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行业”里成长起来的砚雕师

2019-06-13 09:39:14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工人日报   作者 :   叶小钟 麦嘉宜
  “其实我是农民工!”今年4月,荣获首届广东工艺美术行业职工职业技能大赛金奖的钟健宽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只有中学学历的钟健宽,从一位农民工起步,奇迹般地在工艺美术行业生存下来,发展起来。
  
  16岁孩子入“夕阳行业”
  
  钟健宽出生于广东肇庆端州区黄岗镇的一个农民家庭。1987年他初中毕业,跟着大哥在帮砚厂做外发的砚木合子,村里做雕砚的师傅引起了他的兴趣。不过,有些师傅常说现在这行是“夕阳行业了”,钟健宽听见这些话心里非常难受。“但是一个16岁的小孩,书读的不多还能做点什么呢?”他说。
  
  他硬着头皮,主动求师傅收他为徒。当时,在工厂做砚的学徒都要从做“光身”(砚坯)开始,每一道工序过关后才可以学下一道工序,有些甚至学了两年也没做过雕花。但师傅为避免影响工作便一开始就教钟健宽雕梅花,从一朵到一枝再到两三枝搭配,悟性极高的钟健宽仅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将花雕得有模有样了。
  
  20世纪80年代开始,黄岗镇开始有很多私人作坊,大量日本、韩国的商人以及游客来到黄岗镇买砚,原先黄岗镇做砚的艺人们大多都弃艺从商,一时间变成找人做砚的人多,真正执刀做砚的人少,因此钟健宽虽是新手却很容易找到工作,但他深知自己只是学了雕花的皮毛。
  
  经过一段时间的边做边学,钟健宽从雕梅花开始,慢慢也能雕松鹤、花鸟、龙凤等传统花纹,还经常找师傅请教。通过长时间的观察,钟健宽明白砚雕是随意多变的,只有练好自己的刀法,在参考优秀的砚雕和书画作品基础上,再加上自己的想法以变化创新,才能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两年的学习与制作令钟健宽在各式传统花纹的雕刻上更有信心和底气。
  
  “修行”之路披荆斩棘
  
  师傅领入门,修行靠个人。小小年纪的钟健宽遇到了很多的波折和挑战。由于遭遇过订单老板出尔反尔,将价格一再压低,他决定开始自己买砚材、自产自销。
  
  这样的模式维持了一两年,外来客商渐渐多了起来,收入基本稳定,本以为生活能红红火火,但是钟健宽的小作坊又被小偷“光顾”了,损失了十方砚。其中最令他心痛的是那方花费了整整一个多月的心血才雕出来的大宋坑。
  
  父亲生病,孩子还小,家庭重担压在钟健宽肩上,他只得另谋出路。恰逢肇庆大桥开通,在同乡的介绍下,他来到黄岗镇的肇庆市中艺名砚厂打工。
  
  钟健宽雕的云龙极受老板赏识,第二个月厂里接了一批花砚合同,老板让大家自由发挥做杂花。于是,钟健宽因材施艺,根据石品花纹雕刻,梅花、松树、秋叶、花鸟……在他的巧手下尽情展现,老板感到十分惊喜。后来,厂里的砚雕全部由钟健宽设计并做好粗模,紧接着10多个雕工跟着做,质量由他监督把关。
  
  钟健宽说,2007年与2008年为北京奥运会做礼品砚是自己做砚雕以来最有意义、最激动人心的时候。当时,钟健宽协助自己的老师,按要求设计奥运砚,得到了奥组委的认可。之后,钟健宽与全厂工友马不停蹄,连续大半年赶工,如期将作品交付奥组委。圆满完成任务后,工厂获得了奥运会标志独家生产权。
  
  将时代精神融入砚雕
  
  2012年,钟健宽依依不舍地离开工厂,离开朝夕相处的老师和工友,在端州区白石村成立个人工作室“研作轩砚坊”,继续在砚雕道路上打拼。经过两年的钻研,钟健宽树立了自己的砚雕风格——把国画融入砚里,用薄意浅雕表达,就这样,钟健宽的作品受到越来越多追随者的喜爱。
  
  2018年首届广东省工艺美术行业职工职业端砚创作技能大赛在肇庆举办,现场比赛前一天,钟健宽抽签选到了一件方型石品花纹砚材,砚材接近中央位置有一条横向翡翠斑,十分考验砚雕技艺。
  
  传统砚池头在上,但这件砚材的翡翠太靠近中部,会导致比例不协调,因此钟健宽摒弃了传统砚的做法。他整晚对着照片进行构思,反复琢磨,他围绕大赛主题“当好主人翁,建功新时代”,用纸样绘图设计,把主体画面做在下面,砚堂在上面,将砚材上的石品花纹雕刻成一列呼啸的“高铁”,设计构图相当巧妙,将时代精神完美地融合到砚雕中去,一举夺得了本次大赛的金奖。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