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演艺:演唱会曲目“缩水”背后的利益诱惑

2018-01-12 10:51:08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北京商报   作者 :   卢扬 王嘉敏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1月9日通报,针对“浮游赵雷2017北京演唱会”申报40首曲目,仅演唱27首的情况,且未公示最低演出曲目数量,做出罚款5万元的行政处罚,这也是全国首起因演出主办单位未公示演出最低曲目数量而被处罚的案件。明星演唱会向来是演出消费热点,但是一些演唱会的主办方打着大牌明星参演的宣传,借此标高票价吸引消费者,对于明星的演出内容及时长却只字不提,而这背后也暗藏着一条隐形的利益链。
 
  并非个例
 
  有强大粉丝号召力的明星向来是演出市场的宠儿,一些热门明星演唱会的门票往往一票难求,甚至被炒出天价。但“浮游赵雷2017北京演唱会”因演出主办单位未公示演出最低曲目数量而被处罚的结果一经公示,便让公众将目光聚焦到演唱会曲目“缩水”的问题上。
 
  事实上,这样的现象并非个例。2017年8月5日,梁咏琪2017演唱会北京站营业性演出活动举办方未在演出前明示演出最低时长、最低曲目数量,未履行依法需要承担的义务,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也对演出主办方做出了罚款5万元的行政处罚。而在2016年的长江音乐节现场,大量的粉丝长时间地等待演唱3首歌后换装重返舞台的孙燕姿,但孙燕姿却并未再次出现。事实上,主办方与孙燕姿仅签订了演唱3首曲目,但是为了吸引消费者将演出市场夸大为半个小时。
 
  演出商陈琛表示,演唱会曲目申报通常会多报一些曲目,为正式演出时选歌留有余地,之所以要在演出前明示演出最低时长、最低曲目数量,其实是为了保护消费者的权益,“营业性演出活动通常有演出时间的规定,一场个人演唱会能唱完40首歌的情况并不多,但是对于演出信息有明确的公示可以避免观众步入消费陷阱”。
 
  主办方获益
 
  “演唱会曲目‘缩水’的现象最容易出现在拼盘演唱会上。”演出行业评论人黎新宇指出,有一些主办方为了牟利,打着大牌明星参演的宣传,却有意识地在宣传时模糊明星的具体演出内容与演出时长,借此标高票价,但最终买单的却是观众。
 
  消费者赵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前在上海举办的“2016 K-FRIENDS CONCERT with EXO”演唱会,广告及各种宣传文案都表示B1A4组合是作为嘉宾前来助阵,EXO唱10首,B1A4唱6首。但进了场才发现这是一场拼盘演唱会。B1A4唱了8首歌以及做了互动访谈,然后EXO才出场,仅唱5首就结束了。且成员张艺兴当天因拍摄电影未到现场,但主办方事先并未说明,场内还有很多他的粉丝,“这场演唱会门票最高票价是1280元人,最低480元,但内场的票价被炒到了4000-6000元不等,前排位置甚至高达上万元,然而最终的演出却与宣传大相径庭”。
 
  有业内人士透露,许多二三线城市的演唱会因为缺乏有效监管,各部门之间配合不健全,频频发生“虚假宣传”,演出主办方更是将商业演出当成演唱会,把明星见面会当成演唱会,并借此捞金。
 
  监管收紧
 
  据大麦网发布的《中国现场娱乐消费洞察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文化演艺类消费规模预计达119亿元,而演唱会的票房占比尤其突出。为了遏制演唱会市场中的乱象,肃清行业发展环境,相关部门对于以演唱会为主的现场娱乐行业的监管也开始收紧。
 
  文化部在2017年7月6日颁布了《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明确规定演出举办单位、演出票务经营单位在销售演出门票时,应当明示演出最低时长、文艺表演团体或者主要演员信息,涉及举办演唱会的,还应当明示主要演员或团体及相应最低曲目数量,其目的在于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黎新宇表示,此次通报国内首起最低演出曲目数量未进行公示、未对消费者合法权益进行保护的案件,既是对营业性演出市场规范化运营的警示,更加明确演出主办单位在演出活动中所承担的义务,从而加强营业性演出市场的监管、规范营业活动;同时也为消费者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提供了维权的渠道,“演出市场秩序的维护,不仅要靠法律与相关规范性文件,行业内部自律体系的建立同样重要”。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