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为百余部美术片、影视剧配乐的作曲家金复载

2018-12-07 16:49:27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    姜方
  原标题:访为百余部美术片、影视剧配乐的作曲家金复载
  
  “经典中国影视音乐集萃”音乐会日前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举行。上海爱乐乐团在艺术总监张艺的执棒下,奏响了著名音乐家金复载的多部美术片和影视剧配乐作品,包括《最后的贵族》《红河谷》《三个和尚》《雪孩子》《舒克和贝塔》。
  
  今年76岁的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金复载,曾为百余部美术片、科教片、故事片及电视剧作曲。虽然他的配乐作品中,电影《清凉寺的钟声》《风雨故园》《红河谷》分获1992年、1997年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但金复载对美术片的配乐情有独钟,他配乐的动画电影《山水情》获首届全国影视动画音乐奖等荣誉;由他参与创作的美术片《三个和尚》《哪吒闹海》《金猴降妖》等具有广泛影响。
  
  金复载近日接受文汇报记者采访,回顾了他对《三个和尚》等美术片作曲的创作历程,并对眼下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科班出身的作曲家不缺技巧,缺的是在生活中找材料的经历
  
  以往的音乐会中,很少专门上演中国国产美术片的配乐。为了这场“经典中国影视音乐集萃”音乐会,金复载特意对《雪孩子》《舒克和贝塔》这两首歌曲进行了重新编配。此外,他将《三个和尚》改编成了由板胡主奏的管弦乐作品。“美术片本身样式丰富,除了动画,还有水墨、剪纸、折纸、木偶等不同样式。”曾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多年的金复载表示,他的职责就是,赋予不同题材和风格的美术片合适的音乐。
  
  “为孩子写美术片的音乐必须要通俗,不能像给大人写的旋律那般过于起伏跌宕。这当中有大学问,一点儿也不‘小儿科’。”据金复载回忆,他刚到美影厂工作时,写的第一部电影音乐过于复杂,导致小朋友不会演唱。而在写第二部作品《小号手》时,他尝试让自己笔下的音乐节奏简单明快、音区不那么广。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动画片时长在10-40分钟,相比为动辄120分钟的故事片配乐,金复载可以在一年时间里,为多部风格迥异的动画片配乐,这对他的锻炼是巨大的。回忆起《三个和尚》的创作历程,金复载表示这部作品是先有作曲再有动画的。“导演给我定下大致的风格框架,告诉我这部美术片的音乐需要中国风、幽默、明快、形象的风格。”
  
  金复载指出,无论是给美术片还是故事片配乐,关键要寻找到适合电影气质的材料。“作为科班出身的作曲家,往往不缺技巧,缺的是生活中的材料。”比如要写西藏就得去趟西藏,体会那里的生活环境,见识辽阔的天地和山野。有了这样的经历,作曲家脑海中不一定会立马形成音乐,但会打开他们的想象力,这有助于之后的音乐创作。而要写《三个和尚》,就得到庙里去看和尚怎么念经,捕捉到不同环境中的音乐素材。
  
  眼下中国原创音乐剧不缺演员,缺的是有文化和能力的制作人
  
  2002年起,金复载担任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现改名为音乐戏剧系)主任。那一年,他同吴贻弓、董为杰等人共同创作、制作了音乐剧《日出》。这是金复载第一部原创音乐剧作曲作品,云集了多个艺术门类的名角如廖昌永、陈佩斯,还有昆曲名角梁谷音、青年二胡演奏家段皑皑等。回首往事,当年“拼盘”的阵容,反映出职业音乐剧演员的匮乏,而如今,上海已成为中国音乐剧演员聚集的高地。
  
  在对电影和音乐剧作曲均有涉猎的金复载看来,电影可以从本质上离开音乐,但音乐剧不能缺少音乐。音乐剧主要通过具有戏剧性的音乐进行叙事。对于原创音乐剧而言,剧本和作曲是最重要的两个部分。“现在有不少原创音乐剧就像流行歌曲大汇编,还是不怎么懂如何用音乐讲好一个故事。”而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戏剧系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正是希望把目光放在更大的背景下。无论是戏曲还是歌剧,虽然文化背景不同,但都是在用音乐表达戏剧,属于广义的音乐剧范畴。金复载参与创作的一些作品,如张军的当代昆曲《我,哈姆雷特》,室内乐版京剧《霸王别姬》,上海歌剧院歌剧《天地神农》等,就是不想把思维局限在某一个剧种里,而是能对各类型的音乐融会贯通。
  
  在金复载看来,现在最缺的不是演员,而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有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