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兽》:剧本打磨漫长 不断和自己较劲(组图)

2017-12-11 09:17:59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   滕朝 实习生夏秋子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1211/20171211111204227.jpg
片中主人公老杨身边常会出现各种动物,导演周子阳认为不会说话的“兽”,身处某种困境,反过来可以呼应和帮助人物主线。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1211/20171211111204772.jpg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1211/20171211111204970.jpg
片中的激情戏半天就拍完了。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1211/20171211111205972.jpg
影片常出现动物的超现实镜头。

  今年7月份,《老兽》在第11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拿到了最佳演员奖,紧接着几个月后,又在金马奖上斩获了最佳原著剧本和最佳男主角两项大奖。今日在内地上映的该片讲述了主人公老杨在社会经济转型背景下,从乍富阶层变为破产赋闲的游民,因挪用老婆的手术费被子女绑架,一怒之下将子女告上法庭的故事。
 
  在这部处女作中,周子阳导演以现实主义笔触聚焦了经济转型期一个城市家庭的代际变迁,这个发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的故事打动了很多人,影片不可避免地带有处女作的某些天然缺点:比如在现实描绘和心理意象之间的飘忽不定,影片多次出现动物甚至“怪物”等超现实镜头,看得出导演不满足于简单叙事,而更想把主题推向某种精神化的层面,这是拍文艺片的青年导演都十分热衷的电影语言。后半段剪辑节奏有些啰嗦,最后悲剧性的结尾更显示出作者为故事“定性”和“做结论”的急迫,因而显得不够从容。但尽管如此,《老兽》还是具有一种生猛而鲜活的力量,加之涂们可圈可点的表演,算是今年值得一看的、在专注“写人”的华语电影。新京报记者采访导演周子阳与主演涂们,从剧作、表演等方面聊一下这部文艺作品。
 
  故事
 
  剧本一共改了16稿
 
  《老兽》最初的剧本,起源于导演周子阳身边的一个真实案例:子女绑架父亲。导演之前听过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这个世界最亲密的关系是“两代人”之间的关系。然而,这种亲密关系已经在现实社会中完全被撕碎了,取而代之是以金钱为标准的价值观体系。所以,导演最开始听到这个事件的时候比较震惊,冷静下来之后觉得应该拍一部电影来反思这个事情。
 
  2013年底,导演开始写剧本。2015年9月份,第一稿剧本写完。导演周子阳坦言,写剧本最难的是:构建人物、事件以及美学的尝试。这两年时间导演都在构建故事的人物、事件以及故事的前因后果。比如,老杨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是什么家庭出身?每一个人的孩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构建完的事件会越来越清晰,再创作他们时,就会看到人物的性格。
 
  之后去FIRST创投会的时候是第8稿。第8稿之后,导演王小帅成为电影监制,在剧本的台词等细节上给了一些建议,导演又花了两个月时间改了8稿,才最终定稿。从第1稿到第16稿,剧本还是原来的故事事件,人物也没有增减,主要是节奏和细节的变化,让人物角色更加丰满,故事的主题表达没有变化。
 
  表演
 
  要求看不出表演痕迹
 
  导演周子阳选演员的时候有两点要求:一是选内蒙古本地的演员,因为片子本身故事就发生在内蒙古,去找外地的演员时间成本很大;二是要找大众都不太熟悉的“脸”,如果一个演员今天在电视里被看到,明天又在电影里被看到,这样真实感一下就削弱了,没有真实的力量。
 
  涂们正好是内蒙古本地人,虽然之前在一些影视作品中演过很多角色,但是观众对于这张“脸”还不是很熟悉,正是导演周子阳要找的主人公“老杨”。涂们对这个角色也特别感兴趣,两人见面聊了之后,一拍即合,当场就定下来角色。从定下角色到开拍前的一个月,导演刻意与涂们不沟通,采用完全信任的态度。等正式开拍的时候,涂们直接进入角色,完全看不出表演痕迹。
 
  片中的其他演员大部分也都是内蒙古本地的,两个女儿和两个女婿是内蒙古的一个儿童剧团的,这个剧团去年刚刚成立,他们都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员,大女儿之前是大学的舞蹈老师,对表演很有热情,就辞职了;小女儿以前是学新闻的;两个女婿是说相声的。正因为他们这种经历是职业演员所没有的,所以他们在表演上显得更加自然,更加贴近生活本来的样子,剧本里的东西能够完全表达出来。
 
  处女作
 
  困难除了剧本就是资金
 
  导演周子阳坦言,拍摄这部电影遇到的最大困难,一个是剧本,一个是资金。他觉得第一部作品对一位导演来说特别重要,不应该是一般的电影,“就好比一个人在山上练剑,练了十年,下山就可以一剑封喉,而不是说下山了还是一个小喽啰,还需要慢慢打。”所以,对待自己的第一部作品,周子阳给自己一个很高的要求,不停跟自己较劲,他认为,在第一部作品中就应该表现出导演充分的美学、语言和电影的力量,以后随着功力的提高,羽翼会越来越丰满,有张力。
 
  然而,处女作导演找投资并不容易,尤其还是像周子阳这样的作者导演更是不易。幸亏后来碰到了FIRST创投会得到拍摄资金。最开始,他也是挣扎了很久,跑了很多不同电影公司都吃了闭门羹,甚至有一些大公司老板打着哈欠听完周子阳对电影的阐述之后说,我们做的都是金马量级的。周子阳很生气地走了,结果,几年之后,《老兽》在金马奖上斩获了两项大奖,真成了金马量级的电影。
 
  主创谈
 
  新京报:片中的那场激情戏,拍摄过程顺利吗?
 
  周子阳:半天就拍完了,当时设计的是一个调度长镜头,不好拍的地方是因为窗帘卡住,所以节奏破坏了。在表演上没出什么大问题,涂们老师开始很照顾女演员的感受,怕女演员放不开,不过女演员非常敬业,很顺利就拍完了。
 
  涂们:我和女演员是当天才认识,她也是专业的演员,所以聊了会天,很快就拍了,也没有事先排练。激情戏的部分就是为了让老杨的内心世界更加饱满真实,激情戏有难度,有些演员忌讳比较多,会羞于肢体接触,但是只要对塑造人物有帮助,并且把握好尺度,我不会排斥。
 
  新京报:印象最深刻的是哪场戏?
 
  周子阳:最深刻的是最后一场戏,那是唯一一场让我在现场哭的戏,我在监视器前看着,老杨说完一段话,躺在那儿,这就是电影的结尾,是整部影片反思最彻底的地方。
 
  涂们:哪场戏都深刻,连过场戏都深刻。
 
  新京报:你之前的很多古装角色,与这部片中的“老杨”比,哪个角色难度更大一些?
 
  涂们:一定是古装难度大,毕竟古代社会离我们生活很远。你得了解时代背景,角色所传承的文化,做很多的功课,才能知道你所扮演的那个时代的人是怎样生活,不然你塑造的人物就是空壳儿。
 
  新京报:为什么片中出现一些超现实场景,比如房间里的鸟,白马等?
 
  周子阳:在我看来,超现实是更加深刻的现实,比现实更癫狂。鄂尔多斯由于经济原因本身就具备超现实主义的地域色彩,我在片中加入的这几种动物,比人物更加深刻。因为动物不会说话,它们也身处某种困境,生命在受到伤害,这些反过来也是呼应和帮助人物主线的。
 
  新京报:你觉得老杨这个角色跟你最像的地方在哪里?
 
  涂们:爆发力,某些时刻我是比较激情的,十几秒就能暴跳如雷。但我这种爆发更多是在演讲或者阐述一件事情的时候,生活中我还是比较平静的一个人。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