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市观察:网剧大爆炸 科班新人也吃香(组图)

2018-01-22 14:46:17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 :   李夏至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8/0122/20180122025253734.jpg
《你好,旧时光》海报。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8/0122/20180122025253645.jpg
《妖出长安》海报。
  过去一年,网剧大爆炸已不再是网络平台的自我吹嘘,从内容到班底,体量和专业性正全面向传统影视靠拢看齐。就在最近,因为大量科班出身的影视新人和在校生已经或开始转向网剧、网络大电影的拍摄,北京电影学院有了新绰号“北京网剧学院”。人们惊讶地发现,从《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到《河神》,从《最好的我们》到《你好,旧时光》,这些大热网剧背后的制作者大多拥有同样一个身份:北电毕业生。
 
  新导演
 
  从短片一步跨越到长片
 
  毕业后进入电影公司或者混剧组,从副导演和执行导演干起,熬够了年头才能得到幸运女神的垂青——执导筒,这是常规电影导演的成长路径。和大多数北电毕业的学生一样,1994年出生的导演阚若涵2015年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显然不可能立刻实现做导演的梦想。他经历了一年没着没落的徘徊期,直到他的同学辞职,两人合计拍一部网络电影开始,事情才出现了转机。
 
  2015年,网剧和网络电影开始以一种全新的类型姿态出现,阚若涵和他同学从中发现了可以努力的空间。阚若涵说,一开始他想做的网络电影是故事改编,但剧本被投资人嫌弃“太文艺”,经过方向调整,最终形成了风格化的低成本网络电影《海带》。2017年,《海带》在爱奇艺上线,其意义及深度在业内获得广泛好评,阚若涵也借此成为爱奇艺“大爱青年电影计划”的一员。该计划面向社会征集优质电影策划项目,对新锐导演进行投资扶植。该计划将为入围项目投入共计5000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支持,最终推出10部剧情长片,并通过网络、院线、电视台等多渠道发行,解决青年导演作品的产出问题。
 
  同样得益于“大爱青年电影计划”的导演杨东亮,是2000级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的毕业生,2004年毕业至今已有14年入行经验。“大爱”计划的第一批孵化项目《剑归何处》已交由杨东亮拍摄,他将在知名导演韩三平的指导下完成该片。杨东亮的第一部网剧《妖出长安》2016年在爱奇艺上线后,以风格化的叙事和摄影风格备受好评,上映十天后播放量破亿次,会员有效点击破3000万次。而在《妖出长安》之前,他主要的工作是拍摄广告、MV和微电影。尽管他擅长电影化的视觉影像,作品张力十足、风格独特,但极其看重资历的电影圈并没有垂青这位有才华的年轻人。
 
  新平台
 
  2020年网剧产值将达600亿
 
  不管是初出茅庐的90后导演阚若涵,还是入行十几年的杨东亮,他们无不表达出对网络赋予机会的感激与庆幸,而他们并非个例。2017年播出的热门网剧中,《河神》的导演田里2004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就读,他的学弟吕行是去年大热悬疑剧《无证之罪》的导演,田里和吕行的师弟沙漠拍出了网文作者八月长安的作品《你好,旧时光》,而八月长安的影视翻拍网剧系列的上一部作品《最好的我们》,则是由沙漠的另一个师哥刘畅拍摄。
 
  “过去网剧的拍摄班底真正称得上科班出身的不多,这两年网剧市场起来了,来自北电、中戏等院校的专业学生开始进来,在影像质量上的提升是很明显的。”杨东亮直言,这两年网剧爆发式的增长让很多苦于无法在传统电影圈获得自由表达的年轻人,开始了对新类型的尝试,“网络给了我们新的机会,从电影到网剧,不能说叫转行,其实反而是‘回到最初’。”在他看来,在愈加激烈的院线电影竞争环境中,电影的题材和表达很容易受到商业模式的影响,想要通过电影去实现导演的审美追求,受限较多,“年轻导演在电影界能够获得的主控权又少,而且第一部作品如果票房失利,就很难还会有拍下一部作品的机会。”
 
  根据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网剧的总产值将达到600亿元,仅腾讯、优酷、爱奇艺三家视频平台公布的2018年片单就多达上百部。激烈竞争之下,视频网站的突围只能来自于内容品质的跃升,2017年的《河神》《无证之罪》和《你好,旧时光》被称作“北电帮三连击”,而在爱奇艺的网剧体系里,这些作品则应和着平台对精品网剧的布局规划。
 
  新时代
 
  机会多,成长还需时间
 
  对通过网剧成长的诸多青年导演而言,拍电影始终是绕不过的终极梦想。
 
  因网剧被命运垂青的幸运儿,首先要数中国传媒大学导演系2005级学生姚婷婷。回顾中国网剧的发展,2014年由姚婷婷拍摄的《匆匆那年》被视作网络长剧的第一剧,以该剧为开端,网剧开始走入真正的精品时代。而姚婷婷本人也在拍摄《匆匆那年》后,很快开始执导院线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该片最终票房1.79亿元,成为2016年少数几个票房破亿的青春片代表。
 
  名利和机会很快蜂拥而至。姚婷婷透露,在拍完《谁的青春不迷茫》后,她接到的项目不下两百个,但年少成名的弊端也开始迅速显露。由于前述两部作品都是青春类型,来找她的项目也在题材上大量重复,甚至“最近两年院线上的青春片几乎都聊过”。这一度让姚婷婷觉得困惑,“我并不是只会拍这一种类型,但市场对我的认知就是已有的这些作品。”她开始怀疑自己“拍得太快了”,如果继续重复青春片类型,也许商业上依然会收获成功,但作为导演的成长则可能会趋向停滞。
 
  杨东亮对此也有清晰的自省,“拍片子拍久了就容易出行活,我希望自己拍的每一部都是可以当做‘作品’的。”他直言如今的师弟师妹有不少人在校就已开始接触网剧和网络大电影的拍摄,机会和平台较过去都大不相同,但“机会多了,真的出来的人却不多”,“年轻人在艺术想法上也许很有个性,但学校的教学是以理论为主,还是需要到实际拍摄中一点一滴地积累。”如今他正在拍摄的《剑归何处》是一部武侠片,由韩三平指导拍摄。尽管已是入行十几年的“老手”,他还是感慨老电影人的积淀,并表示受益良多,“韩三平老师会来剧组看拍摄,并提出明确的建议,比如如何规避同类题材中的问题,从这些细节上就能够看出他扎实的艺术底蕴。”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