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知识 汉代漆器价值十倍于铜器?

2019-11-21 11:19:16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杭州日报
  原标题:汉代漆器价值十倍于铜器?(下)
  
  关于汉代漆器,还有一些标志性内容,在今天的收藏鉴定中也值得予以特殊注意:
  
  (一)[奢侈品]汉代漆器价格高于青铜器十倍以上的史实,这是令我们后世无法想象的。究其原因,应该不是材料价格的问题,而是“人工贵”:一、耗时,二、工艺繁复。关于“耗时”,一件漆器无论大小,都要髹涂百遍以上甚至二百遍,层层叠叠,每层互相融合渗浸、咬合融汇。而每一遍髹涂即涂层之后,都要在阴室晾干三天以上,遇日晒、热焐必爆裂,只能阴干。这样一算,单件漆器的制作周期至少一年以上。这是一个时间的成本。关于工艺繁复,髹时要极耐心细致,不可厚薄不匀,更不可以粗心大意混杂渣粒以导致各层凹凸不平的失败。这样的工艺要求,非一般人所能轻易为之,非资深名匠不可。故而,制作耗时和高技术要求,是漆器在从战国到西汉价值高于青铜器的最根本理由。
  
  (二)[署名方式]漆艺工匠在制器上署名例不以写,而以针刺。其实涂黑髹硃,本皆以毛笔为工具,顺手书写最为简便,但漆工多习惯于针刺,大概是漆面上针刻花纹,亦犹碑石凿刻文字,故以针刺为同例。唯“轪侯家”是毛笔朱书,而“成巿草”则是烙印戳记。证明针刺、朱书、烙戳三者皆并行于汉世漆艺之中。
  
  (三)[专用性]宫廷御用署款有“大官”“汤官”,应该是皇家膳食专用御器;“上林”款则为上林苑宫观专用漆器,“轪侯家”则为王侯一级,对应于《史记》《汉书》历史文献记载;第一是漆器可证史,第二是像“汤官”这样的太具体入微的职名,史籍不会详记;不依漆器标注则不由得知,可谓补史之阙失。
  
  (四)[漆胎]漆器的内胎架骨,有竹木,陶、石、角、皮、牙骨、布麻等,但主要是木和布麻即“夹紵”。尤其是大型的屏风、大尊佛像,这样的内胎更可以不受限制。这又需要高超的工艺技术支撑。漆器为什么能赢过青铜器甚至取代之?经久耐用,轻便易携,手感(口感)触感均细腻净滑,这些都远胜笨重的青铜器而显得更加轻捷化日常化生活化——但在一开始却并不庶民化,制作费时长久和工艺要求太精,使它在一开始必然成为王公贵族的宠物。只是在发展多少年之后,它才逐渐走下神坛,进入市民阶层。而漆器在成为礼器之后迅速转向作为食器饮器和妆奁粉盒日用品的轻便而精美,始终是它变迁发展的动力。
  
  (五)[美饰]漆器的装饰,因为是在器物上,始终是以图案装饰为主调,取图案的平面绘制与立体浮雕表现方式,由是而产生了各种古代漆器系统专属的纹样,因为与青铜器同一时代,从战国到两汉,有些图案纹样是漆、铜通用,有些则是漆器系统独有的创造,这是工艺美术图案演变史上的一件大事。对它的研究,自古以来一直没有中断过。
  
  为使作为奢侈名贵器物的漆器更加精美,以“夹纻”制胎、堆漆、图案绘制、“刻镂”即平面浮雕、叠涂、立体加厚,雕填、描金、螺钿等,从古至今,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工艺之链。其后在器物的内外壁,还会施以镶嵌金银圈以求固化漆器架构外形,甚至还会有金银质的把手耳环和扣件。总之,只要是在内宫和王府禁地,是不厌其烦尽可能地“披金戴银”力求华靡的。
  
  (六)汉代奢侈成风,竞相争奇斗艳,夸饰珠玉金银,漆艺当然更是首当其冲。基于此,朝廷不断对漆器制作课以重税,别的器物制造青铜、青白玉、陶瓦、竹木、织物等等,制造课税大致在10%。唯独漆器税高,竟达25%-30%。但这样的举措,在使漆工漆匠这一行压力巨大的同时;反而在社会认知上抬升了漆器的地位和身价,巩固了它在当时的至高无上地位。不这样,就不会产生漆器价格十倍高于青铜器的奇怪现象了。
  
  古代漆器的出土,主要分布在湖北江陵、湖南长沙、江苏扬州等地。站在中国美术史角度看,各墓葬出土中,大型或成组的青铜器当然是重器,是首要。其次是竹木简牍,缣帛之书,除了材料方面的研究之外,最重要的是文字,事关中华文明传承,与对典籍文献、历史记载的修正与确认,更是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字学家、书写书法家、文明史研究者的最重要内容。再次是玉器,虽大都无庞大的体量,但中国本是个“玉文化”的国度,玉器当然是核心的核心。但我们不会讲中国是一个“漆文化”的国度。因为漆与玉在华夏文化的标志性方面,还不在一个层级上;相对而言,“漆”还是一个较弱势的存在,而且在唐宋以后,漆器大量产出和它的日常生活化所带来的庶民化、市井化趋势,使它与汉代漆器至高无上的尊贵地位渐行渐远。在今天的金银、铜、玉、石、瓷、丝、木诸系列中,逐渐成为相对附属的古文化古工艺古美术项目。这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七件套漆耳杯套盒”,是汉代漆器的经典之作,它的可取之处,还在于它与其他的墓葬出土漆器有一个不同。它是套器、有大小七件;以大套小,层层重叠,见出十分精美的制造工艺的巧思。此外,经典漆器史中,自古以来,还有闻名遐迩的“四大漆艺”:即福建脱胎漆器、扬州漆器、山西平遙推光漆器、成都漆器。例如长沙马王堆漆器“成市草”“成市饱”即属成都漆器这一系。而扬州漆器,则缔造了一千多年前自唐代以来号为“漆器之国”的日本漆器持续不断的繁荣兴盛。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