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游戏、游族网络等公司吐槽难做 谋求转型

2018-06-05 16:31:32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   王烨捷
  向来被认为是朝阳产业的游戏产业,如今迎来了一波转型升级的刚需大爆发。日前,在由上海市网络游戏协会主办的“新动能、新形态”网络游戏转型升级(上海)峰会上,来自盛大游戏、游族网络、哔哩哔哩、三七互娱等国内知名游戏公司的负责人聚集在一起,他们一边吐槽游戏行业越来越难做,一边向公众传达各种转型升级新办法。
  
  以游族网络为例,这家以引进风靡全球的游戏见长的企业,如今开启了“游族体育”模式,投资足球事业、运动场馆等,它还创办了“游族置业”。
  
  上海市网络游戏行业协会发布的《2017上海网络游戏市场年度发展报告》显示,过去一年里,上海网络游戏年产值高达569.3亿元,同比增幅高达24.6%,稳稳跑赢CPI和GDP增速。即便如此,游戏产业的巨头们在越发严格的监管环境下依旧如履薄冰,谋求更加快速、稳定的增长。对AI技术的使用、对00后等客户群的细致研究,成为游戏公司新的“增长点”。
  
  渠道不再为王
  
  现在没有哪一款游戏能维持像过去一样低的获客成本了。三七互娱的高级副总裁罗旭对此深有体会。
  
  “从营收的角度来讲,国内的游戏规模每年都在以两位数增长,2017年甚至创下了近3年来最大增幅;但从用户增长角度来看,国内市场近几年用户增长十分缓慢,2017年是增速最慢的一年。”这种“奇怪”的现象,引起了众多游戏圈大佬的关注,“单一依靠流量红利,高度依赖增量用户的商业理念现在已经过时了。”
  
  罗旭说,流量红利是目前互联网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游戏、短视频、电商、数字支付等现在看来还很新潮的产业,都面临着用户获取成本陡增的情况,出现了明显的性价比边际效应的递减。
  
  以哔哩哔哩为例,为了留住已有的优质用户,它为自己犯过的一个极小的错误,付出了超过2000万元的代价。据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介绍,该网站去年春节公布某个活动时,在公告里出现了一个非常小的错误。但这个错误被年轻的00后网友在论坛上指了出来。“有认为这个错误需要赔偿的玩家,也有认为这个错误无伤大雅的玩家,双方在论坛上吵得很厉害。”陈睿说,哔哩哔哩后来花了3天时间研究解决方案,在确认“确实有错误”后,他们向每一名因该错误蒙受损失的玩家赔偿了30个“圣经石”(游戏中的一种道具)。
  
  陈睿说,现在的90后、00后玩家,非常在意游戏开发方的“诚信”,“你道歉了,他就能原谅你;否则他就鄙视你,卸载你的产品。”
  
  心动游戏CEO黄一孟也发现了上述问题——过去游戏行业“渠道为王”,随着用户导入成本的急速攀升,现在不得不向“口碑为王”上转变。
  
  “以前,谁掌握了渠道,他给玩家玩什么、他们就会玩什么。但现在,游戏玩家的品位越来越高,他们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靠填鸭式的广告就能廉价导入海量用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黄一孟说,游戏开发商过去总要研究如何满足渠道的需求、如何跟渠道搞好关系争取更多推荐位置、如何在用户身上产生更多的收入,而现在,游戏开发商要花更多的时间研究,有没有机会在文化创作上有所突破、有没有可能让更多的年轻人自发喜欢游戏。这就是最近两年,那些依赖单一渠道的独立游戏反而会比商业游戏更容易受玩家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
  
  “Z世代”用户愿意为虚拟男友“埋单”
  
  哔哩哔哩网站现在月度的活跃用户约7600万,其中82%是出生于1990年到2009年之间的人,被称为“Z世代”。“Z世代”是美国及欧洲的流行用语,意指在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后出生的人。他们又被称为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统指受到互联网、即时通信、短信、MP3、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科技产物影响很大的一代人。
  
  “有研究显示,到2020年,在线娱乐市场超过60%的收入将会由‘Z世代’创造。”根据哔哩哔哩多年来对“Z世代”用户数据的观察,这一代人在内容消费方面有3个显著特点。
  
  第一,他们拥有足够的文化自信,既不排外,也不崇洋媚外,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具有很强的兴趣和自信;第二,他们能够做到道德自律,他们很少在大街上乱扔杂物、吐痰或者排队时插队,他们会自发购买正版产品;第三,他们具备较强的人文素养,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不再是单一的报刊电视,而是通过网络与人交流获取信息,他们喜欢动漫、游戏、小说、文学、音乐,等等。
  
  根据上述Z世代用户的属性,哔哩哔哩在传统视频以外,开拓了游戏市场,“游戏类视频占我们总流量的20%,仅次于生活类视频。”
  
  陈睿还发现,游戏已经从过去“以恨为主”转变为现在的“因爱而玩”,“过去流行打打杀杀,组队厮杀;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温暖、充满爱的小游戏。”
  
  比如,去年由上海一家游戏公司开发的“恋与制作人”就在年轻女性群体里火了一把。这是一款恋爱休闲游戏,女玩家以女主角的身份负责经营一家影视制作公司,游戏过程中会获得4个不同类型的男主角的帮助,并与他们培养感情。
  
  “我身边的年轻女孩,在这些虚拟男人身上花的钱比给自己男朋友花的钱还多。因为她可以有多个男朋友在游戏里,她们一个月花的钱可以比她们一个月工资还高。”陈睿说,类似的功能游戏(Serious Game)未来或将成为游戏开发公司转型的方向。
  
  罗旭介绍,三七互娱也在近期投资了一家主打功能游戏的VR企业,这家企业研发出一款面向警察学员的教学性游戏——“治安管理实验室”。这款游戏通过高度还原警情,对出警的流程、现场的处理等知识要点进行系统性训练,“无论是限制未成年人用户的上线时长,还是布局功能游戏,虽然可能因此错过一些利益,但却能让游戏为社会的健康发展贡献力量。”
  
  人工智能如何引导游戏产业升级
  
  更加高端的布局,是在AI领域拓展。游族网络联合创始人、总裁陈礼标告诉记者,为应对越来越高的获客成本,他们尝试“精品化+全球化+智能化”。
  
  一个价格昂贵的精品IP,到底要不要买?买多久可以收回成本?这样的难题,如今在游族网络,可以由人工智能来辅助解决。比如《权力的游戏》这个顶级IP,陈礼标说,在决定是否要购买它之前,游族内部也有过很多“纠结”,“你能看到的,就是几个数字、几篇简单的论文,但它却是我见过的最昂贵的几个IP之一。”在查找了美剧热度、重要奖项提名、重要成就等基本数据后,游族仍然难以抉择。
  
  这种情况下,游族找到了国内以及全球几大社交平台,做了一个非常充分的数据研究,“你会发现这个顶级的IP,适合做什么样品类的游戏,它覆盖的用户人群是什么样的。在过去的七八年,它的粉丝群体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们对游戏有没有更好的接受度,等等。”在得到了一系列机器学习的数据佐证后,游族花大价钱买下《权力的游戏》。
  
  如今,通过与数据分析公司、人工智能企业合作,这家游戏公司已可以对用户进行智能画像及需求分析,“跟谷歌、Face Book合作,在海外分析用户需求,辅助全球化战略。”
  
  据悉,游族内部目前已经实现了部分游戏“自动上线新版本”的做法,“之前需要非常多的人力、持续很长时间做环境开发、活动配置,但现在我们只是通过人工智能在后台‘跑’数据,就知道今天晚上该上哪些活动、明天该上哪些活动,这样的事情在两三年之前几乎无法想象。”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