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再亮红灯 漩涡中的乐视体育会被战略放弃吗

2017-05-04 11:02:27    所在频道:  财经频道    来源: 腾讯科技   作者 :   李儒超
  “抱歉了,各位准备一起熬夜的朋友!”3日早间,乐视体育并未如期直播凌晨2:45欧冠皇马和马竞半决赛首回合比赛,负责解说这场比赛的足球评论员詹俊就和普通观众一样,突然接到了乐视体育发来的赛事取消通知。
 
  对于买了乐视体育会员的用户而言,官方的抱歉远远不够;外界大多猜测,这极有可能意味着乐视体育已经丢掉了欧冠版权。
 
  如若乐视体育再次失去欧冠版权,加上此前丢掉的亚足联、中超等版权,乐视体育手上的重量赛事将只剩下英超一项。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英超,播出方也包括乐视体育、PPTV、新英体育、百视通等多家,乐视体育并非独播。
 
  不过,接近欧冠版权方的相关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一切尚未尘埃落定,有乐视体育内部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目前公司内部财务紧绷,欧冠很有可能是分期付款出了问题,版权方掐断信号进行抗议。
 
  而在今日午间,詹俊再次发表微博称,欧冠第二场比赛明日凌晨2:35将在乐视体育如期播出。随后乐视体育旗下乐视足球转载了这条微博。
 
  截至发稿,乐视体育官方仍未对该事件发表任何形式的回应。
 
  业界关注的焦点在于,连续放弃重要版权的乐视体育何去何从?未来在乐视生态中,体育又将扮演什么角色?
 
  版权危机不断
 
  乐视体育的版权危机已经进入了第二轮。
 
  早在去年11月的ATP网球巡回赛上,版权方就曾因乐视体育资金不到位,将ATP上海网球大师赛的直播信号掐断以示抗议。但短暂的不愉快后,乐视体育又与ATP运营方重归于好。
 
  此后乐视体育方面曾表示,该事件后,ATP版权方不仅很快恢复了乐视体育的信号,其与乐视体育合作还将持续到2020年。
 
  然而,这一承诺可能难以兑现。腾讯科技了解到,因为拖欠ATP方面账款,ATP近期极有可能已单方面中止与乐视体育的转播合同,截至目前,乐视体育已连续两周无法播出ATP比赛。
 
  这只是乐视版权危机的一个缩影。在去年12月25日,英超版权方新英体育也曾向乐视体育用类似的方式以示抗议,但所幸,在历经多次“催债”后,双方终于达成分期付款协议,这项公开矛盾并未以乐视体育丢掉英超收场。
 
  但进入2017年后,亚足联先是在2月份宣布与乐视体育解约,原因是乐视需在2017年1月1日前支付亚足联第一年2675万美元的费用,但乐视无力支付。在赛事停播12小时内,亚足联就发表解约声明,并未给乐视体育留下太多补救余地。
 
  此后,乐视体育此前据称花费27亿元拿下的2016和2017两赛季中超版权,在即将进入第二个年头时再次因账款问题与版权方合作破裂,独播权转由苏宁体育接手。
 
  相关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由于乐视体育接连丢失版权,更多版权方开始担忧乐视体育的版权分期款将无法兑现,“催债”造成的账款挤兑已经成为乐视体育迫在眉睫的问题。
 
  孙宏斌干预:乐视体育或被战略放弃?
 
  如今的局面对于一年前才融得80亿元B轮的乐视体育本不可想象。2016年4月,乐视体育获80亿B轮融资,投前估值为135亿,投后估值为215亿元,新进入的股东一共持股达37.2%。
 
  然而这笔高达80亿元的融资,并未完全进入乐视体育账目。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此前在接受腾讯科技独家专访时给出的解释是,“当时控股给体育借了很多钱,体育融完资之后也有一部分钱还给控股了。”
 
  在今年1月份的电话会议中,乐视网新晋二股东孙宏斌却透露,乐视体育80亿元的融资中有30亿元用在了别的地方,乐视体育正洽谈一笔30多亿元的新融资,融资到位后,危机将解除。
 
  但这一B+轮融资最终也因领投人临时退出无疾而终。没有新融资进入的乐视体育只能接受孙宏斌“开源节流”的方案。
 
  这在中超一案中已经初步显现。在3月28日融创业绩会上,孙宏斌喊话,乐视体育做中超就是一个错误,“中超本来就不该做,投了13亿,亏了5亿。你不能因为说老百姓喜欢看就做,这是个买卖,你这么做就不对。”
 
  当时,这是孙宏斌第二次公开批评乐视体育。在今年1月16日,孙宏斌已经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直言买中超没有意义。
 
  这次批评不久后,乐视体育就丢掉了包括中超、亚足联的一系列赛事的独家版权。不仅如此,一直负责乐视体育版权采购的COO于航也几乎在同时悄然离职。
 
  一系列变动,已经或正面或侧面的体现了爱提“买卖”这个词的孙宏斌的意志----放弃大买版权战略,最起码,不能再大笔亏损以伤及整个乐视体系。
 
  版权之后,UGC能成救世主?
 
  然而,这对于曾经大肆鼓吹核心版权壁垒的乐视体育几乎不可想象。于航此前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曾表示,相对于同行,乐视体育最大的优势在于全面的版权矩阵,这是乐视体育做付费的底气。
 
  但在去年按照计划上线乐视体育会员后,版权壁垒这个先决条件却一朝崩溃,会员的含金量骤然下跌。
 
  而会员,原是资金危机前,2017年乐视体育盈利的希望。
 
  乐视体育正变得岌岌可危。在孙宏斌眼中,能赚钱的业务才是好业务,这使得孙宏斌对接近盈利的乐视电视青睐有加,注入重金;相反,在乐视体系中尚在大手笔投入期的体育便成了最佳反例------在整个乐视体系都缺钱的现在,孙宏斌并不打算向乐视体育投入一分钱,资金上的严苛,促成了乐视体育短时间内版权资源的集中流失。
 
  这样的好处在于,乐视体育的亏损势必将大幅减少。但问题在于,一旦没了核心版权,原本依靠版权起家的乐视体育还会有什么?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给出的方案是做UGC。
 
  在这一战略中,乐视体育此前收购的章鱼直播至关重要。目前章鱼直播主打“全民原创互动的体育直播”,换句话说,也就是乐视体育正在把公司方向由需要大笔投入才能拿下的版权内容,转向相比之下成本极低的UGC用户直播。
 
  但相比“看比赛”这项体育领域的刚需,这项看起来更像是版权赛事补充的UGC替代方案,多少难有说服力。
 
  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近乎被乐视体系战略放弃的乐视体育可能并不会走得太远。接下来,外部资金能否进入,将成为最大变量。
 
  除去已经搁浅的B+轮融资,乐视体育在资本层面的一个可选选项,便是积极准备上市。
 
  腾讯科技了解到,早在2015年底、2016年初战略新兴板被热炒时,乐视体育当时曾积极备战;然而随着战略新兴板的取消,此后一年时间内,乐视体育再无上市动作。
 
  但乐视体育距离曾经约定的上市日期并不远了。
 
  此前根据多家私募机构流出的资料,乐视体育公司原股东(乐乐互动、北京鹏翼、乐视网)共同承诺,乐视体育必须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否则,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并由各投资方分别单独决定)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的两个月内,并按照“全部投资款+12%/年(单利)计算的最低收益”,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乐视体育公司全部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如若这一条款被兑现,后果不堪设想。为此,乐视体育已经在做一些努力。
 
  据媒体报道,从今年2月起,乐视体育加入了中体产业的股权争夺战。但在4月16日,中体产业公告了控股权转让结果,称“本次公开征集未能产生符合条件的意向受让方”,包括乐视体育在内的四家竞标者全部出局。
 
  业内人士猜测,乐视体育可能本打算通过中体产业快速借壳上市,但结局受挫。截至目前,仍未看到乐视体育更具实质意义的上市进展,乐视体育还能否挺过这场危机?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