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治难止的山寨戏剧:二三线城市成为重灾区

2016-12-08 10:28:53    所在频道:  行业评论频道    来源: 北京商报    作者 :   
  近期,戏剧导演王翀发现其旧作《乔布斯的美丽与哀愁》山寨版本于西安上演,一时激起戏剧界的广泛探讨。近年来出现诸多没有获得原剧主创版权,却通过效仿、照搬整部戏或全剧主要创意来进行商业演出,并以名剧头衔吸引观众的盗版现象,涉及山寨剧目时间跨度之长、种类之多出乎众人意料。究竟游走在主流文化边缘的山寨戏剧缘何屡现踪迹?而这类作品又为何难治难止?
 
  盗版花招层出不穷
 
  12月2日,有消息指出在西安大华·黑匣子剧场发现戏剧导演王翀旧作《乔布斯的美丽与哀愁》山寨版本,而王翀本人及其团队对此毫不知情。消息一经发布,便引起无数行业人、话剧爱好者的关注,更有戏剧工作者气愤地表示,真是“活久见”。然而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此次山寨戏剧曝光并非“活久见”的个案,而是“常有之”的泛滥。早前西安音乐厅小剧场推出的“原创”儿童剧《精灵》就曾被指抄袭国外舞台剧《Snow Show》和肢体剧《牧神午后》;而被誉为“互动大Show” 的剧作《极力道》中场景也几乎照搬轰动全国的作品《极限震撼》;2012年,民间话剧编导尹韬曾于无意中发现自己的话剧作品《天上人间》在成都被剽窃演出多达26场。
 
  除国产戏剧屡遭小剧场山寨外,“挂羊头卖狗肉”的盗版“洋戏”似乎更受广大观众认可。早在2014年,大马戏秀《暗黑诱惑》就曾打着驰名中外的“太阳马戏团”旗号在国内举行大规模巡演,后经媒体鉴定参演的竟是“山寨团体”。面对质疑,演出方表示《暗黑诱惑》并非太阳马戏团的演出,只是剧中部分演员来自太阳马戏团。然而借助“太阳马戏团”的品牌效应,该剧票房一路飘红。
 
  据业内人士透露,制作一部山寨戏剧的成本较低,只需从网络上获取原版演出的录像或剧本,拉拢草台班子模仿演出,舞台布景简化,剧情台词“克隆”,如此一部“知名”戏剧便可诞生。而由于票价低廉,山寨戏剧的上座率普遍较高,因此被贴上稳赚不赔的标签。此外,“黑匣子”、小剧场的受众限制为山寨作品披上“保护色”,地区距离问题也让众多山寨剧团抱持“天高皇帝远”的态度,愈发嚣张地扩充山寨版图。
 
  二三线城市成重灾区
 
  戏剧品牌机构戏逍堂堂主关皓月曾透露:“一部戏在北京演上30场左右就得下场了,为什么不扩展到全国?因为做巡演明显不划算。仅一部总投入约30万元的小剧场话剧,拉到外地演出,20人的团队就要搭进5万元左右的差旅费。”与此同时,由于二三线城市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经济的增长,对于精品戏剧的需求量稳步上升。在中小城市戏剧市场“百废待兴”的背景下,“大牌”名作难入,市场需求激增,使二三线城市成为山寨戏剧的重灾区。
 
  从当前市场来看,山寨戏剧的制作成本、票价相对低廉却十分卖座的特点令不少二三线城市剧团决心强打“擦边球”。以《乔布斯的美丽与哀愁》为例,这部作品全剧只有一位演员,舞台布景也较为简单,“免去”版权费用后,策划、演出这样一部话剧在成本上十分“诱人”。浏览该剧1月演出的售票界面,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全场统一票价80元,而王翀原版作品的票价则在99-880元不等,况且这还是根据2012年物价水准所下的定价。除此之外,国内还曾出现演出商联合国外山寨团体进入二三线城市大剧场,以次充好排演知名“洋剧”扰乱当地演出市场的现象。
 
  业内人士对此表示,从成本上讲,动辄上百万元的佳作巨制背后是高价门票的产出,而这无疑违背了刚处起步阶段的二三线城市演艺市场规律。若大制作剧目强行登陆中小城市舞台,观众想必难以买账。市场的制约让大多精品剧团对于进入二三线城市演出望而却步,当地戏剧作品产生空缺,使一些山寨团体钻了空子。
 
  加强版权意识是破局关键
 
  “戏剧市场化需要一个明确的方向,即确立版权转让制度。从本质上讲,以小剧场为首的一类戏剧作品并不适合巡演模式,因此加强版权转让制度尤为重要。但现今这一市场培育得并不理想。有一部分人,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戏剧工作者甚至不知道去哪儿买版权,没有渠道联系版权方。而另一方面,也有知名戏剧团体拒绝进行版权交易的现象发生。” 谈到山寨戏剧缘何屡现踪迹,中国小剧场运动倡导人阿婴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提及版权问题,以尹韬与其作品《天上人间》为例,由于沟通不畅,最终尹韬将八点空间剧场告上法庭,期间还吸引敬一丹、郎永淳等名人观众的声讨。然而相对事件开篇的沸沸扬扬,此案最终只是草草收尾,北京商报记者几经调查,仅得知尹韬维权成功,但具体赔偿金额众说纷纭。
 
  “中国市场范围太大太宽,从原创作者的角度来说,他们很难自己去发现、去调查侵权现象。”针对山寨戏剧难治难止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副教授管育鹰表示,“而从侵权方来讲,这类作品来得快且容易,再加上独创戏所花费的时间成本、人才资源过高,因此戏剧侵权事件屡现难止。”
 
  与此同时,管育鹰提到除加速培育戏剧版权市场外,法律对原创作者的保护力度也应增强,对侵权者理当给予具有警示意义的惩罚。“在我看来,若想‘根治’山寨戏剧难题,与法律执行的水平及力度有着极大关系。从当前来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通过严惩措施使广大山寨剧团能够有所忌惮。” 管育鹰说道。
 
  从演出市场上讲,我国戏剧作品还停留在重量不重质上,大多剧场经营者更看重实际收益而非作品自身,从业人也缺乏独立创作能力,版权意识模糊。有业内人士指出,在乱象丛生的中国演出市场,山寨戏剧不仅侵害了创作者,更侵害了观众。当今中国戏剧演出正处蓬勃发展之时,若想少走弯路,摆脱山寨包袱,仅靠戏剧爱好者的声援远远不够,还需众多从业者潜心其中,落实治理良策。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