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站在“十字路口”直播行业向左还是向右

2017-05-26 10:06:20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北京晨报   作者 :   杨琳
  映客“卖身”的消息一出,舆论瞬间就炸了,各种唱衰、质疑的声音与各路“小道消息”齐飞。直播这把火,在经历了去年的越烧越旺之后,终于还是“烫到了”自己。
 
  2016年作为直播行业爆发的元年,曾引得一众资本、创业者、主播等为之疯狂,然而市场总在风云变幻,伴随着监管的日趋严厉、流量红利的消逝以及竞争的残酷加剧,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不安与焦虑,总之日子没那么好过了……
 
  “一年前打开那些直播平台,到现在再次打开它们,映入眼帘的依然是傻傻分不清楚的美女网红脸,看不出有什么变化。”是不少用户对当下大多数直播平台共同的感受。同质化问题,也早已成为一众直播平台最大的烦恼来源。
 
  采访中,从业者们坦然承认,美女秀场模式作为多数直播平台的重要标配,背后根源是人民币的问题,美女秀场的打赏模式从盈利角度来看是成功的。
 
  但是当大众开始对网红脸审美疲劳,当同行竞争开始打进更为残酷的第二阶段,怎么才能活得更长久?怎样才能跟别人活的不一样?开始成为大家共同思考的命题。基于内容上的升级与变革、盈利模式上的拓展需求,寻找可以深挖的细分领域开始成为大家一致探索的步伐,直播+教育、直播+财经、直播+电商等概念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平台所提及,但直播+垂直领域会成为市场残酷洗牌中,那根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吗?如今重又站在“十字路口”的直播行业,下一站到底该向左还是向右?
 
  酷狗直播负责人谢欢:
  “酷狗若做游戏直播,就像星巴克推出炸酱面”
 
  “大家来酷狗就是为了听歌的,就像去星巴克是为了点一杯咖啡。如果搞音乐的地方同时也搞游戏直播的话,就好比星巴克开始供应炸酱面。虽然星巴克倘若真的推出炸酱面肯定也可以卖得出去,但却会破坏掉自己的内容与品牌定位。”对于酷狗直播为什么只专注于做音乐直播这一块,而不加入用户在线时间更长的游戏直播,谢欢从未有过犹豫。
 
  只聚焦音乐直播这单个的垂直领域,在市场和用户的开拓上不会有局限吗?谢欢告诉北京晨报记者,酷狗直播的很大部分用户来自于酷狗音乐,大家原本就是为音乐而来。此外,你会发现绝大部分的主播体现自己的才艺时通常会选择唱一首歌,音乐是一个基础性的表演。
 
  更深层的背景原因则在于,得益于酷狗在音乐领域长达13年的深耕,已经在长长的音乐产业链上有着十分成熟的布局,酷狗直播可以借此在这个领域做得更深更多。“在我们的平台上,如果主播需要原创音乐,酷狗旗下汇集大量原创资源的5SING就是一座宝库,主播有了好的作品之后,可以在酷狗音乐上进行推广,我们也可以帮他们打造歌曲的MV,还可以做线下的音乐会,从而收获更多的粉丝,这是一个长链条也是一个造星的过程。同时我们的平台也会持续有优质音乐内容的产生。”
 
  “未来各平台在游戏、电商、财经、文化等各类基于内容的垂直化会越来越明显,我们希望在音乐直播的领域占据领跑者的位置。”谢欢表示。
 
  爱奇艺联席总裁徐伟峰:
  “直播是门平台生意”
 
  “直播业务是各类互联网服务的标准配置,是为整个平台服务的,是一门平台生意。”徐伟峰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爱奇艺想在视频领域抢占一些制高点,直播是不可能不做的。
 
  爱奇艺在2015年年初开始布局直播业务,但直到去年7月份才正式发布奇秀直播APP,而那时做直播的企业已经超过百家,直播行业俨然已是一片红海。不过背靠爱奇艺这棵大树,爱奇艺所拥有的巨大影视资源、纯网内容以及明星娱乐资源都是奇秀直播可以发力的筹码。
 
  徐伟峰表示,爱奇艺平台所汇聚的IP资源,将从策划、制作到上线、活动等环节均可进行全景式的直播展现,热门IP的主创、明星也将通过奇秀直播与观众粉丝零距离沟通互动,持续释放明星IP价值。而点播+直播也将成为平台标配,最大限度地开发IP价值。
 
  在直播平台如何平衡迎合大众与价值导向的问题上,他不认为存在导向问题。“除非内容违法,不然的话大家在做互联网的时候主要还是面向大众娱乐,而不是小众娱乐。在2013、2014年的时候,直播还是比较小众的,但是经过去年井喷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了直播,又有很多人去了解去玩,说明大家是比较欢迎这种娱乐方式的。”
 
  徐伟峰认为未来直播内容的方式会更加多样化、节目化、娱乐化,比如最近比较火的狼人杀直播形式,奇秀直播也在探索如何为屏幕前与屏幕后的表演者和观赏者,创造更多的互动形式。
 
  “很多互动形式我们都在慢慢尝试,比如打造多对多的直播形式,比如在直播内容中加入一些竞争、搞笑与表演的尝试,但是互联网上的模仿速度是非常快的,也正因如此,你想比别人做得更好,你想与别人不一样其实是不容易的。”
 
  搜狐千帆直播联合创始人周辉:
  “尝试做直播+知识,要情怀也要商业价值”
 
  同质化是目前大多数直播平台都无法逃避的问题,甭管各自如何标榜有多不同,首页上满屏的各式美女在观众眼里没什么不一样。对于这点,周辉看得很清楚。
 
  “美女秀场的打赏模式,从盈利角度来讲,事实证明是成功的,未来这种美女秀场的打赏模式还是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因为大家得先赚钱,目前还处于得活下去的阶段。到了下一个阶段,怎么活的跟别人不一样,怎么活的更有价值,这是大家都在探索的。”
 
  “我们也在尝试做一些有社会价值有情怀的东西出来,但这种情怀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情怀,也是能够变成商业价值的情怀。”周辉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目前他们正在尝试把直播+知识做起来,先做大用户规模,让大家都愿意去共享自己的知识,用户足够大时各种盈利模式自然就都有可能。
 
  可是目前多数人看直播的心态仍是以放松娱乐为主,未必会有那么多人真的爱学习。对此,周辉有不同的观点,“直播+知识,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传道授业解惑,甚至不是之前‘师与学’的关系,而是‘师与师’的关系,比如我们可以在上面学习别人如何插花、如何画沙画、去听别人讲述弹尤克里里与弹吉他的不同,同时自己也可以教大家怎么做蛋糕或者怎么写代码。直播的加入可以让教育的宽度变宽,可以把人与人、兴趣与兴趣串联起来,因此市场其实非常大。”
 
  “我相信目前大家都在做不同的内容探索,但是到底哪一块是有商业价值的,或者说有商业价值的那一块它的商业价值在哪儿?答案还需要时间。况且在内容升级的过程中还会遇到很多不可控的东西,所有的选择都充满变数,也都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
  • 1

    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会同北京市财政局等部门,推动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