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文章:文化自信引领中国走向复兴

2019-05-16 10:54:04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参考消息网   作者 :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5月14日发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的文章称,中国之所以能够找到自己的道路,其根源就在于文化。
  
  文章称,文明的才是可持续的。近年来,中国高层提出了“四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在这“四个自信”中,最后一个自信“文化自信”无疑是最根本的。中国之所以能够找到自己的道路、自己的理论和自己的制度,其根源就在于文化。
  
  文章认为,在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确免不了需要向西方学习,因为西方走在中国的前面,有很多好的经验可以借鉴;但学习西方并非要把中国变成西方,而是使得自己变得更好。如果西方有什么中国就要学什么、西方怎么做中国就怎么做,那么就大错特错了。尽管中国和西方都属于人类社会,享有共同的价值,但并不是说中国可以用西方的方式来实现这些价值。即使在西方范围内,不同的国家都是使用自身不同的方式来实现这些价值的。
  
  文章称,二战以来,有太多的发展中国家对西方国家“东施效颦”,结果不仅实现不了这些价值,反而使得自己的社会陷于贫困落后,甚至无政府状态。而那些学习西方、但没有简单照抄照搬西方国家经验的国家和地区,反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文章认为,从经验层面看,这个问题是很清楚的。中国向西方或者外国学习是晚清以来的事情,因为之前中国认为自己是最先进、最文明的。被西方列强打败之后,尤其是被中国昔日的“学生”日本打败之后,中国才走上了学习外国的道路。但每次经验都表明,凡是做外国的原教旨主义者,失败是必然的;凡是能够根据中国现实的需要来学习,或者能够把外国经验“中国化”的,成功的机会就大。
  
  文章称,共产党的领导人毛泽东通过对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邓小平的成功也是这个路径。在共产主义阵营中,邓小平首先改变了“敌视”西方、视西方制度为“敌人”的传统思维和意识形态,而毅然向西方开放,向西方学习。邓小平及其之后的中共领导人始终没有照抄照搬西方制度。这也使得中国各方面的发展包括道理、理论和制度具有了“自主性”。
  
  文章指出,所有经验都表明,成功取决于创新,即以自己文化为主体的创新。也就是说,照抄照搬外国经验不行,固守传统也不行。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人们提倡“文化自信”不可以是“复古”,更不是庸俗文化的回归。
  
  文章认为,作为唯一没有中断过的文明,中国文明具有很多好的基本制度传统,例如“三层资本”的经济结构(顶层的国有资本、底层的民营资本和政府与民间合作的中间层)和“内部三权分工合作制度”(决策权、执行权和监察权)。
  
  文章称,在中国文明里,管理经济和发展经济一直被视为政府的内在责任。二战以来,在亚洲,只有日本和“四小龙”(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逃避了“中等收入陷阱”。在这些经济体之后,中国大陆和越南也迅速崛起。而这些国家都属于儒家文明圈,都享有“发展经济是政府的责任”的经济哲学。
  
  文章认为,同样应当强调的是,所有这些优良制度,之所以成为“优良”,是因为它们都能与时俱进,不断更新自己,不仅适应新时代的需要,更要引领新时代。而“更新”就是制度的自我革命。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