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繁荣发展的背后 是更丰富了还是更拜金了

2016-05-30 14:11:14    所在频道:  行业评论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作者 :   
  由中国影协、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举办的《2016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2016中国电影艺术报告》发布暨2016中国电影发展论坛25日在京举行。报告指出,2015年的中国电影,是电影产业化改革13年来类型最为丰富、风格最为多样、特色最为鲜明的一年。但与会专家在发言时却毫不留情地指出,中国电影在繁荣发展的背后,仍存在着文化滑坡、票房造假、艺术片生存艰难等种种问题。
 
  发布
  2015是中国电影的一个大年
 
  《2016中国电影艺术报告》显示,2015年的中国电影,呈现了小康社会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一方面为观众提供文化娱乐;另一方面也为观众提供对社会现实的认知和对共同价值的认同。这一年的中国电影,在主流的商业娱乐电影以外,出现了许多风格、形态、题材、主题和诉求各异的电影,构成了2015年中国电影前所未有的文化多样性和丰富性。
 
  研究者指出,2015年,中国的商业娱乐电影在与被看做好莱坞大年的进口电影的竞争中,体现出超出预期的竞争力,出现了《捉妖记》、《寻龙诀》、《夏洛特烦恼》、《煎饼侠》、《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港囧》、《九层妖塔》、《战狼》、《天将雄师》、《奔跑吧!兄弟》、《滚蛋吧!肿瘤君》、《破风》、《左耳》等一批主流商业影片,满足了观众的娱乐消费需求;同时也出现了《狼图腾》、《刺客聂隐娘》、《山河故人》、《十二公民》、《烈日灼心》、《解救吾先生》、《老炮儿》以及纪录片《喜马拉雅天梯》这样风格独特、创作严肃的多样性电影,而《闯入者》、《师父》、《一个勺子》、《心迷宫》等影片也一改常规类型片模式,形成了独特的艺术创作个性。同时,像《百团大战》、《天河》、《开罗宣言》等命题式的献礼影片也在进行有限的艺术创新。可以说,2015年的中国电影,是电影产业化改革13年来类型最为丰富、风格最为多样、特色最为鲜明的一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2015是中国电影的一个大年。
 
  这一年,《捉妖记》标志着中国幻想类电影开始被主流观众所接受并成为国产电影的重要力量;《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标志着中国原创动画电影开始真正成为全年龄段可接受的电影类型;互联网文学、视频、游戏IP开始成为中国电影题材、类型的宝库;新一代电影人从过去的黑马变成了中国电影的中流砥柱;新生代的电影观众开始甘当“自来水”为电影的“诚意”买单。这些现象应该说都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2016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生产故事片686部,其中院线上映320部,占上映总数383部的83.55%,比2014年上映部数259部有大幅增加,显示出国产电影创作生产活跃和质量的提高。2015年,共有48部国产影片票房过亿元,比2014年的36部增长了33%;票房过千万元影片有128部,比2014年的105部增长了22%,两项指标涨幅明显,是创作活力与市场认可的表征。
 
  报告也指出,电影市场在爆发式增长的过程中也存在着诸多问题,如:高投入低产出的生产方式仍待改变、主旋律影片仍多显僵化、审批和制约因素较多、“透露瞒报”蚕食电影票房现象较为严重、市场诚信体系尚不健全等。
 
  此外,中国影协理论评论委员会昨天还现场投票产生了2015年度“批评家选择”十部最值得推荐影片,包括:《老炮儿》、《烈日灼心》、《刺客聂隐娘》、《山河故人》、《狼图腾》、《十二公民》、《捉妖记》、《滚蛋吧!肿瘤君》、《解救吾先生》、《一个勺子》。
 
  争锋
  《捉妖记》、《美人鱼》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在2016中国电影发展论坛上,电影学术界、产业界专家围绕“面向市场的创作”这一主题各抒己见,展开热烈讨论。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理事黄式宪教授一向言辞犀利,他把“炮口”对准2015年的票房双雄《捉妖记》和《美人鱼》:“这两部作品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它们能代表中国电影产业的成就吗?”他拿《美人鱼》与12年前的《可可西里》作比较,“《可可西里》才是真的环保,《美人鱼》是资本家发善心关掉了声呐,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捉妖记》在他看来也不过是许诚毅复制的中国版“怪物史莱克”,“男人怀孕,全世界电影都找不到一部,这叫什么文化?”他认为,在互联网新业态下,中国电影的文化其实是在滑坡和全面倒退,“我们如果盲目的看到票房400亿,今年可能破700亿,这没有用的,这些票房拜金主义,导致了我们所有的艺术家的思维被打破。”
 
  他的这一观点当即在会场上引发了争议。北师大周星教授直言,“我听到许多老同志对《捉妖记》的批评都集中在一个核心的问题上,男人怀孕,但我在跟年轻人探讨的时候,他们从来不从这个角度看问题。”因此他认为,年轻人的审美观已经不同于传统,不应该再一味地用传统审美观去评价一部电影。他反而鼓励《捉妖记》里很多大胆的创新,“它票房的高扬代表年轻人在某种程度上希望有创新的故事。”
 
  清华大学尹鸿教授则认为,很多专家批评中国电影票房至上、娱乐至上,这确实在部分电影中存在,但更应该看到另一个现象,“中国电影从来没有一年像去年一样丰富”。他举例,《狼图腾》、《山河故人》、《老炮儿》、《闯入者》、《刺客聂隐娘》、《喜马拉雅天梯》等具有很高艺术品质的电影,过去根本不可能进入市场,但它们在去年却收获了几千万甚至过亿的票房。“有时候我们的评论非要拿一部艺术片的票房跟最商业的电影票房比,然后骂这个电影市场,其实全世界艺术片的票房都不可能跟最主流的电影比。”
 
  同时他指出,类似《捉妖记》、《寻龙诀》这样的奇幻类作品,原本是中国电影的短板,但在去年有了很大突破,为中国电影争取到了青少年市场,而青年导演的出现也突破了老一代电影人在想象力上受到的束缚。
 
  观点
  不因尊重逝者而过高推崇《百鸟朝凤》的艺术成就
 
  前一段时间,《百鸟朝凤》出品人方励下跪求排片的事件受到社会热议,这一话题也被专家们再度提到了论坛之上。仍旧是黄式宪首先提出问题:“艺术片都要靠下跪来生存的话,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将来千鸟朝凤、万鸟朝凤怎么办?它是银幕的癌症,是体制的不健全。”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秘书长张卫透露,就在方励下跪前一小时,他们还一起在北大开研讨会,“在会上我们说方励的团队是带着一种宗教般的情怀,对艺术电影抱有信仰的一种状态来做发行的。方励听完当即就热泪盈眶,可能大家把他的宗教般的情怀一通鼓吹,回去以后再喝点酒、脑子一热就跪下了。”结果,这种情怀后来却被解读为“事件性营销”。但不管是否真的是营销,《百鸟朝凤》的票房确实从下跪前的300万暴涨到现在的7000万,电影市场票房分析专家刘嘉认为,这恰恰说明了:“文艺片票房不成功,最大的问题还是运作的失败。”
 
  作为影院代表,UME影院管理集团总经理陆遥认为,要解决文艺片的发行问题,目前还得依靠政府的补贴和扶持,“我们从《百鸟朝凤》看到了有这种市场需求、有这种观众,但是你如果要求所有的商业影院都能够做到这个,确实不行。怎么能够保留艺术电影正常的一个放映阵地?我希望政府能够出手组织一个艺术院线。”
 
  北师大周星教授的观点与众不同,他直言,尽管故去的人值得尊重,但他不同意因此就对《百鸟朝凤》的艺术成就作出太高的推崇。“这个电影在某种程度上值得我们说好话,但是中国电影如果鼓励这种比较老套的叙述和表述的话,当然是危险的。”反过来,他还指出,“资本介入让《叶问3》遭到许多人的贬斥,但是评论家应该有一个新的看法,在资本介入的警惕后面,你得对《叶问3》和甄子丹创作的认真性给予肯定。” (李俐)
 
  关联
  影评大赛
  赢年薪30万
 
  在中国电影红红火火的今天,影评人的地位却显得有点尴尬,一方面,大量的影评以公关软文的形式出现,旨在给电影推广宣传;而另一方面,仅仅靠稿费生存的现状也让从事这个职业的专业影评人少而又少。前天,合一影业、咪咕G客、百度糯米影业在北京联合发布了“振翅2016‘啄影’影评大赛”启动计划,推出“世界上最酷的工作”的召集令,旨在将有才华的影评爱好者集结起来,除了奖金以外,这次比赛还提供年薪30万的工作机会,同时签约50名影评人,定期约稿支付稿费,从而给有才华的影评人提供经济上的后盾。
 
  以往,影评人的主要收入来自于稿酬,但随着自媒体的出现,现在的收入来源有了更多的形式。尽管如此,要想靠稿酬来养家糊口,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合一集团副总裁费溢群表示,此次推出“啄影”影评大赛,就是要让影评人真正地得到行业归属,让他们有经济上的保证,从而对中国电影的“审美起到引领的作用。”“啄影”影评人大赛为期3个月,6月开始,8月揭晓。
 
  延伸
  影评人到底
  扮演什么角色
 
  “影评人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职业。”影评人周黎明这样感叹道。在他看来,一位专业的影评人“必须站在第三方的立场发表观点”,这是一个前提条件。“有些网络上的‘电影评论’文章写得好,读者也爱看,但这些评论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影评人,因为他们都是电影软文的写作者,是电影公关文章。”周黎明说,除了要站在第三方的立场发表观点外,影评人最主要的职责是“发掘遗珠”,“那些票房好的电影不一定就是好电影,而票房低的电影也不一定就是不好的电影,影评人有责任向观众推荐那些真正的好电影,所以,影评人的服务对象是观众,影评是写给‘看电影的人’看的。”
 
  影评人“桃桃林林”赞同这一点,“影评的主要目的是让观众深度地了解一部电影,从而调动起观众对于影片的讨论度,”他表示,“影评很少服务于创作者。”
 
  一味唱赞歌并不能赢得创作者的尊敬,相反,有见地的评论,反而会赢得尊敬。这一点,周黎明深有感触,“前不久,我受邀给国家大剧院写剧评,文中一半都是负面的内容,原以为对方会生气,没想到对方不但不生气,反而邀请我第二周再去看戏,并告诉我,剧评中写出了别人想讲而没有讲出来的话。”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