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美国工厂》拿下奥斯卡 这部作品拍了啥

2020-02-11 12:36:00    所在频道:  行业评论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211/20200211125250335.png
《美国工厂》拿下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2月10日,第92届奥斯卡颁奖礼举行,由奥马巴跨界投资的《美国工厂》拿下最佳纪录长片奖项。
 
  导演Steve Bognar和Julia Reichert在上台领奖时表示:“工人们的境遇越来越难了。我们相信情况会变好,只要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并用中文说:“谢谢曹德旺。”
 
延展阅读: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211/20200211125250942.jpg
《美国工厂》


  奥巴马跨界影视圈的第一部片子《美国工厂》,拍的是什么?
 
  2019年8月21日,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投资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上映,迅速引起广泛关注和极大反响。
 
  这是奥巴马担任制片人后的首部纪录片,讲述了中国企业福耀玻璃在美国创建工厂、为当地带来就业的故事。该片由史蒂文·博格纳尔(Steven Bognar)和朱莉娅·赖克特(Julia Reichert)执导。从2015年2月至2017年12月,他们在福耀玻璃美国工厂蹲点3年,拍摄了长达1200个小时的镜头。
 
  “铁锈地带”的残酷现实
 
  故事发生在美国中西部“铁锈地带”的俄亥俄州代顿市。那里曾经是通用汽车的厂区,汽车制造业兴旺发达。
 
  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通用汽车申请破产保护,通用在代顿的工厂关闭。这对重度依赖这座工厂的当地就业造成巨大打击,1万个岗位消失,2000多个家庭失业。
 
  转机出现在2014年年底,中国企业福耀玻璃投资6亿美元,在通用旧址开办了福耀玻璃美国工厂,并承诺给当地美国人带来5000个就业机会。
 
  这原本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新工厂将给代顿的失业家庭带去希望,而在美国办厂也将大大降低福耀的运输成本。
 
  但这家由中国人开办的美国工厂却遭遇了巨大困难。在中方工作人员看来,美国同事的工作速度慢,沟通成本太大。而美国员工则抱怨中国公司纪律严苛,重复性的工作太枯燥、不够人性化。
 
  随着双方矛盾激化,美国工人们开始寻求组建工会,而福耀中国高层则通过疏堵结合,力图终结这场“运动”。
 
  影片最后,当老板曹德旺再次前往代顿工厂视察时,一位负责自动化的高管正在向他介绍,一些区域的工人正逐步被全自动化的机器取代。
 
  一些媒体指出,代顿蓝领中产阶级困境的背后,是中美制造业格局的改变、竞争力的转换。福耀进军美国,是中国制造业走向全球化的一个缩影。
 
  美国《福布斯》杂志评论称,《美国工厂》反映了全球化时代下的残酷现实——美国工人的未来并不光明。在代顿,如果没有符合市场需求的技能,美国工人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更糟糕的是,随着企业自动化的升级,即便是低薪低要求的岗位也在减少,许多美国工人的薪水还没有10年前高。而在美国,还有不少像代顿这样的城市。
 
  中美文化鸿沟
 
  看过纪录片的人都对影片中所展现的中美文化差异记忆犹新,那些温馨、搞笑、甚至令人无奈的片段无不引人思考。
 
  “我们将融合两种不同文化,中国的文化,和美国的文化,”一位福耀玻璃美国工厂的美籍宣讲人员穿行在求职者中,展望着新工厂的未来。
 
  然而谁都不曾预料,要在一座美国的工厂里,真正融合这两种文化,远比将纯碱、石灰石和石英砂熔化在一起要困难得多。
 
  例如,中美两国工人的工作节奏完全不同:美国员工一个月休息8天,加班免谈,还要求更好的工作环境、更高的薪水;中国员工可以如机器人般地长时间工作,可以要求其加班,很少休假,从不抱怨。
 
  两地工友们的诉求也存在差异:在美国工厂当叉车操作员的吉尔不愿再寄宿在朋友的地下室,重新上岗后,她又能支付每月480美元租金的公寓了,可以重新过上“独立而自由”的中产生活;而在福建省福清市,福耀总部的一位女工每年只能回家一次,为的是给儿女带来更好的生活。
 
  中美企业在管理方式上也截然不同。为提升生产效率,福耀集团邀请几位美国高管到中国总部参观,军事化般的管理让美国人瞠目结舌:工厂内循环播放着原创的“司歌”,每天开工前员工们都要列队报数,公司年会上还为员工举办集体婚礼……回到代顿后,几乎没有任何企业文化建设,美国高官们尝试在开工前列队集合,但“团建”收效甚微。
 
  法新社称,《美国工厂》聚焦的不只有美国“铁锈地带”的经济困境,还有中美两国之间的文化鸿沟。新工厂利润不达预期的背后,展现出中美两国工人在工作诉求上大相径庭,也体现双方在企业管理模式上的磨合与困惑。
 
  两位导演在接受《纽约客》采访时说,两国工人在态度和做法等许多方面的不同源于各自的不同文化。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中国经历了快速发展,使数百万人从贫困转向中产阶级。“而我们的中产阶级却变得更糟,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正在走下坡路,在中国则恰恰相反。”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0211/20200211125251801.jpg
《美国工厂》
  一个好故事
 
  《美国工厂》是奥巴马与夫人米歇尔转行影视圈后,与Netflix合作发行的影片处女作。
  
因此,该片在正式上线后受到极大关注。英国《卫报》刊文称:“奥巴马的第一部电影会成为今年最具影响力的纪录片吗?”
 
  美国《华盛顿邮报》则称:“当一位中国企业家在俄亥俄州开设工厂后会发生什么?这部纪录片给出的答案可能会让你惊讶。”
 
  权威影评人网站Metacrtic给《美国工厂》打出了76分的不错成绩。美国《银幕日报》则评论道,这部影片“是对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文化和经济冲突的轻松审视”。
 
  一些外媒还注意到: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特朗普不断推崇“美国优先”的背景下,这个讲述中美企业者携手并进的故事更显得意味深长。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报道中写道:“这可能是奥巴马对其继任者所推行的政策表达不尽认同的方式。”
 
  这部纪录片在此时开播也别有意味——俄亥俄州正是特朗普的票仓,他曾承诺给当地工人带来再就业机会,然而中美贸易摩擦却导致中国对美国投资骤减,像福耀这样的“美国工厂”反而成为当地仅存不多的“重要生命线”。
 
  还有媒体依据奥巴马一贯的政治立场分析称,奥巴马主张经济全球化,而纪录片中中美经济交往的实例也说明,全球化不是美国经济的毒药。
 
  但奥巴马只是在推特上表示,他和米歇尔选择《美国工厂》,是因为这是一个好故事,“一个好故事可以让你有机会了解别人的生活,它可以帮助你找到共鸣”。
 
  的确,在影片所表达的经济、文化等主题之外,观众还可以找到关于家庭、友情等情感共鸣。美国员工们努力地学习基本的中文和生产术语,邀请中国员工到家里聚会、烧烤、钓鱼、打枪,就像家人一样。
 
 
  而在福耀总部年会举行集体婚礼时,一位美国高管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我感到,我们是一个巨大的星球,一个有些分裂的世界……但我们仍然是一体的。”
 
  据悉,奥巴马夫妇于去年成立了影视制片公司“高地制片”(Higher Ground Productions),将与Netflix合作推出7部系列电影电视。《美国工厂》是其推出的第一部纪录片。
 
  奥巴马夫妇此前在声明中表示,成立高地是“为了加强讲述的力量”,“我们相信每一个作品不只是娱乐,更起到教育、连接和启发我们的作用”。(上观新闻)
 
  《美国工厂》拿下奥斯卡 奈飞征服了谁

  最佳影片奖的风头被《寄生虫》抢走,但并不妨碍奈飞凭借《美国工厂》在奥斯卡占据自己的一席之地。凭借着当初掀起的一股关于“中美两国工厂模式”的讨论,《美国工厂》或者说是奈飞成功拿下了奥斯卡的最佳纪录长片奖。对于奈飞来说,在流媒体如日中天的背景之下,在奥斯卡这个“战场”上攻占好莱坞似乎只是时间问题。更何况,从去年的《罗马》到今年的《美国工厂》,奥斯卡向流媒体敞开怀抱的趋势早已不言而喻了。
 
  “陪跑”最佳影片
 
  对于奈飞来说,今年的奥斯卡之路有些喜忧参半。当地时间9日晚间,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在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举行,24项大奖一一揭晓。由奈飞出品、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投资的原创纪录片《美国工厂》获得了奥斯卡的最佳纪录长片。
 
  “感谢曹德旺。”在领奖时,《美国工厂》导演Steve Bognar和Julia Reichert用中文如此说道。去年8月,该纪录片一经上映,就掀起了一场关于“中美两国工厂模式”的多维度讨论。此外,劳拉·邓恩因在奈飞电影《婚姻故事》中扮演一名浮华的离婚律师而获得最佳女配角奖,这是《婚姻故事》六项提名中唯一获得的奖项。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今年奥斯卡的最大赢家非韩国电影《寄生虫》莫属,不仅拿下了奥斯卡的最佳影片奖,还将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及最佳原创剧本三项重要大奖一同收入囊中,而《寄生虫》也成了首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片。
 
  相比起来,此前一度被认为是种子选手的《小丑》仅拿下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原创配乐两项大奖,而奈飞出品的《爱尔兰人》则延续了金球奖时候的噩运,最终颗粒无收。此前,《小丑》获得了11项提名,《爱人兰人》获得10项提名。
 
  奈飞的收获
 
  奈飞与奥斯卡的故事,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事实上,奈飞在奥斯卡的重要转折就发生在去年。第91届奥斯卡奖提名名单中,奈飞的黑白传记片《罗马》获得10项提名,领跑奥斯卡奖争夺战,但在最后关头,《罗马》却输给了《绿皮书》,与最佳影片奖失之交臂。
 
  一个需要补充的关键背景是,《罗马》也是奈飞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作品——在这之前,虽然奈飞的电影也曾获得过奥斯卡提名,但主要聚集在纪录片领域。最终,《罗马》虽然未能摘得最佳影片奖,但却一举拿下了最佳摄影、最佳外语片和最佳导演三项大奖。这意味着,流媒体向好莱坞的进攻,似乎已经正式开始。
 
  经过了《罗马》的前站,奈飞更加坚定了对奥斯卡的冲击。上个月公布的第92届奥斯卡奖提名名单中,奈飞以24项奥斯卡提名的成绩超过了今年获得提名的所有其他媒体公司,而这也是奥斯卡奖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状况——流媒体服务公司成了获奖提名最多的公司。对于获奖的感受及流媒体冲击奥斯卡等方面的内容,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奈飞,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一直以来,因为绕过院线,只在自家平台上播放作品的奈飞备受批评和排斥,也因此与各项大奖无缘,但从《罗马》开始,奈飞在计划上似乎变得更加灵活,比如为了冲击奥斯卡,《罗马》选择了先线上后线下的方式。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奈飞以原创IP为主,提名奖项之多算是颁奖机构对其原创内容的认可,也透露出在影视内容方面积极支持原创的信号,但颁发奖项的时候,不仅要从影视内容方面进行考量,也要注意影片是否有引导性的社会意义,社会影响力、观众喜爱度等其他维度的内容都需要有所体现,整体上来看,颁奖机构支持原创,但奈飞原创内容形成的文化价值观可能还与评奖委员对其的期待有所差距。
 
  流媒体的未来
 
  攻占好莱坞,这似乎是奈飞想要传递出的重要信号,毕竟对于奈飞来说,征战奥斯卡堪称一大目标,而在奥斯卡上取得一席之地所带来的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去年,在《罗马》获得三项奥斯卡奖的第二天,奈飞的股价便上升了1.5个百分点。而奈飞的全球订户数量,也在此后有了明显的提升。
 
  而奈飞背后贴着的流媒体标签,更让这场争夺战变得意义非凡。《罗马》参战的那一年,正是娱乐行业剧震的时候,奈飞在流媒体行业里一家独大,迪士尼、康卡斯特和华纳兄弟等传统电影公司成了受影响最大的一批企业。但情况在2019年出现了巨大的反转,行业整合接近尾声,更多巨头入局流媒体,随着Disney+的推出,奈飞迎来当头一棒,无论是内容还是价格,都对奈飞形成了莫大的冲击。
 
  去年12月,还有分析师将奈飞的评级从“持有”下调到“卖出”,按照分析师的说法,如果奈飞不调整定价策略,2020年可能最多损失400万美国付费订阅用户。如今,在最佳动画长片奖上,奈飞的第一部动画片《克劳斯》又败给了迪士尼的《玩具总动员4》,对Disney+来说,又是一次助力。
 
  流媒体的众神之战还将继续,只是从奥斯卡这里,不难发现些关于未来的端倪。杨世界认为,奈飞原创影视作品获得奥斯卡提名对未来的流媒体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这证明未来长期市场竞争中,奈飞提名奥斯卡在内容原创方面及社会影响力方面有一定的拐点作用。杨世界补充称,虽然大家目前也去院线观看电影,但一些排片类的因素对好作品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有的好片子受制于其资源,导致排片偏低都有可能。而在线播放是全域的,可以说在线播放是未来更能促进好产品诞生的土壤,而流媒体也可能是未来奖项重点诞生的地方所在。(记者 杨月涵)
 
  · 新闻链接 ·
 
  韩国影片《寄生虫》笑傲第92届奥斯卡奖
 
  第92届奥斯卡奖颁奖礼9日在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举行,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黑色喜剧片《寄生虫》一鸣惊人,揽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以及最佳原创剧本四项大奖。
 
  在九部影片激烈角逐的最佳影片之战中,《寄生虫》击败大热门《1917》以及《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小丑》《婚姻故事》《小妇人》等强敌,成为奥斯卡奖史上第一部夺得最佳影片的外语片,也是第一部夺得奥斯卡奖项的韩国影片。奉俊昊在最佳导演争夺中出人意料地击败了《1917》的导演萨姆·门德斯,门德斯在今年此前的各大颁奖礼中摘取了多项重量级最佳导演桂冠。
 
  《寄生虫》去年首次亮相就为韩国电影首次揽获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奖。在今年的好莱坞颁奖季中,《寄生虫》也是诸多奖项常客,包括成为首部夺得美国影视演员协会奖电影类最佳群戏奖的外语片。
 
  《寄生虫》讲述韩国贫民阶层的一家四口通过各种手段进入一个富豪家庭工作,在一系列意外之后发生激烈冲突。影片将韩国社会贫富阶层的巨大差异与对立展现得淋漓尽致。(北京商报)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原创稿件或作者授权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