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何书店的魅力

2019-05-17 15:43:17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青海日报    作者 :   
  没有预热、也没有宣传,自然也没有使用任何推广和营销手段。虽然几何书店是在一种极为低调的状态下开张营业,但依然挡不住西宁人的热情,试营业当晚,仅3个小时就创下了5万的人流量17万元的营业额。购书、办卡、拍照……人们以各自的视角快速传播着眼中的几何书店,几何书店在第一时间就燃爆了西宁人的微信朋友圈。
  
  如今的几何书店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新地标,更是向外界展示青海文化自信的一个窗口。4月23日是几何书店成立一周年的日子,运行一年,几何书店已跻身新华文轩销售5强实体渠道商。用几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林耕的话来说:“在大数据下每一次产生的数据都会被记录,书店的好坏一览无余。”
  
  一杯咖啡、一本书,读者静静地享受着春日周末闲散而恬淡的时光。在几何书店六大板块之一的“雪城净土”,靠近门边的桌子前坐着一位黑黑瘦瘦、个子高高的中年人——这就是几何书店的创始人林耕。学美术出身的他很有些艺术气质:黑色的休闲西装,烫染过的长发随意扎起一个马尾辫,细长的手指握着一个深棕色的烟斗,镜片后面的一双黑眼仁始终透露出友好和善的神情。出身书香世家,自幼对书籍就怀有一种亲近和敬畏之心,对林耕来说,创办一间文化气息浓郁的书店也许是最佳的选择。
  
  “我要开一家心目中理想的书店”
  
  作家荞麦这样评价她理想中的书店:“整个店恰似一本‘品位教科书’,不是单一的书店,而是一个完整自我旋转的小星球,在这个‘完整自我旋转的小星球’上,给读者提供更多文艺生活美学的体验。”而当读者走进几何书店恰似走进这样一个小星球。经营者请来诚品书店的设计师,将书店设计成若干对称而有层次的城堡式拱型门,一眼望去,似乎有无数个拱形门相互连接,使得书店的空间得以无限延展,与其说这里是一个书店,倒不如说它是一个城市的文化生活空间,这里将咖啡文化、文创产品、文艺沙龙、特色体验等新生活方式集于一体。
  
  占地1万平方米的几何书店,堪称国内最大的独立书店。所谓“独立书店”,首先在于它的独立性,不依附于某个组织、某个机构或某个部门而存在,绝非国有资产,也非那些大集团公司控股的部门;其次,独立书店不只是一个简单的书店,体现了经营者的精神理念和人文素养,这样的书店,精神指向性非常明显。简单说独立书店要具备三个特点:即无所依附、人文关怀、持之以恒。
  
  林耕在回忆最初创办几何书店时说:2014年的海湖新区正处在蓬勃建设当中,那时他不但全程参与了新区的建设,还将新家安在了这里。很快,他就敏锐地发现,在这个建设总面积为10.5平方公里,规划人口为15万人的新区里却没有一家书店,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有了开书店的想法。与所有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人一样,伴随着林耕成长的是经典的红底白字招牌的新华书店,一度他也只想开个纯粹意义上的书店。
  
  但当他对实体书店的经营情况做了初步的了解后,他的想法有了根本性的转变。从图书品种上说,全国一年出版的图书大约有40万册,除去教辅等书籍后,只剩下15万册左右的图书,所有书店可卖的书籍从品种上说都差不多。而伴随着网购的冲击和电子阅读方式的兴起,人们的阅读习惯逐渐发生了改变,逛书店买书的人越来越少,曾是城市文化地标的实体书店失去了昔日的风光,迫于生计许多传统书店纷纷转型。
  
  那时林耕也常常设想:假如我是一名读者,我内心期待的书店应该是什么样的?第一个被问到的就是他的父亲——我省已故文化名人林锡纯先生。林先生回忆说,自己小的时候,书店里既卖书也卖些笔墨纸砚,书店里也有一两张桌子供读者翻翻书、喝喝茶、聊聊天。那时,林耕就意识到,消费者到书店,不单纯只是为了买书,更重要的书店还应该为读者提供一个交流和体验的平台,而经营者更不能只是为了卖书而卖书,要去发掘读者内心的需求。
  
  向心目中理想的书店进发,英国哈查兹书店、葡萄牙莱罗书店、阿根廷雅典人书店、日本茑屋书店、台湾诚品书店、南京先锋书店……凡是执着于做书的书店都留下了林耕探访的足迹。一天,在深圳万象城西西弗书店,逆光下一位白发老人和一个时尚女孩毫无交集地坐在小窗口前的两个高凳上看书,这幅简单的画面深深感动了他,“只要捧读一本好书,就是在和高尚的人说话。”德国作家歌德的这句话像闪电一样激发了他的灵感。“未来我一定要开一家这样的书店,一个为所有人开放的空间。”
  
  打破传统书店的经营模式,将过去那种纯粹的商业模式转变成体验模式进行新型营销,向具有多种业态的复合文化空间发展,只有这样才能为书店赢得未来。历时4年,几何书店如期开张。西宁人的热情霎时被书店的高颜值点燃了,几何书店一跃成为时尚的网红打卡地,这种规模化的口碑式传播,比传统意义上的广告式的硬性轰炸效果更好、影响更远。现在书店平均每日的客流量达3万人,今年春节和旅游旺季更是达到10万人。
  
  让人们真切体验到文化的乐趣
  
  4月6日清明小长假,此时的西宁已是冰雪消融大地回春,褪去了寒冬的萧瑟,迎春、丁香、腊梅等早春的花儿争相绽放枝头。走进几何书店,不由令人眼前一亮,似乎不仅仅只有节气的回暖,就连书店也迎来了春天:虽然距离开门时间不长,但桌椅前早已坐满读者,有些人还是席地而坐,在安静的氛围中,大家享受着晨读的时光。更有一些天文学爱好者和星空摄影爱好者一大早就聚集在这里,今天,他们要在“重磅阅读”参加名为《我们的征程·星辰大海》的天文和摄影讲座,19时“空间之门”还将为观众放映由吴皓导演的纪录片《“虚你”人生》。
  
  在热情的读者群中,记者邂逅了省委宣传部新闻处的干部娄渊威,他说: “刚开始看到几何书店的面积与装修风格,总会不自觉地认为这家书店会走高端路线,最终也许会陷入往来者穿梭、消费者寥寥的尴尬局面。但无意间在书店发现了企鹅出版社的专柜从而有了新的体会。企鹅出版社是欧洲第一家成功大量销售平装书的出版社,它打破了人们书籍是上流社会奢侈品的传统印象;企鹅用颜色标识不同类型书籍的做法,增添了陌生人之间共同交流的谈资。在几何书店也不纯粹卖书,还有很多艺术体验项目和咖啡、书桌服务,用聪明的方式去卖书,以‘低端’的价格给人以‘高端’的享受,这也许就是内容为王的成功典范。”
  
  可以说,今天的几何书店既是一个多元化思考和生活的地方,又是一个极具文化气息的大型集合式书店— —重磅阅读、雪域净土、天空之城、时光书馆、空间之门、重拾生活等六大板块被有机分割,又相互连接,在碎片化阅读时代,书店把“阅读”这件事回归到生活本真,在偌大的书店内,总有一片属于读者自己的安静角落。
  
  曾经也有很多人困惑,在零售出版业萧条的大环境下,日本的茑屋书店为什么还能火?茑屋创始人增田宗昭是这样说的:“书店的问题就在于它在卖书……如果你要买书,去亚马逊买一本书就可以了;你要找信息,可以去谷歌找信息。而如何在书中发现自己的生活方式才是消费者真正需要的。”
  
  林耕说:“几何书店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把所谓的文化变得让群众唾手可得,让人们能够真切地体验到文化给生活带来的乐趣。与图书馆、美术馆或是大剧院这些场馆的‘高大上’不同,书店是最接地气的地方,在家门口买完菜、吃完饭、逛完街,一抬脚就可以走进书店,而书店也早为大家做好了准备:各种展览、演出、论坛和读书分享会……这些活动虽然与专业机构举办的展演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它的优点就是灵活性和时效性。我们把这种功能放到商业平台,让大家轻松地感受到文化给自身生活带来的种种愉悦。”
  
  据不完全统计,自几何书店开业以来,已举办各种主题活动300余场,其中既有被评为世界上最杰出的野生动物研究学者之一的乔治·夏勒同读者进行的“自然遗产保护者”的分享会,也有三江源环境保护讲座,藏族女孩创业分享会,松太加等青海籍导演与观众见面会等互动活动。 5月6日下午,近300名学术界、新闻界的专家、学者以及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志愿者、各大专院校的学生,早早在“重磅阶梯”的台阶上依序坐好。16时,当乔治·夏勒准时出现在大家面前时,人们用热烈的掌声向这位86岁依然奔波在世界野生动物保护最前沿的科学家致敬。一个小时的分享会,乔治·夏勒始终站立着与大家共同分享了几十年来他在世界各地与野生动物之间的故事。
  
  现在几何书店举办的很多活动都是由当事人来主办的,这些人有的是书店的会员,有的是社团组织,每天都会有人主动到书店咨询举办活动的相关事宜,这些人不一定是业内的成功者或行业的领导者,但他们需要实体空间的交流,这种交流既是文化上的交流,也是人和人的交流,比如一群喜欢余华小说《活着》的读者,他们在看完小说和电影后,可能就这个话题想与大家分享,因为文化是需要交流和碰撞的。还有一些高校的活动,因为受经费和场地的限制,他们也会主动到几何书店来举办活动,如今来书店举办活动的人越来越多,层次也是越来越高,书店也是免费给大家提供场地。
  
  原青海省广播电视厅厅长王贵如说: “几何书店通过全新的立意和精心的设计,将艺术交流、学术交流与阅读、购书、休闲、新书推介融合在一起,开创了适应形势发展需要的实体书店新模式,主动回应了新时代的大众精神文化诉求。它让书店拥有了新的涵义,让读者、作者和学者拥有了一个近距离交流的平台,让西宁市民拥有了一个赏心悦目、书香浓浓的聚会场所。”
  
  几何书店劲吹高原文化风
  
  2018年9月28日南昌几何书店开业,这对几何书店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作为成功迈向全国的第一站,标志着几何文化将正式开始参与、融入南昌本地文化。
  
  3500平方米的营业面积,12万种逾20万册图书,引进数百个海内外文具礼品品牌。营业当天书店的人流量达3万余人,近5千人成为几何书店的会员,《江西日报》《江西商报》《南昌报》以及当地电视台都对几何书店进行了跟进式采访。这不由得令经营者发出:“南昌我们来对了。”南昌人由衷地感叹:“南昌终于有这么一家书店了。”
  
  漫步在南昌几何书店,许多读者都被一股天然的香味所吸引,循着淡淡的香气人们在“雪域净土”看到一位名叫巴登·松保的藏香师傅点燃着一根根细长的藏香,霎时一股青烟顺着香芯慢慢升腾而起,只见师傅用宽厚的手掌扇了扇,人们顿时感到神清气爽,大家被这独特的香气所吸引,纷纷驻足观望,有些好奇的人还拿起由藏香变身而成的香珠串成的手链进行佩戴,看着人们喜爱的神情,巴登·松保高兴地说; “香气,是一种语言,是人类高级交流的媒介,它属于所有人类,没有隔阂是它的最高境界。”
  
  来到南昌,几何书店的经营者没有走简单的“商品+书”的道路。林耕说:“过去由于信息闭塞和经济总量较低,青海高原所独有的雪域文化一直不为外人所知,近些年,随着对外交往的增加以及旅游业的发展,充满地域色彩的文化产品也时常得以展示在世人面前,但想让大家从内心接受这些产品还需要一个过程。”在这里不仅仅只有藏香的转变,如今,牛毛毡变成了电脑包、土族的盘绣变身成为眼镜盒、黑陶变成日常生活用品……当380多种造型精美别致的产品一经展示,立刻就受到当地人的追捧。这些带有民族特色、充满着泥土气息的手工饰品正是几何书店走向南昌打响的“第一枪”。对此林耕深有感触:“要推动本土文化向外传播,除了要有切实可行的落地手段,还要有时代性,更要有实效性,要尊重彼此的文化差异,努力消除文化隔阂,不仅仅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只有这样才能克服水土不服带来的种种不适应性。”
  
  如果说读书是思想的旅行,那么何不让人们放下心来,让心灵去作一场旅行:十几场青海风光推介会,向读者展现了戈壁风光、沙漠绿洲等自然奇观,还有被誉为东方佛教奇观,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酥油花、壁画、堆绣制作技艺等等;英雄《格萨尔》这部被称为世界唯一的活史诗更是让人们直观地感受到了雪域高原所特有的文化;而众多诗歌爱好者还与书店店员一起朗读分享昌耀、海子的诗歌,当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唱响时,人们内心的激情被点燃……
  
  “几何书店是从青海高原下去的,这里是离天最近的地方,在这些充满地域色彩的文化产品面前,人们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林耕的自信更多地来源于对本土文化的自信。
  
  只有带有独特文化气质的书店才能赢得人们的喜爱。如今,几何书店在省外也以每月一店的速度快速发展。2月1日19时,合肥几何书店开始试营业。一个月后,合肥几何书店在大众好评上就位居第一。4 月11日,几何书店签约厦门中心。上海世纪汇广场、武汉绿地缤纷城也已与几何书店签约。林耕说,今年几何书店计划在全国开13家, 2020年开20家,2021年开40家,到2022年将达到100家。
  
  要开这么多家直营店,资金从何而来?对于这个敏感问题林耕并没有回避,他说,开100家直营店只是一个变速,开完第一家,第二家、第三家等于超速度,只要走出第一步,其实后面很快。现在内地跟几何书店谈判的商业体就有40家,对方都提供了优厚的条件,租金低,并有相应扶持政策,但今年他们只选中13家进驻,其他的等明后年再进行。
  
  让书店成为传承文化的精神高地
  
  当今网红书店已经成为很多城市的风景,这些书店都在努力吸引读者走进去并参与其中,他们认为任何文化的传播都不是单向度、灌输式的过程,而是双向、互动式的传播。而今天几何书店最大的成功,就是来自于人们对他的认可。这如同一个人,在赢得了人们的信赖之后,人们才愿意走进他、了解他,而这就是几何书店的魅力所在。
  
  在几何书店的“时光书馆”,一个个被弯成小电话亭一样的书架形成了一个个独特的私密空间,一盏桔黄色的射灯自头顶高高地照射下来。一些价值不菲的古书、历尽岁月的沧桑而残留下来的报纸和照片、名家的读书笔记以及临摹过的字帖、用过的毛笔、喜爱的砚台被摆放在展示柜里进行陈列。而那些相对来说年代还不算久远的书则摆放在书架上,随意抽取一本翻阅一下,借着灯光的照射你可以看到眼前飘浮起的一粒粒尘埃,这是岁月给书籍留下的印痕,这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这些物品曾经的拥有者,他们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的图书、文房用品为何会展示在这里?“这里大部分的书都是大家送过来交由几何书店保管的,所有的书读者都可以租借,而几何书店只对这些物品具有保管权,而不具有拥有权,简言之,这些物品的所有权仍然属于他原来的主人或亲属。”林耕介绍说。
  
  对普通读者来说,“时光书馆”也许只是展示旧物的橱窗。但对林耕而言,这里不仅仅是一个承载记忆的地方,更是一场精神的传递。20世纪50年代末,西行的列车载着中央美术学院的朱乃正、北京师范大学的林锡纯、中央戏剧学院的徐步桓来到青海,在这片高天厚土上他们不但结下了深厚的友情还成为各自行业的佼佼者,正所谓“岁月无情催人老,芳华刹那褪春晖。”三人中最早离开人世的是在全国舞美界享有盛名的徐步桓。一日,徐先生的夫人拿着先生生前曾经用过的书籍和笔墨纸砚来到林耕家,对林耕的父亲说:“老徐走了,这东西放在家里,我在它们就会在,我要不在了,这些东西也只能当废纸卖了。”翻开这些书,不但有徐先生生前的批注,还有徐先生的感悟和笔记。看着这些物品,林耕的心一下就空落落的了。望着眼前年迈的父亲他不禁联想到,父亲是学中文的,家里有许多古汉语的书籍,而自己连繁体字都认不了几个,假如父亲有一天也离开人世,出于对父亲的怀念,自己还会留着这些书籍,如果自己也不在了,谁知道这些物品将流落到何处?父辈们曾经悉心研读过的这些书籍从专业角度讲,对家人可能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但对研究人员来说,也许就是一座宝藏。那时林耕就想,一定要保管好这些物品,决不能让它们散失和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而现在的“时光书馆”正是这些物品最好的归宿。林耕的想法也得到了朱乃正亲属的理解和支持,他们将朱先生生前研习过的字贴等文房用品,专程从北京送到这里,这些字贴上还有朱乃正的题跋和感受。如今三位老先生已驾鹤西去,而他们生前读过的书籍使用过的文房墨宝又一次相聚在这里,在懂得这些物品的知己面前再一次焕发出了应有的光彩。
  
  其实,有林耕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自几何书店正式向社会发出古旧书籍“征集令”的一年来,已有十几位文化界人士与书店达成捐赠或保管意向,书店在对珍贵的书籍进行修复和保护的同时,还将不再版的书籍整理成系列,待条件成熟后将相应安排各种系列讲座。任何文化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只有了解过去,才能传承未来。对此林耕深有感触:“开书店是需要有情怀的,单纯为赢利做不了这件事。”
  
  谈及未来几何书店的发展,林耕说:“任何商业都是变化的,没有谁能用一成不变的方式来解决一辈子的问题,而无论怎样变化,对读者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因为只有书店多了,读者选择的余地才更大了。”
  
  对几何书店这一文化现象,青海日报主任编辑张翔说:“在美国学者刘易斯·芒福德的经典论著中,文字和城市被视为推动人类进步的两个伟大发明,因为前者记录世事变迁的历史,后者承载柴米油盐的生活。而无论在哪个时代、哪个国家,书店都是最能将文字与城市完美结合的所在。几何书店就是一叶在时代的波峰浪谷中闪现的风帆;也是众多城市读书人心目中的乐土和圣地。我们坚信,只要高品质阅读能成为当下人们的生活方式,那么,几何书店就是一道与西部大地绿水青山交相辉映的亮丽风景!”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