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科学的灵魂 都是创新

2019-11-07 16:54:55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新华日报    作者 :   杨频萍
  “任何一个艺术家都离不开科学,任何一个科学家都离不开艺术。”11月2日,由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共同主办,江苏省艺术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支持的“艺术与科学”国际学术论坛在南京开幕。
  
  “理解科学需要艺术,理解艺术也要科学。”吴为山在作《艺术与科学的灵魂同是创新》的演讲时说道。理工科转向艺术创作,当年学的理工科知识对他的雕塑艺术生涯影响很大。在会上,他分享了自己与杨振宁、钱伟长、陈省身等著名科学家的故事,他指出,所有学科创造都是综合的产物,艺术与科学密不可分,二者在本质上完全相通。
  
  吴为山说,当年自己在南京大学艺术雕塑所工作时,杨振宁曾来访参观,并提笔写下了“艺术与科学的灵魂同是创新”这句话。“在馆中,杨先生特别赞赏‘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这句诗,人的思想是从世间万象当中产生,而风骨指的是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是超越一切表象之外的。雕塑是三度空间的东西,做雕像时要把握每个人的精神特征,在似与不似之间用艺术的方法表现出来,这和科学家的创新有相似之处。”
  
  吴为山记得,时任上海大学校长的钱伟长先生曾对他说起,上海大学当时在研究空调,一个空调不仅是取暖器、制冷器,还是一件艺术品。从几何空间来说,你得考虑研制时候以什么样的形状占用空间,分体式空调的造型关系、大小比例关系等,一切创造都是综合的产物。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吴为山还曾到90多岁的科学家陈省身先生家做客。“陈先生说,科学与艺术是钱币的两个面,比如说你做的椅子和沙发,既要美观,还要符合人体工学原理,坐得舒服才会有人喜欢,只有一个面的产品没人敢要。”
  
  “他用鸟儿飞翔的热情去探索世界。他对人类的贡献远不止一幅《蒙娜丽莎》,他更是一位杰出的航空学家、空气动力学家和空气机械研究者。”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院长洛卡·克劳迪作了题为“达·芬奇与飞行器”的报告。他以达·芬奇的一卷手稿“飞翔的鸟儿”引出达·芬奇对于飞行器飞行的探索,他说:“达·芬奇通过观察自然中的鸟儿‘没有风也可以飞翔’,推翻了旧有学说‘必须借助翅膀的浮动才可以飞翔’的观念。”
  
  达·芬奇观察鸟在空中飞行,分析鸟的飞行原理、飞行控制、空气的特性。意大利还收藏着达·芬奇于1483年写的札记中的一张飞行器草图,草图标明,这架飞行器的升力是由旋转着的螺旋桨所产生的,他还曾经就此制造过第一架直升机模型。观察鸟儿,探索飞行,这既是他对自然关怀的体现,也是他科学思考的映射。
  
  据了解,本次论坛以“艺术与科学”为主题,分为“达·芬奇艺术与科学思想研究”“人工智能背景下的艺术学科发展”“融媒体视阈下的艺术体验与传播”“传统艺术与现代科技创新”等7个议题,吸引了来自中国、意大利、韩国、日本等世界多个国家的高校学者参会。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