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此一“疫”,实体书店前景如何

2020-11-15 08:02:00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中国文化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20/1113/20201113100422308.jpg

       钟书阁
  
  “网红打卡地”引流是目的
  
  坐标:广东广州
  
  创意模式:连锁不复制
  
  “上海的钟书阁真的超级棒,超级漂亮!”“在这种图书馆读书,都想多读两页。”“特别骄傲地告诉全世界,钟书阁的设计师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女王。”这就是新开张的广州永庆坊钟书阁,再度成为年轻人的话题,前去打卡者络绎不绝。
  
  钟书阁是2013年才创立的年轻书店品牌,初衷是把读者拉回实体书店,短短7年却已在全国有27家门店。2013年,初次亮相的钟书阁惊艳了书迷,获得“上海最美书店”的好评;其后被评为“中国最美书店”,后来更成为美国《WIRED》杂志评选出的“全球10所最美书店”之一。自此,“中国最美书店”成了钟书阁的代名词,去到每处都能引起话题。
  
  钟书阁的建筑设计曾荣获意大利A设计大奖,关键在于它的文化内涵“连锁不复制”,每家书店都独具当地文化特色。从10多个城市落地的书店来看,重庆的“阶梯讲堂”、成都的“梯田”演讲厅、扬州的拱桥“阅读书廊”,都巧妙地融入当地特色建筑和人文特色。
  
  而在今年5月新开张的钟书阁广州永庆坊店,同样以建筑语言勾勒出这座城市独有的风情——厚重的历史文脉、宗族传统、西方思潮、南洋风情,岭南“趟栊门”“镬耳屋”“菱形拼花地板”,大量岭南建筑元素展现出西关大屋的气派。比如,镬耳屋是岭南传统广府民居的主要代表,取形于明朝文官官帽,其封火墙称“鳌头墙”,是为“独占鳌头”的寓意;菱形拼花木地板则致敬广州特色花砖;永庆坊店还还原了西关大屋所承载的时代生活印记,展现众多西关风貌老照片;咖啡区则镶嵌着结合了中式传统花窗与西方教堂风格的广式满洲窗。
  
  也有爱书者在逛完广州钟书阁之后认为它的书籍较平庸,没有特色阅读主题和选书推荐,并发帖评论:“当书店的立足点是美而不是书的时候,很难真正地让爱书之人把这里当做可常逛的书屋。书店实质上已经变成公园。”对于“书店还是景点”的诘责,以及钟书阁的选书品位,上海钟书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钟书阁创始人金浩说:“其实通过美的设计引流,让读者重新回到书店里来就是我开书店的初衷。如今从效果来看,北京、宁波、都江堰等地的分店都做到了这一点。来钟书阁的读者,都是来了钟书阁后发现正好有他喜欢的书,而不是那批来淘特定书的读者;特定淘书可以在网上进行,不用去书店,这是我们对大众读者买书习惯改变的一种响应。”
  
  由于疫情对读者聚焦性消费的负面影响,钟书阁也在图书销售策略上下了大量功夫。除了推出很多线上活动外,还发动店员走出书店去推广,联合政府等机构一起做阅读推广活动。金浩认为,钟书阁的经营策略相比于一些书店步伐还是相对传统的,他们一直坚持书店要以图书摆放、销售和服务为主,只增加了饮品和文创品两块,一个星期多达四五场的线下活动也都是阅读推广类活动。
  
  2020年,受疫情影响,实体书店行业遭遇重创。在行业低谷中,钟书阁可谓“逆行者”,除了以“云逛书店”“云讲座”等方式自救,二季度更在北京、广州、宁波接连筹备推出3家全新门店,包括北京的西单老佛爷店、广州永庆坊店、宁波绿地缤纷城店。对于“逆行”的初衷和“逆市”的效果,金浩表示:“新开店是原来就定好了的合同,并不是疫情期间新定的。从目前来看,新店的销售业绩都还可以,宁波店、都江堰店人多得都开始限流了,总体上恢复了疫情前钟书阁书店90%的流水吧。”金浩介绍。
  
  金浩毫不讳言,钟书阁并不是学术化的书店,而是服务于一般百姓的书店,这是他们的生存定位。他们的“连锁不复制”原则,除了指装修风格,也指每个书店内容定位都要和当地读者联系,每家店开业前都要了解当地读者需求、人口比例、受教育水平等,并且图书内容要经历半年时间的调整。“比如上海静安寺店是迎合白领风格的;广州永庆坊地区的人流主要是游客、当地市民;北京老佛爷店周边也主要是居民,所以图书门类比较全,内容不那么艰深。”
  
  不知书旅
  
  是书店还是旅店不重要
  
  坐标:浙江杭州
  
  创意模式:书店+旅店
  
  “本以为这只是一家书吧,没想到还是很艺术的青旅,格子屋非常有特色,每间面积不大,但是拉上帘子感觉私密性还不错。来杭州旅行的小伙伴可以来这里住,既可以看书又可以住。”一位网友表示。
  
  这是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来福士中心T1幢51楼的不知书旅,它于7月1日开业,是一个 24小时阅读旅行共享空间。小店视野非常好,右边是钱塘江,左边是西湖。有很多太空舱式的单人睡觉房间,可以在这坐着喝咖啡办公。
  
  “不论是看书还是喝咖啡,都需要在大众点评上买一个2小时或5小时的套餐,内含一杯28元以内的饮品。如果不买饮料套餐,坐着就收空间使用费,一小时15元。”网友FELIX表示,“服务人员很温柔,在秋日的余晖中,一杯姜黄拿铁让人舒服地感知这样平淡和确幸的时光。”
  
  “店内的书感觉都是经过精心筛选的,量少而质高,有些书的书籍设计和装帧、封面设计都是顶配,希望艺术类的书籍可以再引进多一点。店内的住宿是与书架同壁,床铺风格是日式简风,看起来很舒服。简单坐躺在懒人沙发上,无论是在外面发呆还是闭眼冥想,这里都是一个可以大方接纳无聊时光的空间。”一位匿名用户表示。
  
  “我们意于创造一个以书籍和阅读为核心,吃、住、行、思,多维一体的‘阅读+’沉浸式复合空间。它是可以睡觉的24小时书店,是藏在书堆里的高空旅馆,是午后休闲的书香咖啡,也是打开自我拥抱心灵的疗愈港湾。”不知书旅项目负责人王斐介绍。
  
  因为喜欢看书、旅行,出去玩耍也会打卡书店,因此,创始人希望有一个地方可以将两者加以结合,与更多人分享阅读与旅行中的心得,心与脚步同在路上。另外,看书看到自然睡着也很舒服,在不知书旅便可以拥有这种任性。
  
  “我们许诺了一处空间,人们尽可卸下面具,与书籍相遇,与返璞归真的自我相惜;尽可做白日梦,也可饱读深夜之书。不知书旅隐于城市高空,为追光者加油。”王斐说。
  
  由于疫情原因,不知书旅中间经历5个月的停工,因为不知书旅包含部分旅宿业务,损失很大,开业后也深受疫情影响,一些聚集活动不能进行。“但团队所有人都在坚持,也想了很多办法。疫情不可控,排除这个客观因素外,产品的商业模式正逐渐被论证。我们团队成员之前都没有书籍出版相关的行业经验,但对于整个书店业的发展我们还是乐观看待的。对于传统书店人来说,拓宽思维更重要,尤其是应对突发问题,更要发散思维,转变思考方式和立场,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同时灵活放弃。相信实体书店的路会越走越宽。”王斐表示。
  
  人间食粮
  
  “物物交换”的小众游戏
  
  坐标:河北邯郸
  
  创意模式:以书换粮食
  
  “80后”高贵兵原是新京报的一名运营编辑,“北漂”了几年之后,他深感北京的生存压力,选择离开北京,回到老家河北邯郸开了一家书店——人间食粮。模仿一家书店以书换酒的形式,人间食粮尝试着让读者拿家里的旧书来换粮食,这个“物物交换”的做法很快吸引了一些文化人的关注。
  
  “我们以书换粮食,也卖粮食,粮食是从农户那里收来的正宗东北五常大米,书店卖的是精神食粮,我们书店的标签是‘要吃饭也要阅读’,毕竟,仓廪实而知礼节嘛。”高贵兵笑言,“目前,已有不少读者拿书过来换粮食,还有不少老人拿着家里的传家宝,如一些经典名著、《新华文摘》等来书店换粮食。有的老人年纪大了,担心如果不把书送到合适的地方,最后可能会被下一代当废品卖掉。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标准,只收人文、社科类书籍,不收教辅、盗版、成功学、心灵鸡汤类的书。”
  
  “之所以选择换书这种做法,还有一个原因在于,新书的利润空间较小,尤其面对当当、京东这样强劲的对手,卖新书利润空间实在是有限,只好选择做二手书。”高贵兵道出了自己的无奈。
  
  虽然实体书店的运营越来越艰难,但高贵兵觉得,有特色的书店还是活得不错的,这一行里,有赔的、有赚的、有情怀的……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书是一个特殊的品类,不像BP机这类物品,会因为技术革新很快就过时或消亡,书在未来有可能会成为收藏品甚至奢侈品,有着独特的潜力。”高贵兵分析。
  
  从9月22日开业到现在,书店经营已有一个半月,第一个月恰逢国庆节,很多外地读者过来光顾,书店营收还不错,基本实现收支平衡。到第二个月,仅依靠邯郸本地读者的光顾,书店经营状况就不理想了。另外,三线城市的书店比较分散,没有聚集在一起形成书店群落,进而无法引流形成集群式消费。而且,新店的知名度还有待打开,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家新书店。
  
  “我现在思考得最多的是怎样让书店活下去。最近一个月营收不理想,单靠线下运营,实体书店很难生存,说实话,刚开始我比较灰心,邯郸有几百万人,也许只有几万人喜欢阅读,那么怎样才能找到这些人?现在,背靠小红书、豆瓣等线上平台,我们开始寻找全国读者,看到书店逐渐被邯郸以外的人看到,我就有信心了。”高贵兵思索,“每个时代,阅读几乎都是小众行为,尤其是严肃阅读,不过,小众也可以走向大众化。一开始B站也是小众文化,二次元、同人文化等都是非主流,后来,小众文化也逐渐走向大众化。所以,对未来我还是有信心的。”
  
  普禾书吧
  
  自修空间的商业探索
  
  坐标:山东滨州
  
  创意模式:城市自修空间
  
  从创立到现在,普禾书吧已经走过7个年头。普润万物,和而不争,这是普禾书吧创立的初衷。
  
  在所在的城市,点亮一盏倡导以阅读为基础的健康生活理念的灯火,普禾书吧成为了真正的“城市文化空间”。
  
  普禾书吧推行会员制,推出自修卡,会员预付一年的费用,普禾书吧提供一年的服务。自修卡金额500元,提供的服务包括:餐饮消费享受会员价、半年内可到普禾书吧自修。
  
  会员制让普禾书吧获得众多投资商的青睐,也顺利度过了这次疫情。“但我们还是给每个会员延期了3个月。疫情期间,我们主要做一些线上活动,包括线上借书、线上直播课程等。”普禾书吧创始人王弘表示。
  
  普禾书吧联合山东省滨州市文化和旅游局、青春滨州读书会推出了“七日宅读计划”,倡导不得不在家防疫的人们,用阅读充实这段特殊的时间。普禾团队还推出了普禾系列直播:花道、茶道的生活美学系列课程、中年女子的私房课、普禾创始人的古河故事系列。此外,普禾公众号推出了可歆亲子专栏,分享亲子阅读的故事。
  
  2020年3月,普禾书吧和鲜橙文化联合组织的“陌上花开,相约普禾”云脱单交友活动如期在线上举行。同时,普禾书吧和大学饭店联合推出了“茜滋百味”直播活动,大学饭店董事长李茜在线教授大家做美食。
  
  在不能营业的日子里,普禾书吧转战线上,通过公众号推文、今日头条、微博、抖音等媒体平台,向书友们传递声音。
  
  经过66天的停业后,普禾书吧于3月29日恢复营业。恢复营业后,新的问题又来了。受疫情影响,人们的收入普遍降低,门店的营业额与往年相比大幅度缩水。来书吧阅读的人少了,但有刚性学习需求的人来书吧多了,普禾自修空间一度人满为患。捕捉到这一变化,王弘带领普禾团队进行了自修空间的商业模型创建,并在大学饭店三楼新开普禾自修空间,40多个座位在两三天内就被抢订一空。目前,已有全国各地的投资者对普禾自修空间商业模型产生了兴趣,与普禾书吧进行合作洽谈,已有一家与普禾书吧签订合同,目前正在装修中,将于近期开业。
  
  专家点评
  
  北京大学教授、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李国新:
  
  让“卖书的”和“借书的”打通边界
  
  在目前的情况下,实体书店与公共图书馆融合发展,是一条值得进一步拓展深化的发展路径。长期以来,“卖书的”和“借书的”泾渭分明,其实,书店和图书馆是全民阅读链条上的不同节点,但目标是一致的。书店作为文化企业,承担着推动全民阅读的特殊社会责任;图书馆作为公共文化服务机构,也有通过公共资金的采购撬动文化消费、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责任。
  
  近年来,全国各级公共图书馆较为普遍地开展“你选书、我买单”活动,打通了图书买、借、用之间的隔阂,老百姓得到了实惠,书店获得了效益,图书馆提高了供需对接的实效性,取得了多赢的效果。在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进程中,许多图书馆的分馆建在了书店,书店强化了履行社会责任的服务功能,图书馆实现了老百姓身边服务网点的快速布局,公共阅读服务体系走向了完善。穷则变,变则通,深化改革是出路,秉持融合共享创新的新发展理念,书店和图书馆都会获得新的发展空间和更广阔的前景。
  
  人民天舟出版社副总经理 李苏楠:
  
  书店“逆行者”看重更多利好
  
  图书销售的线下市场整体上受疫情影响很大。我上周去北京三里屯一家常去的书店,发现它永久性关停了,据我所知,受疫情影响关停的书店还不少。出版社的图书销售主要是线上、线下两块,线下总量也应是减的。那么,之所以出现一些新开书店,主要原因是行业看重目前的城市功能转型以及国家支持阅读的长期政策,所以,一些资金雄厚的书店即使受疫情影响也还开着,也会有些源于个人旨趣、投资意向等的新入场者,比如房地产基建建设以后,书店就是个升级打造综合文化体的好项目。实体书店业还有其他利好:一是城市年轻人愿意读书,书店是很好的城市文化空间;二是线上社群销售等渠道发展多年,已相对成熟,反过来又能带动线下的投资和发展,所以,疫情后出现一些“逆行者”并不意外。
  
  再谈谈书店的营销创新。打造集阅读、休闲、文化活动等于一体的复合空间,这样的定位,是经国际市场认同的模式,在读书之余读者会有其他需求,满足客户需求同时又能增加收益环节。国外的书店就是这样,周边文具、笔记本等都会陈列,也会举办作家的交流活动。
  
  二手书市场如果能流动起来非常好,因为有些书已经不再版,二手书拾遗补缺、差异化经营、节约能源、满足另类藏书爱好者的作用都是比较强大的;书店成为“网红打卡地”也好,只要图书的主要功能存在,书店采用任何方法激励人们的兴趣,对文化产业都是有带动作用的。有些书店的跨界比较新奇,比如跨界旅游业,可能营运执照都跟传统书店不一样,它是书店还是旅馆就看它偏重于哪个服务功能了。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