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唤回实体书店信心 运用新技术探寻新赢利模式

2016-06-22 11:17:56    所在频道:  行业评论频道    来源: 经济日报   作者 :   李哲
  日前,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发改委、教育部、财政部等11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为实体书店的未来描绘出振奋人心的蓝图:到2020年,要基本建立以大城市为中心、中小城市相配套、乡镇网点为延伸、贯通城乡的实体书店建设体系,形成大型书城、连锁书店、中小特色书店及社区便民书店、农村书店、校园书店等合理布局、协调发展的良性格局。重大政策利好的释放激发了书店人的热情,也引起了新的探讨和思考。
 
  政策唤回信心
 
  实体书店具有重要的文化承载功能,有时甚至会成为城市的精神地标。然而,“四五年前,大批书店难以为继,从城市文化地图中消失,引发了‘这个行业还能支撑多久’的疑问。如今,上海实体书店行业暖潮涌动,一家家书店不仅再次进驻一个个地标性闹市区域,而且从功能布局到店堂设计、从经营理念到赢利模式,里外一新、充满活力”,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认为,欣喜的变化背后离不开“政策唤回信心”。
 
  为进一步促进实体书店发展,释放政策利好,6月1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实体书店发展推进会。“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实体书店工作,中央领导同志心系实体书店发展,一个时期以来连续作出多个重要批示,再次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加强文化建设、树立文化自信的高度重视。”在全国实体书店发展推进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蔡赴朝指出,各级管理部门一定要下大力气支持实体书店发展。
 
  让书店经营者欣喜的是,《意见》指明了实体书店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还提出了针对房租、物流、资金、税费等问题的具体意见。为了实现“实体书店布局体系更趋完善、市场主体更具活力、发展基础更加坚实、市场环境更加优化”的目标,《意见》明确了一系列支持政策,涉及土地、财税、金融、服务等多个方面。其中,《意见》要求完善规划和土地政策,将实体书店建设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纳入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校园考核评价体系;在城镇新建社区为实体书店预留经营场所,鼓励房地产企业、综合性商业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等为实体书店提供减免租金的经营场所;加大对农村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的支持力度,加快实现全国所有乡镇的有效覆盖,解决城乡不均衡问题。
 
  杭州晓风图书有限公司经理朱钰芳激动地说道:“文件里说‘规范图书市场秩序,完善图书市场价格管理机制,打击恶意打折、无序竞争行为,为实体书店发展营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这很切中要害,平时最害怕听到读者说:网上才几折几折,我在你们晓风买了十几年书,才打个八折;书店是暴利,网上才卖三折……读者不再信任你,这让我很不舒服。希望将来图书销售价格方面的立法能出台,以维护图书市场销售秩序。”
 
  创新才有出路
 
  受新兴商业方式和读者阅读习惯的影响,传统书店的萧条几成必然。“很明显,如果实体书店不能创新和优化服务,依然故我,读者会继续离它们而去。所以,投入公共资金帮它们暂时维持生存,并无意义。”徐炯说,扶持实体书店不是简单地让它们生存下去,而是要引导创新和可持续发展。
 
  以上海为例,能够获得政策资助的实体书店,无一例外都是勇于创新的实践者。“无论上海本地书店还是外省市同行来上海开办的书店,不论是国有书店还是民营书店,大型综合性书店还是专、精、特的中小微书店,只要它在某一方面有创新,对同行有启发作用和示范效应;或者有品牌影响力,能吸引读者回流;或者在专业特色或地域位置上能补短板乃至补缺门,就能申请并经评审获得政策资助。”徐炯告诉记者。
 
  在“资助创新”的政策引导下,如今大众书局在上海开出女性主题和电影主题等特色书店,它是24小时书店在国内最早的尝试者之一;今年博库书城也开设了24小时书店;蒲蒲兰绘本馆对上海的亲子阅读推广起到了相当大的引领作用;猫的天空之城、字里行间、西西弗、言几又、方所等国内知名品牌书店也都给上海带来了新理念、新模式以及阅读服务新资源。同时,一批有热情、有创意、有干劲的年轻人投入到书店创业之中。他们的诸多创意令人惊喜,为曾经变化缓慢的传统行业带来新鲜活力。
 
  与新兴书店不同,深圳书城是不折不扣的“老字号”,它的逆势发展来源于不断的自我革新。20年来,深圳书城积极进行业态创新和经营模式创新,从“综合性大卖场”“文化Mall”,到“体验式书城”“创意书城”,成功打造了“文化万象城”的新型业态发展格局,为新时期传统书业的转型升级开创了崭新的发展道路。“改革创新是实体书店生存发展的必由之路。”深圳出版发行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尹昌龙认为,实体书店作为独立市场主体,在面临转型升级时,一方面需要国家政策扶持,另一方面更需要自身树立起改革创新的勇气与智慧。
 
  “实体书店要改革创新、积极有为,加快提升服务读者水平和可持续发展能力。”蔡赴朝在全国实体书店发展推进会上指出,要用改革创新赢得发展壮大,充分利用新技术手段拓展业务,实现线上线下相结合,加快由传统模式向新兴业态转变,积极打造文化传播交流空间,培育有影响的文化品牌。
 
  盈利模式需探索
 
  轻点鼠标,价格低廉的书籍就会送货上门;动动手指,电子书就可以在手机上随时阅读。实体书店已不再是读者购买书籍的首选之处,单一售书功能的坚守很难迎来柳暗花明。
 
  近三年来,杭州本土民营书店“晓风”逆势增开了4家特色门店,其掌门人朱钰芳是这样介绍的:“一家开在浙报传媒大楼一楼大厅,连同咖啡馆变成了报社编辑、记者午间休闲、会客的文化客厅;一家开在杭州百年老饭店新新饭店的附楼,面朝西湖,复原百年前老饭店的藏书室;一家开在文创园区主街道,书店+咖啡+小型展览空间成了文创街区的汇聚站;还有一家是去年下半年入驻浙江省人民医院的晓风书店,被誉为最美‘点滴’阅读时间。”
 
  细细品来,无论是文化客厅、文创空间,还是最美“点滴”阅读时间,其功能定位都不是简单的售卖书籍,甚至可以说,卖书成为这几家书店的“副业”。光顾书店的客人,更多地把这里当成复合型的文化休闲空间,在放松心情、会客、感受书香之后,也许会顺手买本好书带回家。
 
  “文化万象城”,深圳书城提出的这个愿景正是未来实体书店的定位所在。尹昌龙介绍,未来深圳书城将进一步完善业态,积极探索复合型、多样化业态,构建多层次的书城文化综合体;进一步创新书吧发展模式,按照“一街道一书吧”战略部署,全面推进全市基层书吧建设,实现社区、校园、医院、产业园等公共区域全覆盖;进一步延伸和拓展虚拟书城空间,积极打造“智慧书城”,将实体书店的服务向网上延伸。
 
  让书店变成“文化万象城”,是将原有的业态推翻重来。实事求是地说,尽管这种变化惠及了读者,叫好声连连,也不乏成功案例,但大多数实体书店依然没有找到可持续盈利模式。“对眼下的新态势特别是市场这个推手的动因、动向,需要冷静观察和分析。”徐炯说,市场推手青睐的只是少数有明星效应的品牌实体书店,从行业整体而言受惠面十分有限。特别是不可能改变实体书店地域分布不均衡和服务群众能力不均衡的格局。其次,实体书店依然是微利行业,即使是进入闹市购物中心、享受到低租金甚至免租金的书店,仅仅靠卖书和咖啡等所得,能否抵消快速上升的人工成本,实现可持续发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针对此,徐炯认为,现有税收优惠和资助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需要保持,对实体书店的支持需持续而为;书店要以社会责任和社会效益为第一重点,承担促进全民阅读等社会服务功能;探索新业态、运用新技术、探寻新的赢利模式。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