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视线“将水搅浑” 自媒体写作底线在哪里?

2019-02-01 11:10:25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   李勤余
  咪蒙旗下的公众号炮制出的文章《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在一天之内刷屏两次,前一次是因为其“感人至深”,后一次则是因为其“弄虚作假”。但不管怎么样,朋友圈里齐刷刷的队形,看上去颇为壮观。各家媒体均对这篇文章进行了犀利的批评,但我们也应清楚地看到,咪蒙及其团队的套路和技巧不会就此湮灭于江湖。一个更值得思考的问题是:自媒体写作的底线在哪里?其规范到底应该如何确立?
  
  自媒体写作,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写作?至今,我们还难以给出一个较为准确的答案。诚然,用记叙文、议论文等体裁标准去衡量自媒体写作确实没有必要,但各种乱象的存在,证明某些自媒体创作者正在试图摆脱一切写作规范,放飞自我的同时失去了底线。
  
  拿“状元之死”来说,问题就出在写作手法的极度混乱上。虚构抑或非虚构写作——这对创作者来说,不是一个可以被随意忽略的议题。作者在文后清清楚楚地写道:“这篇文章撰写之前,已经获得了他家里人的同意……希望所有的高中同学、老师以及相关知情人士,看到这篇文章后不要向外界透露太多关于他的真实信息。希望他们一家人得到保护。”言下之意,文章所描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换句话说,此文应该被归类为非虚构写作。
  
  既然是非虚构写作,就应该严守相应的规范。举两个例子,ONE实验室是国内众多非虚构写作团队中比较出名的一支。该团队设立了一位事实核查员,专门负责核对真相。2017年1月19日,“冰点周刊”微信公众号推送《日本人在南京》一文,结果遭“箭厂”质疑该文章涉嫌抄袭其在2016年12月15日发布的一段视频。最后,“冰点周刊”团队先后两次发文说明情况。且不论这些团队作品的优劣,他们的行动至少都证明了一点,非虚构写作是不能容忍一丁点虚假信息的。
  
  而“状元之死”中的诸多细节,确实在真实性上存疑。例如,死者作为一个一流大学毕业生,收入何以微薄到这种地步?死者拒绝公司领导要求“做假账”的故事,到底有没有发生过?身为高考状元的死者为何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原型?
  
  该文创作团队回应质疑时称,“文章不是新闻报道,这是一篇非虚构写作,故事背景、核心事件是绝对真实的”。据新京报报道,该文章创作团队表示对细节的修改是为保护作者与当事人。事实上,这就是时下某些自媒体写作的自相矛盾之处:虽承认情节或细节虚假,但不承认文章虚假。该团队应该也必须认识到,只要有一丝虚假,这样的文章就不配“非虚构”之名。毋宁说,“状元之死”或许更像是基于真实故事改编的“小说”,是用虚构手法写出来的“非虚构怪胎”。
  
  应该看到,虽然“状元之死”遭到质疑,但这种不规范的写作手法在网络上还没有死。虚构写作还是非虚构写作,这是自媒体写作者必须作出正面回答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到的将是一系列写作规范和写作伦理问题。
  
  “只顾赚取流量,抛弃一切节操”,这是当下一些自媒体写作的无底线作为。“状元之死”集合了“寒门”“状元”“奋斗”“受挫”“沉沦”“悲剧”等极易挑逗网友神经的元素,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为引起共鸣,甚至以背离真相为手段贩卖焦虑。此类情形对网民而言并不陌生,以点概面,以偏概全,无中生有,虚构情节,已经被一些自媒体创作者用得烂熟于心。这种进一步属于用心险恶、退一步属于仗义执言的局面,对公众的阅读体验造成巨大的欺骗。有专家提醒,“状元之死”的走红,到底是出于商业利益的狂欢,还是对底层青年的又一次消费?这种游走在道德和规则边缘的混沌情况,应该受到扼制。
  
  自媒体写作不能没有底线。咪蒙及其团队在回应中的措辞看似硬气,实质仍是在模糊公众视线,不断将水搅浑。这一事件能不能促进自媒体写作的规范化?问题已经被摆在管理者和公众面前,不容回避。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