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手艺好质量没落 陕西文物复仿制亟需突破现状

2016-12-26 09:06:27    所在频道:  行业评论频道    来源: 国际在线   作者 :   杨舒曼
  12月中旬,国际在线陕西频道来到了建在耀州窑遗址上的铜川耀州窑文物复制厂。这里早已没有“十里窑场”的盛景,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萧条。
 
  “做一个小件的文物复制品,就像青釉提梁倒注瓷壶的复制品,现在放到西安街市上去卖,一件能卖个20元左右,而且买的人越来越少,基本都卖不动。”一个烧窑工人无奈的说道,“可是连我们的工艺都不止20元啊!”
 
  从高潮到低谷 陕西文物复仿制如一潭死水
 
  “兵马俑要不要?兵马俑要不要?一盒10块,送亲戚好友都可以。”去过兵马俑的游客,似乎都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在景区周围,有许多中年妇女提着所谓的仿制兵马俑在售卖,通常的标配是四个人俑再加上一个马俑。没人买怎么办?降价!5元一套、甚至2元一套都是常事。可是大家不知道的是在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文物复仿制品刚刚兴起,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复仿制一个原大的兵马俑可以在市场上售卖到4-5万元,现在卖5000元都少有人问津。
 
  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青釉提梁倒注瓷壶,典型的耀州窑出品。2000年前后,复仿制的原大倒注壶能卖600元一个,现在卖20元都没有人买。
 
  再说说让西安人引以为豪的唐三彩。20世纪90年代,唐三彩几乎是每个家庭必备的家庭装饰品,用现在比较通俗的话来说“谁家还没有个唐三彩的马和骆驼。”。据了解,现在的唐三彩马和骆驼绝大多数都陈列在博物馆商店里,可是仔细问问产地,都是河南洛阳出品,早已和西安没有关系。
 
  这些年,陕西的文物复仿制可以说经历了一个“兴起-高潮-低谷”的时期,而现在就处于低谷时期。为什么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国际在线陕西频道采访了陕西历史博物馆文化部副部长邱刚。在采访中他说道,文物复仿制品是文创产品的一部分,刚刚兴起的时候它卖的是独一性和精湛的手艺。80年代改革开放初开始,文物复仿制的主体是军工企业、国企及个別集体企业,有许可证才能从事文物复仿制行业;90年代随着价格放开,准入放开,文物复仿制最终取消了许可制度,走向了空前发展的时期,大大小小的手工作坊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后因为工艺、价格、质量参差不齐等走向混乱,并2010年后走向低谷。低价、低质产品过剩、恶性竞争,使兵马俑、青铜器、三彩俑、耀州瓷四个大项目,先后走向低谷。恶性的价格竞争不仅让许多正规厂家倒闭了,好手艺好质量也逐渐没落。
 
  保护传统手艺 博物馆首当其冲责无旁贷
 
  “市场化后文博单位内设的复制修复部门和复仿制企业被撤并和倒闭,这是文博单位重大的损失,它直接带来的就是工匠流失、工艺无法传承。现阶段博物馆更应重视这个问题,拯救文物复仿修复工艺,培养传承人,是每一个博物馆的职责。”邱刚诚恳地说道。
 
  从2016年初《我在故宫修文物》在网络走红,到最近搬上大屏幕,多少观众被文物修复师们“择一事、终一生”的精神所感动。文物复仿制品最先做起来就是靠博物馆里这样的师傅,他们常年和文物打交道,熟悉文物的属性、材料和工艺。遗憾的是,目前陕西很多从事文保且技术精湛的师傅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年轻学徒,他们拥有专业的技艺,却没有高学历,这样的人在博物馆体制内没有生存空间,如果作为临聘人员,他们工资少的连生存都是问题。邱刚说,现在最迫切的问题就是留住手艺人,将传统手艺保护在博物馆里,让文化得以传承,而不是在我们这一代失传。
 
  故宫博物院可以说是全国各地博物馆的楷模,他们采用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让年轻人静下心来观赏文物、触摸文物,与文物对话,培养他们和文物感情。据了解,在故宫博物院从事文物修复的年轻学徒,选择从事某项修复工作,后期是不能改变的。作为一名新学徒,在三年内只能欣赏,不能用手触摸文物;同时,作为徒弟要帮助师傅整理文案,记录修复流程。邱刚说这种方式不仅能磨炼人的心性,同时也能传授经验。这样学习十年,难道还培养不出一个匠人?手艺自然也不愁传承。
 
  此外,他还提到,文物复仿制品市场对产品的质量和价格一直没有规范。作为博物馆,也应该在这方面下足功夫。例如青釉提梁倒注瓷壶,作为陕西历史博物馆的文物,陕历博首先就应该对青釉提梁倒注瓷壶的复仿制品制定质量标准和价格,当有其他厂家制作青釉提梁倒注瓷壶的复仿制品并推向市场时,它的质量和价格就会以博物馆的要求为标准上下浮动,只有这样,才利于文物复仿制品市场的正规化,而不是滥竽充数、粗制滥造,毁了陕西文物复仿制品的名声。
 
  结合现代审美趋势 为文物复仿制品添新动力
 
  陕西文物复仿制品如今跌入谷底,难道真的没有出路了?邱刚说,现在的情况反而是一件好事。行业的低迷对于从事文物复仿制品的企业而言是一次全新的洗牌,首先淘汰的就是质量不过关的作坊,留下的是技术精湛、精益求精的大中型复仿制厂;其次,对留下的企业是一种机遇和挑战,是继续生产文物复仿制品,还是结合现代审美趋势,生产生活化实用性的创意产品?可以说,复仿制市场同样面临供给侧改革,转型升级。只有传承文明、传播文化,保护传统工艺,体现工匠精神,用文化创意方式,结合时尚、现代审美等因素重新研发,才是未来的趋势。
 
  邱刚最近淘来了一个茶杯,这个茶杯就是根据青釉提梁倒注瓷壶研发而来,让人一看就十分喜爱。茶杯通体使用的是倒注瓷壶的花纹,将原有的狮子造型重新设计到杯盖上,保留了原有的青色,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是耀州窑的风格。邱刚说,这就是一个由单纯的文物复仿制品向文创产品过度的表现。它既保留了倒注瓷壶原有的气质,同时更贴近现代人生活的需求,这就是文化创意的体现。这也是如今许多垂死挣扎的文物复仿制厂应该转型和升级的方向。
 
  众所周知,2015年故宫博物院文创产品销售额近10亿,创造了国内业界的神话。“卖萌”“逗逼”“脑洞”“网红”,自从2008年故宫招了一批“有毒”的设计师后,近600岁的故宫画风也开始改变。尤其是故宫淘宝玩的是互联网专属“萌文化”,一边卖货一边卖萌,广告软文是段子手写法,接地气到让600岁的故宫和00后三次元人类没有代沟。
 
  纵观陕西的各大博物馆,也有做的不错的文创产品。例如早期的兵马俑创意衫,陕历博近两年根据唐三彩研发的女性服饰周边等等,受到了游客的喜爱和欢迎。可是仅有这些产品是不够的,时代在变化,人们的生活需求在变化,只有保持不竭的创意,熟悉市场规律,才能研发出符合未来趋势的产品,同时也不能忘记赋予文创产品文化的传承,这样的产品才会经久不衰。
 
  陕西的文物宝贝们数以万计,只有真正找对了路子,才能让文物凸显其价值和意义。希望陕西的博物馆和文物复仿制厂能尽快找到出路,对于未来的陕西文创市场,也许是可以期待的。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