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大家单田芳的“平民”精神

2018-09-19 14:43:41    所在频道:  行业评论频道    来源: 农民日报   作者 :   杜浩
  原标题:评书大家单田芳的“平民”精神
  
  近日,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辞世,引发文化媒体、众多网友和听众的悼念和缅怀。
  
  我们知道,单田芳评书代表作《三侠五义》《白眉大侠》《隋唐演义》《水浒外传》等,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曾有一个时期,他那极具磁性的低沉沧桑浑厚的声音“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每天中午和傍晚都会回荡在城镇和乡村的大街小巷、出租车上,以及那些手握收音机的学生、农民、工人中间……有听众说,对于许多60后、70后、80后的人来说,评书是陪伴他们走过童年的大众文艺,跟现在年轻人疯狂“追剧”一样,是那个时代的文化记忆。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1954年,单田芳先生走上舞台,说书六十余载,听众多达六亿。“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家喻户晓的单田芳,说了半个多世纪的评书,几乎讲尽英雄传奇、才子佳人的故事,而单田芳本人的一生也是颇富传奇、精彩绝伦。
  
  有位青年评书表演艺术家赞扬单田芳:“他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可以说是影响了三四代人。对于单田芳先生在评书界的艺术贡献,第一继承了一百多部传统的评书,同时也在发展。过去评书都是古代的故事,他发展了近现代的故事。而且单田芳先生的艺术比较亲民,接地气。”
  
  中国曲协主席姜昆说,单先生是评书大家,他的作品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快乐、知识和智慧,他用语言塑造的艺术形象生动而鲜活,令人难忘。
  
  单田芳不仅是评书大家,也是文化大家。和袁阔成先生一样,他也是“有平民精神的评书大师”。笔者以为,单田芳的身上,这种“平民”精神,那种执著于评书艺术的承传的奉献精神,是留给我们后人的一种艺术尊严和精神财富。
  
  单田芳的评书艺术作品来自生活、源自民间,把握艺术气脉、跟随时代发展,以鲜明的大众化语言特色获得了人们的喜爱。
  
  他的评书也将不同领域和地域的人们聚在一起,据说最多时每天有1亿人在听他讲故事。这样的一个听书文化群体,非常广泛,有公务员、单位职员、知识分子、个体经商户(包括摆摊做小买卖的)、工人、农民、士兵、学生、打工者、下岗工人等,他们都是平民百姓的组成部分。单田芳的评书来自民众,又说与他们。单田芳所说的关于大侠江湖、侠肝义胆、扶困济危这类评书内容,再加上他的平民精神气质,更适合说给这些普通民众来听,以至有人感叹单田芳在民间的影响力甚至超越金庸……
  
  “平民”精神和英雄理想
  
  单田芳在自传中讲道,“我觉得我的故事得写出来,从大处说年轻人可以了解历史的苦难,珍惜现在的生活。从小处说可以告诉大家如何干一行,爱一行……”他始终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平民百姓、草根艺人”的社会角色中,认为自己与这个社会阶层具有天然的血脉联系。
  
  单田芳具有英雄情怀和英雄理想。他从《三国》《隋唐》《大明英烈》,一直说到红色经典。书里有这么多英雄,生活中真正的英雄是什么样?他说“这一辈子下来,我崇拜的是见义勇为拔刀相助,扶困济危雪中送炭,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做到了,你就是英雄。”这种英雄观,朴素自然,充满民间英雄色彩,充满平民百姓的侠义肝肠、英雄气胆。
  
  单田芳来自民间、来自底层,他更懂得社会下层的生活、民间百姓生活的艰难。单田芳的一生大起大落、跌宕起伏。他青年时期亲历了战乱,也目睹了家人困顿,因此他才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珍惜每一次说书的机会。他说“一辈子想来,人间的苦,大部分我几乎都受过,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过。回过头来,我觉得挺光荣、挺自豪,就因为我受过那么多苦,我从那里头锻炼过来的,我不娇气,再苦我也不怕”。这些经历的底层社会生活、际遇、命运,决定了他的艺术精神,是为人民大众服务,是为底层民众提供文化精神食粮。
  
  2012年,单田芳获得了第七届中国牡丹奖终身成就奖。拥有无数听众的单田芳先生,用整个演艺生涯诠释了“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他不重虚名头衔,而看重百姓的“口碑”、大众的认同。这种“平民”精神、“平民”意识,正是他的艺术生命力的基础所在!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