着牌子,分组带队入场。志愿者们原本准备在展品前讲解,全部改为在场外等候区讲解。武英殿前的排队路线,围绕绿地树荫,安排了座椅。每隔几米,有牌子提示,此处距离进入武英殿还需等待七个小时、三个小时、一个小时……
 
  东南大学人文学院老师许丹,从南京出发来看展览,想要领略《清明上河图》风采,排队八小时,看了三分钟。她进入武英殿时,已是晚上十一点钟,进殿到展厅门口还需再排队,心中有些“悲凉”。深夜十二点,单霁翔出现在武英殿里,和观众聊天,并送来水和食物。工作人员回忆,当时故宫每天提供开水,给观众泡茶发放,半夜观众饿了,发出800包方便面。
 
  “世界上的博物馆,看展览发方便面的,可能只有故宫了。”始建于明朝的武英殿,平时并不对外开放,以往只在有展览时接待参观。故宫书画部工作的老专家,从来没见过书画展要排队。《石渠宝笈》特展给故宫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考验。《清明上河图》公开展出34天,约10万观众一睹真容。
 
  一年后,学者们探讨《石渠宝笈》特展现象,许丹提议,特展应引入独立的预约机制。济南大学文学院老师陈静指出,特展推出之前,应有更加周详的媒体前置公关预案,消除负面影响的同时,引导观众分流。
 
  记者作为一名普通观众,曾专程去故宫看展,当时即感到两个展区的冷热不均。特展设在延禧宫的部分,曲径通幽,移步换景,讲述《石渠宝笈》著录的书画来源、编纂人员、编纂体例、贮藏地点及其版本与玺印五个部分,展览故事性强,亦有宋摹本顾恺之《洛神赋图》等书画珍品展出。令人不解的是,相比武英殿的蜿蜒人龙,延禧宫竟几乎不用排队,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中国人民大学谷曙光老师,也提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2005年《清明上河图》曾在故宫展出,两次展览他都看过。十年前,《清明上河图》少人问津。彼时文物真品对面是一台新的电子设备,可以翻看画作扫描的高清数字版,为数不多的观众中,更多人对新技术有兴趣,远超过文物本身。
 
  纸寿千年,绢寿八百。宋代书画拿出来展出一次,需要回库房休养三年。章宏伟说,在中国古代绘画中,《清明上河图》当之无愧是人们最为熟知的一幅名作。以往《清明上河图》漂洋过海,在日本等国家展出时,也曾经引起观众排队观看的热情。然而国内观众对精品文物“排山倒海”式的热情,让故宫人始料未及。
 
  令单霁翔院长特别感动的是,来观看这个展览的观众,70%以上都是年轻人。特别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学生,是慕名而来,而不是来看一场热闹,否则忍不了七八小时的等待。
 
  人最多的那天,最后一位观众看完展览,已是凌晨四点,雄赳赳气昂昂走出午门。那个身影看着那么心满意足,单霁翔很想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坚持排队那么久。
 
  新技术拓展文博体验空间
 
  更具未来感的是故宫博物院端门数字馆,在这个场馆中,名家书法可以现场数字临摹,帝后服装可以在特制镜前上身“试穿”,名画中不同的鸟类不仅能动能飞能叫,还可“投食”
 
  《石渠宝笈》特展留给世人的惊鸿一瞥,仅露出故宫馆藏的冰山一角。
 
  这次特展像是砸开了一颗美味的核桃,留下很多值得玩味之处。人们的文化观念和文化消费习惯正在发生改变,对高品质的文化欣赏需求近乎饥渴。
 
  故宫的“冰山”之大,在于这座宏伟宫殿里每一座建筑、每一段桥梁、每一件陈设、甚至屋顶的脊兽都承载着不可复制的历史符号。包括殿堂原来的格栅(窗户)上,不少贴着著名大臣刘墉、纪晓岚乃至皇帝的手笔,数量近万。
 
  “近几年的工作实践,让我有一个很深刻的感受:一个好的博物馆,关键并不在于有很大的馆舍,并不完全在于有多少丰富的藏品,也并不完全在于有多少观众数量。”单霁翔说,如果馆舍空间没有充分地开放,大部分是封闭的,如果藏品得不到观赏,大部分是藏于库房的,这样一座博物馆仍然是有缺憾的。故宫博物院要成为世界一流博物馆,需要强化自身的社会教育影响力,增强故宫文化传播力。
 
  要增强文化传播力,严肃刻板地说教在今天这个时代行不通了。怎样利用最新的技术和传播手段,把中国故事讲好,故宫的一些做法让人脑洞大开。
 
  “紫禁城宜赏、宜游、宜发呆,品品古建,聊聊展览,无论怎么逛,先拿一份独家参观指南,总有一款适合你。回复序号,你懂得……”
 
  关注微信公众号“微故宫”,发来的第一条信息语气俏皮。这里提供故宫主要建筑完整的导览词,发送“太和殿”、“断虹桥”等想要了解的建筑名称,不仅有语音和文字介绍,还能观看3D实景。
 
  目前,故宫养心殿正在进行为期五年的保护修缮。这座故宫里人气最旺、故事最多的建筑,再度开放要等到2020年。
 
  “千里之外飘洋过海来看它的小伙伴们怎么办?!”今年4月底,微故宫上推出了“V故宫”项目,用手机点击网址进入,如身临其境,甚至踏入三希堂内部,每一块匾额,每一幅画,每一件家具都在眼前,比此前隔着被游人手掌摸花的玻璃观看,还要清晰和亲近。
 
  更具未来感的是故宫博物院端门数字馆。这座新型的数字展厅,坐落在故宫博物院端门之上。立足于真实的古建和文物,通过精心采集的高精度文物数据,结合严谨的学术考证,把故宫文物和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再现于数字世界中,揭示文物藏品背后的故事。
 
  在这个场馆中,宫殿建筑小巧雅致的室内空间、质地脆弱难以展出的文物珍品、实物展览中无法实现的互动体验,都以数字形态呈现。
 
  名家书法可以现场数字临摹,帝后服装可以在特制镜前上身“试穿”,名画中不同的鸟类能够鸣叫,叫声经由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配音,婉转精准,你大概很难想象到,画中的鸟儿不仅能动能飞能叫,竟然还可“投食”。
 
  故宫近年来资助研发的几款APP,从《胤禛美人图》、《韩熙载夜宴图》、《每日故宫》到《清代皇帝服饰》、《故宫展览》等8款应用产品,取得了平均下载量上百万的成绩。据了解,故宫博物院坚持由本院数字产品研发团队策划推出APP应用。资料信息部是负责在线数字展示的团队,像一个“数字编辑部”,精心选题,把专家的研究成果“翻译”成观众乐于接受的形式,形式更加口语化,形象更亲和。
 
  在重现宫廷生活审美情趣的同时,和现代生活毫无违和感,观众对故宫数字产品的评价是“细节控”、“萌萌哒”。在赛博空间,故宫的建筑和藏品找到新的载体,有了更广阔的延伸和拓展。
 
  皇帝“卖萌”生产力惊人
 
  当皇帝、后妃一起歪着头卖萌,生产力惊人。截至去年年底,故宫文创产品达到8683种,营业额超10亿元。人们“把故宫文化带回家”的心愿,来源于其“根植于传统文化,紧扣流行文化元素”
 
  “朕亦甚想你。”当济南女青年赵璐打开好朋友送来的生日礼物时,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
 
  折扇合拢是个奏折模样,打开后,扇面以明黄色做底,一面为雍正御笔批语“朕亦甚想你”五个大字,另一面为年羹尧所书密密麻麻的奏折。拿着这把扇子,赵璐感觉:“太有范儿了,好像皇帝的感觉!”
 
  这把折扇正是来自故宫的文化创意产品,此系列“御批折扇”,还包括“朕就是这样汉子”、“朕亦心寒至极”等。据“故宫淘宝”网页数据显示,在过去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折扇已售出4000多件。
 
  当皇帝、后妃一起歪着头卖萌,生产力惊人。近600年的紫禁城,正在寻找新的打开模式。打开互联网,故宫在承担文化事业功能的同时,推出贴近生活时尚的文创产品,受到市场的热情回应。截至去年年底,故宫文创产品达到8683种,营业额超10亿元。
 
  这样的营业额由“线下”转为“线上”来共同实现。
 
  故宫博物院在红墙内古建筑区域,开展“去商业化”行动,拆除了昔日占用古建筑的商店临时建筑,还古建筑以尊严。在红墙外的东长房区域,设置“故宫文化创意体验馆”,作为观众离开故宫博物院前的“最后一组展厅”,很多观众从这里购买文化创意产品,实现把“博物馆文化带回家”的愿望。
 
  在“石渠宝笈特展”举办期间,故宫还推出了仿真书画系列产品,绝大多数为国家一、二级文物复仿制品,涵盖了隋唐以后历代中国书画珍品。武英殿书画馆设立的随展销售,每天超过10万元,创下了临时展览文化创意产品的销售纪录。
 
  10亿元的销售另有一支来自互联网的生力军——“故宫淘宝”。“故宫淘宝”2010年10月1日正式上线,由中心销售科管理,在“故宫淘宝”上售卖的产品是从中心研发的几千种文创产品里精选出来的,具体数量约200种。
 
  为了配合销售、推广的需要,每当有新产品推出时,“故宫淘宝”官方微信、微博都会发文推送。这些“大内段子手”善于锦上添花,虽然内容更新地并不勤快,但每篇转发量巨大,阅读量动辄超过10万人次。
 
  运营官微的团队主要以年轻人为主,有90后,也有80后和70后。“但是不管几零后,都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厚的兴趣和热情,且都有一些文学的功底。”工作人员介绍,在具体工作时,以团队配合为主,例如学文史的,会帮忙搜集各类史料;学编剧或文学的,会负责撰写稿件。
 
  “故宫淘宝”官微最近的一篇文章为《朕这里有本秘笈》,内容是五月养生指南,文末推广故宫设计的端午礼品。
 
  官微工作人员说,做这种文章,比做正经文章更难,看上去像段子,内容又非常严谨,因此需要团队配合来完成。文章里用到的史料,都是来自正史,有据可查。每篇文章推出时,都会经历前期计划、内容审批、内容发布、统计分析及推广五部分工作,以确保推广的效果,并通过受众的反馈来改进工作中的不足,为下一阶段工作提供信息的依据。
 
  而故宫推出的文创产品,之所以让人有“把故宫文化带回家”的心愿,因其定位是“根植于传统文化,紧扣流行文化元素”。单霁翔院长在一次讲话中提到:“只有社会大众能够乐于享用的产品,才是好的文化创意产品,将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相结合,才能有效缩短消费者与博物馆文化的距离。”
 
  以前的故宫文化创意产品,主要由故宫博物院相关部门提出文化创意产品需求,再交给社会上的合作单位完成产品的设计、制作。故宫工作人员表示,“这种完全外包的工作模式虽然可以节省文化产品的研发成本,但生成的文化产品往往缺乏创意,对于故宫文化的理解与表现不够准确,有的甚至与故宫文化严重偏离,只能算是一般的旅游纪念品。”
 
  曾几何时,全国各旅游景点出售的纪念品大同小异,很多博物馆至今仍面临这样的困扰。故宫博物院文化创意产品在注重文化深度挖掘的同时,也注重统一产品的整体格调。
 
  目前“故宫博物院院藏牡丹题材文物特展”正在斋宫和延禧宫展出。单霁翔在翻看故宫文物照片时,偶然间发现一件有牡丹元素的文物藏品没能列入展出,他感到有些可惜,那是一件绣着牡丹的狗服。
 
  清朝皇室很喜欢狗,清宫内务府曾专门设置养狗处,管理养狗事务。乾隆皇帝把他喜欢的十只狗让画家画了《十骏犬》。慈禧太后曾命宫中内务府造办处为她宠爱的狗制作漂亮的狗衣。
 
  自古以来,中国宫廷生活无疑走在当时社会生活的时尚最前沿。这也激发了故宫文创团队的灵感。如果今天城市街头的爱犬,穿着来自故宫的狗服出来遛遛,是不是挺拉风的一件事?将文物展品与文化创意产品相结合,对随展系列产品进行延伸研发,也是故宫文创产品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年秋天,故宫还将举办院藏菊花题材文物特展,届时带有菊花图案的创意狗服有望面世。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