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观察:直播成“吃播” 真旺还是虚火(图)

2017-05-26 15:17:40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   刘峣
http://www.ccitimes.com/uploadfile/2017/0526/20170526032202928.jpg
一岁半宝宝直播吃饭成“最火小网红”

  网络直播吃饭,有人看吗?不仅有,观众还很多。
 
  直播热潮方兴未艾,直播内容也越来越多元化。在此过程中,以品尝美食为看点的“吃播”正逐渐从小众走向大众。
 
  “吃播”如何产生?为何“看别人吃饭”颇受青睐?“吃播”模式前景如何?
 
  舶来的直播方式
 
  所谓“吃播”,可不只是平常的吃饭那么简单。通常,从事“吃播”的主播,是通过暴饮暴食的方式吸引眼球。比如,吃掉桌子上摆放的数十个或者数百个汉堡、蛋糕、炸鸡等。以此为卖点,获得网友的关注和打赏。
 
  其实,“吃播”是个舶来品。最早的“吃饭网红”诞生于韩国,此后迅速蔓延到日本和中国,甚至漂洋过海来到英国和美国。“吃播”的主播大多是女性,虽然身材娇小,却能在短时间内吃掉满满一桌的食物,巨大的反差正是“吃播”的特点所在。
 
  在中国,很多“吃播”主播也借此东风,迅速走红。在微博上,“吃播”主播“大胃王密子君”的粉丝已有200多万,烤肉饭、冒菜、鸡翅、烤肉……各种吃饭视频收获点赞无数。
 
  什么人适合做“吃播”主播?有主播表示,要想直播美食,自己首先得是个“吃货”,这样直播的时候才没那么痛苦。就好比直播穿衣搭配或者直播唱歌,个人喜欢和感兴趣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内容展现。
 
  在“看吃”中得到愉悦
 
  “直播吃饭有什么好看的?”“吃播”拥趸众多,质疑者也不少。其实,“吃播”背后,也有有趣的社会现象。
 
  有学者分析认为,食欲作为人的基本的欲望,是获得和占有对象的符号。在观看真实身体吃东西的动态呈现时,观众能从不同的心理角度获得快感。
 
  更重要的是,由于节食减肥、健康饮食的需求,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选择压抑自己的食欲。一方面想吃,另一方面又不能吃,在此过程中,“吃播”的价值凸显出来。观众通过观看“吃播”,既能感受到“吃的愉悦感”,又不用负担吃的后果,可谓两全其美。这一猎奇式的直播,让人找到了宣泄“食欲”的机会。
 
  此外,“吃播”的风靡也与年轻人的孤独感有关。排遣孤独,是不少网友观看“吃播”视频的原因。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家乡,在大城市独自生活打拼。对这些“空巢青年”而言,精神的苦闷是最大的困境之一。
 
  有分析认为,吃饭除了果腹,更承载着某种“陪伴”功能。有网友说:“‘吃播’就像儿时的电影与收音机背景音,当一个人孤独地吃饭时,看着屏幕中的主播有说有笑地陪你一起吃饭,有时发几句弹幕聊天,就算低头只是泡面,心里也会觉得温暖。”
 
  不过,也有专家指出,“吃播”盛行也是一种“无聊经济”的体现。虽然被冠以“治愈”的意义,但观看直播消耗大量时间,实际上也消解了社会交往等现实意义,并未体现真正的人文精神、人文理性和人文品质。
 
  “钱景”难言乐观
 
  目前,从事“吃播”的主播,其收入来源并不稳定。早期的、直接的方式,是在“吃播”过程中粉丝的“打赏”。不过,由于“打赏”的权利掌握在观众手中,因此任何内容或语言上的“偏差”,都有可能导致流量和收入的丧失。
 
  因此,对于较具知名度和传播力的主播而言,通过接广告等商业活动盈利已成为主要方式。比如,试吃某种品牌的食品,或是为餐饮企业拍摄广告等。有主播表示,和一些餐饮企业合作,不仅可以提高自己的影响力,同时也能够推广合作的餐饮企业,而观众的数量是决定广告投放的重要因素。随着“吃播”的走红,还有不少食品销售的店主在镜头前大快朵颐自家产品,吸引顾客购买产品。这种“自吃自销”的商业模式,也有不小的潜力。
 
  “吃播”虽然有利可图,但也有业内人士不看好“吃播”未来的发展。有观点认为,由于“吃播”门槛低,进入该领域的主播越来越多,导致内容同质化、单一化。目前直播领域的细分正不断加快,新的内容层出不穷,观众的关注力很容易转移到其他分支。浅薄单一的“吃播”很难具有持续发展的动力。与此同时,暴饮暴食的“吃播”方式,也同健康饮食的理念背道而驰,对主播而言,“自伤”性质的直播模式能坚持多久,同样值得深思。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