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人的正是这幅画暗藏的玄机”

2019-10-25 10:09:49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辽宁日报   作者 :   
  辽宁省博物馆有一幅重磅级的书画作品吸引了众多游客驻足观看,参观者不仅折服于画家高超的画技,更被画中暗藏的玄机所吸引,它就是《虢国夫人游春图》。研究者指出,从这幅画中可以看出唐代女性的地位。同时,这幅画为后世留下太多的疑问,而正是因为存在这些疑问,才使它更加吸引人。
  
  杨贵妃的三姐是虢国夫人
  
  《虢国夫人游春图》纵51.8厘米、横148厘米,记述了显赫一时的虢国夫人和她的眷从盛装春游的情景。原作是唐代著名画家张萱所绘,现已遗失,此次展出的画作是宋代的摹本。
  
  那么这幅画的名字为什么叫《虢国夫人游春图》?历史上谁是虢国夫人?
  
  据《新唐书列传》记载,早年的唐玄宗李隆基勤于政事,励精图治,开创了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开元盛世”,但在后期,唐玄宗宠爱杨玉环,不理朝政,过起了侈靡艳逸的生活,并分封杨贵妃的三个姐姐为韩国夫人、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与此同时,又任命杨贵妃的堂兄杨钊也就是后来的杨国忠为金吾卫曹参军。杨国忠后来又被封为右宰相,独揽朝政大权。
  
  杜甫的诗作《丽人行》中写道:“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叶垂鬓唇。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诗作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杨氏一家势倾天下的奢侈生活。
  
  辽宁省博物馆研究部主任董宝厚介绍说,研究者普遍认为《虢国夫人游春图》是唐代张萱根据杜甫诗《丽人行》而创作的。
  
  “在杨贵妃的几个姐妹当中,最漂亮的当数虢国夫人,唐玄宗非常宠惯她,赐给她随时入宫的特权。”董宝厚介绍说,唐代诗人张祜《集灵台·其二》诗中写道:“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峨眉朝至尊。”诗的意思就是说虢国夫人平日大白天都可以骑着马进宫,她从来不涂脂抹粉,淡淡地描一下眉就可以见皇上了。从中我们可以想象虢国夫人的美貌,同时也暗示虢国夫人跟唐玄宗的关系非同一般。
  
  据《新唐书》记载,唐天宝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安禄山打出奉旨讨伐奸臣杨国忠的旗号,在幽州(今北京)起兵。唐玄宗逃往四川。行至马嵬驿时,禁军哗变,在禁军的压力之下,唐玄宗只好将杨贵妃处死。虢国夫人听说后,带着儿子、女儿和杨国忠的老婆裴柔向陈仓逃去。陈仓县令听说后带人去追赶,虢国夫人走投无路,先掐死了自己的两个子女,然后杀了裴柔,最后自杀,但没死成,被随后赶来的县令抓进大牢。
  
  不久,虢国夫人刎伤出血凝结喉中,窒息而死。
  
  画中右边第一个人很特殊
  
  这幅画既然叫《虢国夫人游春图》,那么画面中的人物哪个是虢国夫人呢?学界对此争论不休。作者张萱给后人留下了一个千古之谜。
  
  董宝厚指出,明确此图中的“虢国夫人”到底是谁,说清为什么是她,是欣赏这幅传世佳作的关键所在。为此,董宝厚用排除法一步步地分析,为我们揭示出哪一位最有可能是虢国夫人。
  
  画面上共有八骑九人,神态各不相同,有轻松惬意的,也有不敢懈怠的;有嘴角上扬的,也有愁容满面的。无论是勒紧马辔还是扬起马鞭,不管是目不斜视抑或左顾右盼,每个小动作都被描绘得细致清楚。画面最后有一个小姑娘,而这个被人抱在怀里的小姑娘不可能是虢国夫人,那么画面上就剩下了8个人。这8个人骑了8匹马,8匹马中有的戴红缨,说明马上的主人身份非常高贵,不戴红缨的马,主人不可能是虢国夫人。如此一来,画面上就剩下了4个人。在这4个人所骑的马中,有两匹马不但戴了红缨,而且马鬃梳成三花形状,这表明主人身份更加高贵,她们两个人有可能是虢国夫人。抱着孩子的那个中年妇女,虽然马鬃梳成了三花,但她不可能是虢国夫人。为什么呢?“从画面上看,抱女孩儿的妇人已经人老珠黄,毫无贵妇人的风度,且列于队尾。古代贵族出游不可能自己抱着孩子,这个中年妇女的身份很可能是个保姆,她抱的孩子是虢国夫人的女儿。”董宝厚解释说,“此外,这个妇人的长裙颜色较为暗淡,且面容凝重。在唐代,贵族女子的服饰应该是浓艳、雍容与奢华的,也就是说,她没有唐代贵族妇女的高贵气质。”
  
  这样一来,画面上就只剩下一个身着男装行进在最前面的“领队”最有可能是虢国夫人了。单从其身下马匹而言,不但马鬃为三花、佩有红缨,鞍鞯上还绣有云纹绕虎,障泥上则是双栖鸳鸯,马尾束结表明很有可能是西域战马,这些都说明骑马人的身份不容小觑,再看这人神态颇为倨傲自然。董宝厚说,所以,目前学界偏重认为“他”就是虢国夫人。据史料记载,虢国夫人非常喜欢女扮男装,还喜欢佩剑出行,而且其个性张扬,常一马当先,率众前行。如此说来,这个着男装、行进在队伍第一位的人是虢国夫人的可能性最大。
  
  杨仁恺在《国宝沉浮录》中曾提出不同的意见。他认为,从古人出行的仪仗习惯来说,没有把主人放在最前面之理。在敦煌壁画《张议潮出行图》以及历代帝王《卤簿图》中,都是主人在中间或偏后的位置,前有开道,后有殿队,这几乎是封建社会的定制。在这幅画中,他认为画面中部左侧,眼光望向前方,身穿淡青色窄袖上衣,搭配白色披肩,下面穿着描有金花的红裙,裙摆下露出的绣鞋上还有红色花纹的贵妇为虢国夫人。因为她居于画面视点的中心,神态威严,目不斜视。另外,此人是画面中唯一没有涂抹脂粉的人,这与诗人张祜描写的“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峨眉朝至尊”的生活作风相吻合。
  
  记者调查发现,到目前为止,画面中到底哪个人是虢国夫人并无定论,普遍认为第一名男装者是虢国夫人的可能性大。
  
  董宝厚说,谁是真正的虢国夫人,这个隐藏在张萱笔端下的谜团恐怕还将争论下去。“谁是真正的虢国夫人并不重要,对于这幅国宝来说,它引出的画外之音,才更值得咀嚼、品味。”董宝厚说。
  
  董宝厚指出,大唐时代是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国力强盛,经济繁荣,思想活跃,对外开放,对内政策宽松,有着海纳百川般的胸襟。唐代妇女普遍乐观、自信、开朗、豁达,女性之美也呈现出雍容富贵的景象,尤其在上层社会。《虢国夫人游春图》中表现出来的唐代妇女着男装的风尚,也从侧面反映出唐代礼教宽松,男女地位趋于平等。唐代妇女渴望像男人一样拥有权力,治理天下。所以唐代才会出现武则天、太平公主、平阳公主、上官婉儿这样的“女中豪杰”。可以说,唐代是封建社会中,女性幸福指数最高的朝代。
  
  展出的《虢国夫人游春图》作者是谁?
  
  杨贵妃死后,杨家势力消亡。可是有人却用画笔将杨家在历史上最辉煌的一瞬留了下来,这个人就是唐玄宗时期的宫廷画师张萱。
  
  据《宣和画谱》记载,张萱是唐代画家,京兆(西安)人,开元年间曾任史馆画直,相当于唐代贵妇的专职画师。他擅长画仕女和婴儿,还有骑马的贵公子,被誉为唐代仕女画的代表人物。
  
  纵观《虢国夫人游春图》,图中人物神态从容,乘骑步伐轻松自如,人物服饰轻薄鲜明。一行人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如花团锦簇,画面上洋溢着雍容、自信、乐观的盛唐风貌。“画的主题是‘游春’,但背景不落半点墨痕,既没有青草绿木、春燕鲜花,也没有春水微波,却能让人通过画中人物悠闲欢愉的神情和骏马轻举缓行的步伐,感受到风和日丽的春天气息,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可见作者绘画的高明之处。”董宝厚说。
  
  在张萱之前,以妇女为主题的绘画作品不多,专画妇女现实生活的就更少见,像顾恺之的《女史箴图》、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一类的画,大都是与宣扬封建道德戒规相联系的作品,从这一角度讲,张萱画现实生活中的妇女,代表着唐代仕女画的典型风貌,直接影响了晚唐五代的画风。
  
  公元907年,唐朝覆灭,这幅享誉八方的《虢国夫人游春图》也在动荡中流失。北宋的第八位皇帝宋徽宗赵佶是一位极具艺术天赋的君王,他痴迷书画,喜爱收藏,尤其是唐代张萱的画更是令他朝思暮想,他让众大臣四处寻找张萱的真迹。
  
  不久,《虢国夫人游春图》真迹被找到。宋徽宗喜出望外,天天观赏。考虑到这幅画卷很难保存,宋徽宗命令翰林书画院的画师临摹此画。其中只有一幅画令宋徽宗满意,因为这个没有留下姓名的画师不但临摹了张萱的画,而且把北宋画院简洁、明快的画风融入其中。于是宋徽宗下令,《虢国夫人游春图》真迹和摹本同时交宣和内府永久收藏。
  
  不久,北宋灭亡,宋徽宗、宋钦宗和皇子、宫女等几百人,包括宫中的收藏统统被金兵掠走。由此,唐代真迹失传,只留下这幅宋代摹本。
  
  记者注意到,这幅名画上并没有画家的题款和印章,只在画前面隔水处有金章宗完颜璟瘦金体书“天水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题签一行并钤“明昌”(金章宗第一个年号)诸玺。董宝厚介绍说,唐代画家还没有在画上题款和加盖印章的习惯,到了五代至宋代期间,画作中才开始出现落款,但是,即便落款也只落“穷款”,即只落姓名、年月、轩号。元代以后,文人画开始流行,文人才开始落款,在明显的位置加上题记或诗文。
  
  据史料记载,完颜璟是金国第六位皇帝。“和其他金国皇帝不同,完颜璟从小就十分喜欢中原的艺术,特别爱好书法,尤其对宋徽宗独创的瘦金体十分推崇,他模仿宋徽宗的瘦金体几乎可以乱真。他还曾效仿宋徽宗在朝中设立书画院,从‘天水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几个大字的风貌看,金章宗完颜璟的书法极得宋徽宗瘦金体的神韵。”董宝厚解释说,“天水是地名,位于今甘肃境内,是赵氏郡望,就是宋徽宗的祖籍,所以宋朝也被称为‘天水一朝’,‘天水摹’就是宋徽宗赵佶临摹。”
  
  那么,问题来了,这幅画确系宋徽宗本人临摹的吗?董宝厚分析,这幅画笔法非常专业,应该是非常老道的工笔人物画家所为,而宋徽宗本人擅长花鸟,并不擅长人物画,所以现在学术界普遍认为此画应由宋代画院高手代笔。
  
  谁收藏了这幅画?
  
  董宝厚介绍说,《虢国夫人游春图》曾经宋内府、金内府,南宋史弥远、贾似道,清王长恒、梁清标等人收藏。卷末有明末清初书画家王铎为其题跋。
  
  清代乾隆皇帝因爱好书画,在位期间不遗余力将全国珍品收藏到清宫内府,《虢国夫人游春图》的宋代摹本在这个时期成了清内府的收藏,从此成为乾隆皇帝最喜欢的收藏品之一,编录在《石渠宝笈续编》中。
  
  辛亥革命之后,宣统皇帝退位,此画被溥仪偷运出宫,藏在天津英租界的宅子里。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溥仪携此画准备逃往日本,被苏联红军在沈阳东塔机场逮捕,溥仪随身携带的这幅名画和其他多件书画作品一起被苏联红军截获,移交给当时的东北银行保管。1950年春,经文物鉴定专家杨仁恺鉴定,此画就是流传千年的《虢国夫人游春图》的宋代摹本。从此,这幅画就成了东北博物馆,也就是现在的辽宁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