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留住艺与人,守住文化之脉?

2019-01-07 16:02:38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衢州日报   作者 :   徐聪琳
  原标题:如何留住艺与人,守住文化之脉?
  
  近日,衢州市政府公布了第六批衢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以下简称“第六批市非遗名录”),包括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等9类共36个项目。立夏祭、中医、古琴、赵公岩传说、青蛳、麻酥糖、雪片糕、清水鱼、莹白瓷……本次入列的36个项目,各具文化特色。
  
  “有东西才申报,没有也不要去造”
  
  第六批市级非遗名录中的民间文学有3项,赵公岩传说、三十六天井的传说、油茶丰收念总理,均来自常山县。
  
  “赵公岩”位于辉埠镇风景名胜区三衢山西侧,是常山“古十景”之一。相传北宋名臣赵公岩(1008~1084)少年时曾在此面壁读书。赵公岩有多处摩崖石刻,其中比较清晰的有民国十九年宋畈人汪楫题刻的五律:“时难年荒后,山居亦稳然。依岩消白日,枕石问苍天。腊尽寒归路,檀香薄有田。无琴无一鹤,何以答先贤。”在民间,有关赵公岩传说有很多。
  
  三十六天井位于常山县球川镇境内,是建于清同治九年(1870)的明清古民居,因其整个住宅内设计了通风、采光大小不一的36个天井,故得名“三十六天井”。三十六天井在民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记载了清末光绪年间住此的徐氏兄弟建造三十六天井时的曲折离奇的故事。
  
  油茶丰收念总理,反映的则是一段这样的历史:1971年3月,全国棉油糖会议上,周恩来总理特别点名时任常山县委副书记、县革委会副主任于耐毅:“常山的于耐毅同志,你讲讲嘛,你们那里怎么发展油茶的!”于耐毅回常山后,传达了周总理对常山的关怀,常山县干部群众受到极大鼓舞,之后几年油茶生产得到迅速发展。于是,民间就有了“油茶丰收念总理”这一故事,并且记载于《中国民间文学集成——常山县故事卷》、常山县历史文化丛书《民间故事》等。
  
  就在2017年,拍摄于1971年的新闻专题视频《摘油茶果》被惊喜发现并再度面世,引发了常山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唤醒了无数常山人对那个特殊年代的回忆,仅一天时间,阅读量破10万余人次。
  
  “‘非物质’是非遗项目的特征,强调的是不依赖于物质形态而存在的品质。”常山县非遗保护中心主任叶凌燕表示,常山被誉为“油茶之乡”,将“油茶丰收念总理”这一口耳相传的故事申报为民间文学类非遗,是一种很好的尝试。“它不仅具备一种认同感和历史感,也能被运用于音乐、舞蹈、戏剧的创新中。我们能从多个角度对这项非遗进行再创造,从而达到活态传承的目的。”
  
  “再创造”同样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的基本规律。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同于物质文化遗产,它是流动着的、活态的,“就像流水一样川流不息、滚滚向前,不会永远停留在一个点上不变。”在叶凌燕看来,申报成功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嬗变也应该是不断进化的。
  
  在第六批市级非遗名录上,常山县共有12项入选。其中涉及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技艺、传统戏剧不同类别,入选名录数量居全市第一。入选的非遗项目传统技艺类的有球川雪片糕制作技艺、常山竹编技艺、白石素鸡制作技艺、常山冻米糖制作技艺、天马山粉丸制作技艺等。同弓吹打作为传统音乐也成功入选其中,而常桥蜀阜御龙、琚家青龙、常山越剧则分别以传统舞蹈、传统戏剧的形式成功入选。
  
  “近年来,对非遗项目的挖掘、保护、申报,已经成为县里的常态化工作。”在县非遗保护中心工作8年,对于申请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流程,叶凌燕早已烂熟于心。从普查、调查,到挖掘、整理,浸泡在材料堆里,很多像叶凌燕一样的非遗工作者非但不感枯燥,反而从中梳理出一条条日益清晰的传承脉络,“有东西才申报,没有也不要去造。”
  
  “记录留痕, 其背后是非遗项目的历史渊源”
  
  第六批市非遗名录的申报工作从2017年年底开始,半年后,各县市区将申报材料汇聚到衢州市文广新局文遗处。十余位非遗保护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建立结构合理、专业齐全的评审团,在审阅申报文本、观摩申报视频、进行实地考察后,才评选出名录上的项目。
  
  “加上第六批市级非遗名录的36个项目,目前衢州共有市级非遗项目263个。”衢州市文广新局文化遗产处处长赵世飞滑动鼠标,电脑屏幕上显示,自2006年12月29日,第一批衢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公布至今的所有市级非遗项目,每批间隔约两到三年。其中2008年公布的第二批市级非遗名录,因庞大的项目数量,格外引人关注。
  
  “2008年这111项市遗的公布,与2007 年起开展的全社会参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密不可分。”市文广新局文化遗产处工作人员夏有军介绍,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有利于为建立新区非遗保护目录和民间艺人档案信息库奠定基础,摸清、掌握、了解各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种类、数量、分布、生存环境、传承人、发展现状等情况,“这就是一个摸家底的过程,2007年摸清了家底,2008年就迎来了市级非遗申报的爆发年。”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2012年第四批市级非遗名录下的8项“非遗扩展项目”。“扩展项目即前一批或前几批已经是公布的名录项目,而这次不同申报地区或单位又一次申报成功,那么这次申报的名录项目就叫前面相同名录项目的扩展项目。”夏有军举例道,就像廿八都木偶戏已在第一批市级非遗名录中,2012年,衢江区申报的木偶戏就列入了非遗扩展项目。
  
  “市级非遗名录,就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过程。”夏有军解释,为使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规范化,国务院于2005年发布《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并制定“国家+省+市+县”共4级保护体系,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也都建立自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并逐步向市、县扩展。“我们要申报省级非遗项目,通常会在市级名录中选择。”
  
  目前,衢州市共有省级非遗项目76个,10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以及1个世界级非遗(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项目。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和保护,无疑直接关系到一个地方的竞争力和知名度。
  
  “第六批市级非遗名录公布的同时,我们也在准备从省级非遗项目名录中,选择合适的项目申报国家级非遗。”在赵世飞看来,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更新”依然是今年的工作重点。也许在年底,包括邵永丰麻饼制作技艺、杨炯出巡、开化根雕等在内的11个省级非遗项目中,就会有项目实现“晋升”,这足以让人期待。
  
  同样让人感到期待的还有新一批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名录的公布。“目前,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159人,这个数目比市级非遗项目数少很多,因为有些非遗项目并不具备某个特定的传承人。”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人为载体、口传身授的特点就是“艺随人走”,赵世飞感叹道:“名录只是一份记录留痕,其背后是非遗项目的历史渊源,是保留和延续文化的传承人,也是孜孜不倦挖掘、探索的非遗工作者。”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