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亿估值独角兽Airbnb遭遇“中国式”困境(图)

2016-07-19 09:09:59    所在频道:  行业评论频道    来源: 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编者按:
 
  全球短租巨头Airbnb在中国市场正遭遇其他海外互联网企业在中国遭遇的同样问题:如何中国化?如何适应中国的传统文化?如何适应中国的监管体系?如何对抗疯狂的中国“群狼”本土投资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调查显示,Airbnb去年8月正式进驻中国市场,入华接近一年以来,在中国市场发展不温不火,甚至有人用“步履维艰”、“水土不服”来形容。尽管如此,Airbnb仍然希望借助中国市场在2016年实现它的首次盈利。Airbnb公布的数据显示,借中国出境游市场的火爆,2014年中国游客通过Airbnb订房数量增长了700%。
 
  公开资料显示,Airbnb在去年8月宣布正式进驻中国市场,并引入红杉资本(中国)与宽带资本两家中国战略合作伙伴,计划搭建中国本土化管理团队。同时,Airbnb也在北京进行了团队招募和对CEO的招聘。然而,发展近一年后,数据也显示,中国市场占比在Airbnb整个全球市场中仍然小得可怜。
 
  甚至有不少媒体用“步履维艰”、“水土不服”来形容Airbnb在中国的发展现状。那么,Airbnb真实的发展状况到底如何?其对中国短租市场的格局有何影响?
 
  ●体验:难掩的“不方便之痛”
 
  全球这么火、估值已达300亿的Airbnb为什么在中国火不起来呢?
 
  一位在上海淮海路有房的陈姓Airbnb房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觉得Airbnb挺不方便的,房客选房前后和房东沟通成本太高,由于不能与房客进行电话联系,APP内的聊天也很不方便。因此,他觉得什么都是通过邮件的方式特别费时费力,且房东每回一条信息,住客都会在短讯、邮件中各收一次,信息特别冗杂。此外,提款也只能用VISA和万事达卡,Airbnb并不支持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国内流行的收款工具,这也成为众多房东吐槽的一大痛点。除此之外,Airbnb平台上所显示出的房屋状态很大比例都不准确,除了标有“即时预定”的之外,其他都需要提前和房东沟通,否则不一定有房的。
 
  上述房东还吐槽,由于其在其他多个中国本土的短租平台上也挂出房源,相较途家、蚂蚁、小猪等国内公司来说,Airbnb的体验十分糟糕。他表示,Airbnb的房客主要是外国人,以及在一线城市工作的人,很多从二三线城市来的人,基本没听说过Airbnb,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以房客的身份体验了一把Airbnb的预定。如果是第一次使用Airbnb,确实预订房间较耗时,和国内APP相比,国内的短租平台上,稍微懂点互联网的人都能轻松上手,页面设计更简单合理。记者发现,在和房东的沟通上,邮件比APP的消息更快,往往邮件收到半天了,APP内的消息还没有到,与房东沟通起来很不方便,尽管现在他们在后头已增加了房东的电话,但跨国的电话沟通成本也是一个问题。
 
  此外,Airbnb提倡的是房东、房客同处一室,获得当地人的生活体验。对于这点,专业业内人士也有“槽点”。
 
  “Airbnb这种将房屋中闲置的一间房或一张床合租的模式不太适合中国国情。因为国外的房子很多都是独栋的,跟别人合租,把一层出租出去,房东自己可以住一层,大家都有独立的空间,很舒服。但国内的房型以居室型为主,多为一居、两居和三居,出于舒适和安全的考虑,多数用户会选择整套短租房的整租模式,并且现在游客一般都是家庭出行,更希望有一个比较独立的空间。”蚂蚁短租CEO申志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指出。
 
  “Airbnb沿用美国的那套设计,显然不符合中国用户的习惯,如果不针对中国用户做出改变,恐怕在国内会慢慢被遗忘掉。”旅游商业观察TBO联合创始人程拓指出。
 
  易观国际分析师朱正煜对记者直言,Airbnb在中国的实力相对还较弱,中国本地化运营不够,房源分布不够广、覆盖城市少,支付渠道单一,没有辅助性的服务,这对于它获取国内用户不利。
 
  ●症结:缺位的监督机制及如何增强房东管理
 
  相比糟糕的用户体验来说,平台的监督机制缺位,或许是用户更为担心的问题。
 
  有房客向记者反映,入住Airbnb虽然感觉节省了比住酒店便宜一半的开支,但遭遇的闹心事让其有上当的感觉。由于实际位置与Airbnb标注的差好几公里,结果双方只能在Airbnb上沟通,房客在地图显示的房子附近找了近30分钟才找到。
 
  并且,如果房客要投诉,只能通过单一的邮件渠道,没有设立电话投诉,还要等一段时间的回馈。但显然,国人并不习惯冷冰冰的邮件,更希望是可以直接沟通的方式。
 
  “信任问题也是阻碍Airbnb在中国快速发展的一大因素,在保障房东房客权益上,在国外或许可以,因为建立了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但在国内不大可行。”申志强告诉记者。
 
  在保障房东房客权益上,国内的本土企业在做产品设计的时候,产品更精细化,更有监督性。以蚂蚁短租为例,分别从信任、信用和保障三个方面确保双方的权益。首先,蚂蚁短租需要房东房客实名认证,保障双方信息真实可靠;与芝麻信用合作,芝麻信用值不低于600分的用户可享受免押金住宿的福利。蚂蚁短租还会派工作人员对房源进行实地核验与拍摄,确保房源真实可靠,此外还建立了一系列信用保障和考评体系。
 
  Airbnb的发展立足于分享经济的角度,但其接受程度受到中国文化的制约。目前,信用体系在中国并未搭建完毕,这同样也是本土短租企业面临的困境。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对此表示,本土企业基本站稳脚跟,在这一情况下外企进入更加困难。
 
  中国旅游研究院杨彦锋博士表示,Airbnb在中国市场与欧美市场比,其主要的区别就是大的商业环境和消费者的成熟度的差别。国内市场商业诚信体系不完善、消费者的接受度不高,若照搬Airbnb在国外的模式恐怕难以拓展,只有B端介入程度比较高的模式相对较好。不过,中国房屋租赁市场的共享经济有很大的空间,最大的背景就是地产的拐点来临。
 
  朱正煜指出,平台作为信息中介,需要兼顾服务的标准化和房东房客需求的个性化,通过平台规则统一服务体系;另外通过技术手段解决线下服务流程的标准化,这样才能保证用户体验。
 
  ●竞争:本土投资者“群狼环伺”
 
  艾瑞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短租市场在2012年加速起步,市场规模为1.4亿元人民币,2015年中国在线度假租赁市场交易额达到42.6亿元,2017年预计整个中国在线度假租赁市场的交易规模将达到103亿元。
 
  “到目前为止,Airbnb在中国的战略还是聚焦在中国人境外游住宿市场上,在中国有一个小规模的团队向中国用户推广Airbnb,吸引他们出境的时候选择在Airbnb上预定当地的民宿而不是酒店。”小猪短租CEO陈驰对《每日经济新闻》指出。
 
  但Airbnb的上述战略要想推动起来,在中国的前景明显复杂和困难了许多。因为在中国互联网短租市场里,早就有了一群竞争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1年到2012年间,途家、游天下、住百家、蚂蚁短租(现已被途家收购)等先后进入短租市场。去年9月,住百家获得海航旅游集团不低于5亿的C轮融资,并将与海航合作,为海航的3000万旅客提供海外短租服务。而途家网在去年8月完成了D轮达3亿元的融资后,估值一跃超过10亿美元,并在下一步重点开拓海外市场。
 
  同时,在开辟国内的短租房源数量方面,Airbnb暂时无法与这些本土企业相比。
 
  在中国本土企业中,途家以42万套房源位居第一,覆盖国内329个目的地和海外1085个目的地;蚂蚁短租以30万套居第二位,覆盖国内300多个城市及旅游目的地;去呼呼上的房量已经有15万间,涵盖国内一、二线近两百个城市;小猪短租则有8万套,此外还有木鸟短租等企业。而在出境游市场中,Airbnb的房源数量远超本土企业,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吸引中国游客更多通过Airbnb订房才是关键。目前其在中国办公室还只有20多人的团队,在国内社交、媒体平台看到的更多也是Airbnb在世界各地的精彩故事,但对于中国市场的情况却少有提及。
 
  小猪短租CEO陈驰提到,中国的服务链条和信用体系与欧美市场有较大的不同。他认为Airbnb和Uber在中国最大的区别是:Airbnb只是把中国当作客源地,而Uber直接进入到中国,做当地的供应链,满足当地的出行需求。
 
  “所以,到目前为止,尚无一家美国的互联网企业在中国取得成功。积累了大量失败案例以后,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对于在中国做本地化的运营都非常谨慎。”陈驰认为,美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水土不服的原因,还没有特别令人信服的分析,并且每家企业遇到的障碍可能也都不尽相同。尽管所有美国互联网企业都知道中国市场庞大且重要,不过大都从10年前的雄心勃勃转变成今日的视为畏途。
 
  劲旅网总裁魏长仁也指出,Airbnb的前景还是不错的,主要看他们的本地化能力以及耐心。
 
  ●监管:政策尚存空白地带
 
  实际上,各国监管部门对于Airbnb的态度一直未转变,并且监管正在进一步加大。欧洲对于Airbnb一直持较为严苛的态度,就在5月1日,德国首都柏林颁布的一项法规禁止房主在租房网站上出租整套房屋。
 
  Airbnb在全球多国也因监管方面的问题屡次碰壁。过去几年,Airbnb公司一直疲于应付各地法律,以保证其业务符合当地酒店税收和住房法律。该公司面临的问题之一是,一些房主通过Airbnb建立非法酒店,以避免交税。虽然 Airbnb 理论上可以在任何城市收税,但也存在法律障碍。
 
  与此同时,在房屋出租涉及的责任和法律领域,Airbnb曾经出现过个别的意外事故,如中国台湾的游客在Airbnb出租房屋内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美国游客在度假屋中因秋千断裂而意外身亡,这些意外伤亡事件都令外界对Airbnb在安全管理上的漏洞更为关注。
 
  Airbnb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同样面临政策不明朗的问题。赵焕焱直言,中国还有一些法律规定不适合Airbnb的模式,比如中国反恐法规定没有完整的身份登记罚款10万元以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虽然政策层面鼓励度假租赁的发展,但并未完全规范这一市场,比如涉及到的对接安全系统、短租税收等问题还未明确。总体来说,短租行业可以说还很“年轻”,因此,它也不像Uber 一样受到监管层的注意。但作为一家外企,在这些政策都不明朗的情况下,Airbnb目前唯一可做的似乎只有谨慎处理以确保合法经营。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