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是必读标签吗?

2019-10-21 10:18:36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工人日报   作者 :   冷荞麦
  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很热闹,一下颁出了两个年度的奖项——补齐了去年暂停的大奖,有点“空前绝后”的感觉。
  
  这种情形,对“喜新厌旧”的文学爱好者来说,当然是好事,迷茫了一年终于又获得了指引,在多如牛毛的“新生”文学作品中,专家们又劳神费心地为文学园地划出了道儿,热爱文学的脑瓜们又可以在自己的候选书单中添加几行书目文字,来丰富自己业余(专业)的文化生活。
  
  凡事都有意外。没想到在喜人的氛围中,一个后生向我问了个古怪的问题:诺贝尔文学奖是不是意味着给作品贴上了必读标签?他之所以有疑问,缘由是先前阅读某位新晋诺贝尔奖著作的体验不是太好,自己感觉有点浪费时间。
  
  这样的问题应该有点老生常谈了。客观说,诺贝尔文学奖作品首先得经历时间检验——虽然这个时间段不是很长,其次还必须得有各路顶级好手推荐,然后还要经过评奖委员会大神们优中选优的斟酌。以此推之,一般来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作为“必读”候选文本,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真要较真儿,关于“必读”标签的研判,论起来也是个很不好回答的问题。
  
  稍微往远点说,赛珍珠的大作,现在读者还有几许呢?我主观猜想一下,可能除去大学里专挑冷门写论文交差的学童外,估计搭着凉棚都不容易寻找到受众。这不过也就是几十年前的事儿,并不远。再近一点,大江健三郎(应该也以获奖为荣吧)居然认为同为获奖者的老乡川端康成的作品不值得读。这里我捎带着自己说一句,俺的认识正好相反,大江健三郎的作品就那么回事,倒是《古都》《雪国》,或者还有《伊豆的歌女》很值得品味,虽然讲述的是日本,但很有华夏意境的韵味。
  
  回过头来看,咱们前不久的获奖者也曾让出版商皱眉:得知获奖后,迫不及待地连夜加印,意欲满足可能暴增的客户。结果是销路很不令人满意,而且至今在各种销售渠道好像也干不过为数不少的一些还没获得诺贝尔奖的国产小说。
  
  就诺贝尔文学奖作品而言,获奖作品未必适于娱乐阅读。那些甄选的大师们看重的,要么是人生、生活的洞察,要么是思想的洞见,故而对作品优劣的判断,往往和个体的思想储备,以及自身智识养成的环境有关。而对读者来说,更是由于对人、对生活的认知不同,评判必然有异,所以才有相去甚远的不同评价——好坏(是否属于必读)的标准可能得偏向您的个性化色彩,甚至是主观好尚。除非您先生是个人云亦云不动脑壳还基本缺失独立判断的人,若真如此显然就无所谓读不读了。
  
  实际上,即使是从纯粹文学的角度来看,一部文学作品中的高下,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就像前面提到的不同看法。很多时候,即便是同一个人,在成长的不同阶段,由于个体认知的短长,对同一部作品的感触也是截然不同的。比如英美文学掌门级角色哈罗德·布鲁姆(新进刚刚去世,在此表示敬意)推崇备至的《追忆似水年华》,黑石一雄就有很深的体会:“普鲁斯特无疑是给予我很大影响的作家。”但大学时代,他描述了另外的经验:那时,“作为课业被要求读过,可当时读着感觉是让人入睡程度的无聊。”
  
  可见,人生阅历也会刻写差别的认知,“必读”与否,我们可以写进自己设立的坐标,权且做个参考,是不是要阅读,还得自己个亲自去体验。
  
  总之,阅读是个人的私有生活,没有必要在意什么“必读”标签——尤其是他者给出的标签,文学作品更是如此。
  
  诺贝尔文学奖作为“优秀”作品的标识,视为优先阅读选项应该是可以接受的,至于是否认真研读,我以为不妨先行了解一下,像托卡尔丘克的《太古和其他的时间》,您看看介绍,如果是感兴趣的内容(话题)就翻读一下,在众多阅读APP上都可以免费阅读前面的内容,要觉得“好看”,或者有意思就继续,要找不到感觉或者兴趣阻碍,那就先换条道,看看别的风景。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