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传统如何为未来艺术提供新的语言

2019-11-26 10:22:15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   范昕
  正在上海举行的首届“水问”当代水墨大展上,造访上海的伦敦皇家美术学院董事局主席查尔斯·索莫瑞斯·史密斯爵士提出,作为中国艺术重要传统的水墨,完全可以为世界艺术创作提供一种新的语言和媒介。
  
  应该说,是越来越多脑洞大开的作品,让学界关注到未来水墨创作的崭新可能。在这次展览上,人们看到了11位重要的现当代水墨艺术实践者的作品,一些创意完全有别于传统的水墨画:有的作品甚至全然不用墨与宣纸,却不约而同流淌出水墨的东方韵味,为未来的水墨创作找到新的接口。王天德的《佘山渔隐图》,远看像一幅传统水墨山水图,近看会让人察觉出其间的斑驳。这得说到他在创作时用到的一种重要形式——香烫。王天德的作品时常将一层烫画叠加在一层水墨画之上,让画面形成错位的效果。水墨的部分会不经意地在镂空处出现,也会不可避免地在重叠处隐匿。这多少带了些禅宗的意味,正是这位艺术家想表现传统水墨的一种创作思维。
  
  书法线条则成为王璜生的创作灵感。在他的《日课·心经》中,密密麻麻到眼花缭乱的书法线条显而易见,却无法辨认出它们究竟是些什么字。这一团团无从理清的线条,意外给了观者仿佛有好多话要说、又无从说起的感觉。王璜生这是通过对传统抽象的“线”“笔”的再抽象,将它们抽离为更自由的表现元素。
  
  甚至有艺术家运用了一种现代数码的表达形式,将人工智能应用在水墨上。黄宏达设计推出了一款机器人,根据嫦娥四号发回的月背图像和美国航天局发布的月面3D图像,创作出《月球背面》水墨画。机器人内置的算法与难以控制、充满未知的水墨相结合时,擦出了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艺术火花。
  
  对这些实践,画家李磊认为,20世纪初开始,一批留洋艺术家将目光投向西方,尝试将西方绘画的思想、方法、模式植入中国绘画,对我们的笔墨、水墨方式进行了非常多的尝试。这种尝试加速了中西融合的发展。但这种水墨的创新,基础是基于西方对艺术史的思维逻辑。进入到21世纪后,水墨面临着一个新的可能性,更多的艺术家开始思考,如何从传统的中国文化精神当中阐发出当代的文化,从而思考和面对未来的发展。
  
  艺术家王劼音则坦言,近年来自己陆续听到很多人说现在的中国画不行了,尤其和油画相比,没有力量,色彩又不鲜艳,也没有厚度,一张薄薄的宣纸。也有人非要在宣纸上跟西方人硬拼,非要画出油画的效果。“实际上中国画画不出油画的效果。我觉得水墨画平静如水反而是它的特点,把平静如水做好了以后,反而与西方艺术拉开差距了。”
  
  史密斯爵士用传统的再塑造来理解当下水墨艺术迎来的发展空间。史密斯说:“从前我们普遍认为的写生等绘画基础训练,被越来越多的人视为过时、没必要。有一段时间,我们甚至不把绘画基础训练作为课程的一部分了。”在他看来,这其实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这样的观念是需要纠正的。“我们现在的确推崇那些有创造力、有想象力的艺术,让学生们的思维进行更多的探索、实验。但这并不意味着阻止、废弃旧的传统,而是让传统为新的创造提供一种新的语言和媒介。”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