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老师风光不再 双师模式能否成教育O2O解药

2017-05-08 10:32:37    所在频道:  产业交流频道    来源: 北京商报   作者 :   刘亚力 唐然
  曾在两年内完成五轮融资,被媒体称估值为2亿美元的“疯狂老师”如今热度散尽,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教育O2O众多项目大多已经转型。而创建了疯狂老师、叮当课堂、快乐学习等品牌的张浩发现疯狂老师模式难推行之时,把精力集中到快乐学习品牌,试图通过双师模式进行拓展,盘活旗下不同品牌的资源,使得教育O2O转型成功,目前来看,张浩旗下品牌从人才孵化、教学模式、拓展方式等方面的资源整合还需要时间。能否转型成功,拭目以待。
 
  疯狂老师模式难推行
 
  2016年6月,张浩宣布疯狂老师获得1.2亿元融资,在当时教育O2O不被看好的环境下,1亿多元融资无疑让业内人士对疯狂老师的商业模式充满期待。今年2月,疯狂老师资金链断裂的消息甚嚣尘上,尽管张浩对媒体的回答是“中国在线教育都死光了,我们也会活着”,但业内人士认为,此传言也许不是空穴来风。
 
  事实上,据疯狂老师工作人员透露,自去年下半年起,张浩便表示将以最低成本“维持”疯狂老师运作,今年4月底,他在快乐学习成立12周年会上表示,疯狂老师业务线已停止补贴,现在重点在发展的业务主要是叮当课堂和超级名师孵化器,似乎便是在某种程度上暗示了疯狂老师正在步入颓势。
 
  疯狂老师成立于2014年,当时教育O2O热浪汹涌。复盘疯狂老师的发展轨迹便不难发现,教育O2O实际上有其必然的发展制约因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首先疯狂老师此前的核心思路是打造名师,这种运营驱动型而非产品驱动型的模式最大的短板在于其产品难以复制和规模化生产。就像是一家餐厅“唯厨师论”,那么是餐厅离不开厨师,而不是厨师离不开餐厅。 但是如果像肯德基一样生产量化产品,有了标准化、可落地的操作流程,厨师反倒不是最重要的环节;其次,名师固然可以吸引学生,但是平台需要跟学生、市场有更多接触点与互动,而线下机构才是广泛与学生接触、增加流量的关键环节。比如学而思网校,通过线下机构完成向线上导流,沪江网校也是依靠线下大量投入广告来吸引用户。如果不能解决学生到底从哪儿来这个问题,疯狂老师仅仅依靠名师来作为核心,那么道路注定艰难。
 
  线上融合还在探索中
 
  4月26日,快乐学习教育科技集团于12周年庆典上宣布正式启动EduT基金发布仪式,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部总监、艾酷游学CEO陈育林表示,EduT基金旨在借力资本,整合人才,实现产业链布局。该基金的投资方向为:最新科技与K12教育相结合的公司;并购方向为:以小学市场为代表的K12线下规模教育机构。
 
  相较于其他教育机构从一线城市下渗到三四线城市的模式,快乐学习似乎走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它是一家2005年成立于厦门的K12线下培训机构,现已在福州、泉州、南昌、合肥、 北京、长沙、杭州、青岛、苏州等开设了60多个旗舰校区,工作人员1400余人。集团旗下拥有快乐学习教育培训学校、佳音少儿英语(福建、苏州、武汉、广州)、超级名师孵化器、享学网络科技等多个教育品牌。
 
  据了解,2017年一季度,快乐学习教育科技集团已经完成了三大成功的投资并购案例,第一起案例,接管了厦门、苏州佳音少儿英语代理权,并开始进军广州、湖北;第二起案例,成功并购了福州艾伦少儿英语;第三起案例,并购铭大教育,通过强强结合,在泉州市场一举成为行业的第一名。
 
  谈到快乐学习向三四线城市拓展的问题,快乐学习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EduT教育基金,收购当地有影响力的,或者比较看好的品牌,实行并购的方式进行入驻。
 
  快乐学习以线下为主,现在开发优质的新业务,比如双师模式、超级名师业务等。如何和叮当课堂的线上资源进行融合,快乐学习相关负责人表示,“线上线下充分融合,我们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
 
  大语文创始人窦昕认为,“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在教育界没有明显优势,众所周知,绝大多数教育机构都集中在北京,并以北京为起点推向全国,原因在于北京具有得天独厚的人才优势。而发迹于二线城市的教育机构想要由南向北占领市场,还没有过成功的先例。
 
  名师孵化器是商业悖论
 
  目前,享学科技拥有疯狂老师和叮当课堂两个品牌,将重点打造超级名师、孵化器名师和叮当名师。据了解,超级名师孵化器已经在北京、青岛、杭州开设了多个校区,孵化器以大班课为主,有的班级达到500人以上,据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学生转化率、续报率都在提升,名师孵化器目前在寻找合适的城市复制。
 
  中国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基金联合创始人尉迟道坤认为,名师孵化器这个模式的最大问题就是商业逻辑的误判,原因在于,名师一定不是平台孵化出来的,而是在教学实践中打拼出来的,有了足够高质量的生源和口碑就是名师,名师永远不缺生源,名师对平台黏度不强、没有高依赖性,学生也会跟着名师走,平台等于一厢情愿。对单方有价值的事情大都走不通。
 
  尉迟道坤的观点得到了业内资深人士的认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名师孵化器,本身是悖论。有了很多学生,教师自然就成为了名师。对于机构而言,学生很多的情况下,需要更好的老师来讲学,这个时候名师孵化器应运而生。如果对于老师而言,收入可以保障的情况下,被培养成名师,这是名利双收的。但是在没有名师的情况下,要把老师包装成名师,这件事的价值在于跟学生对接这一环节。培养出来的老师,需要跟学生对接,投放到市场中去,才能证明这个名师是否成功,是否合格;但是培养名师的目的就在于招生、吸引生源的话,那么这就成为了悖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教师是一个天然的低门槛行业,只要有名气,是无需依赖任何机构和平台的。希望名气变现,是一个无需机构的事情。举例而言,传统机构中,跟教育行业最接近的是医院,名医跟名师是一个概念。但是名医不是依靠医院出名的,换言之,病患本身就是冲着名医而来,却不是冲着医院而来,名医去任何一家医院,都可以吸引病患。 而名医的医术是否合格,也需要跟病患接触,以实战经验来体现,这一过程中,医院都是很被动的。即使把医生捧红,但是医生去私人诊所就可以接诊,并不需要医院。
 
  尉迟道坤建议,对快乐学习集团来说必须坚持:一流的教研+二流的平台+三流的教师,才能不烧钱、不炒概念,扎实做出自己的教育服务定位,否则市场竞争上是形不成明确标签的。
 
  双师模式正在厦门试点
 
  加盟快乐学习集团担任CTO的杨溢欣认为,教育领域的两个痛点在于优质资源的缺乏和学习效果差,未来的教育机构都会向标准化的服务机构转变。未来教育的个性化、数据化、IT化一定会发生,但是这个过程中需要线上和线下的联动。实际上,张浩所设想的三个维度也与“互联网+”密切相关。其中在技术维度,有竞争力的机构一定是线上和线下融合的。
 
  目前来看,教育O2O转型有效的方式应该是双师课堂。在这种模式下,主讲名师可以利用自身丰富的教学经验和精辟的讲解为学生,而辅助教师可以在线下针对学生的个体情况,提供针对性的辅导和帮助。前不久快乐学习也公开了“双师课堂”的授课模式和技术设备。据了解,双师课堂现正在进行设备调试、团队搭建等工作,正在厦门试点。有业内人士推理,享学的线上超级名师将转向“双师课堂”,而不只是满足在线教学需求。此番快乐学习高调举办12周年庆典活动,在表明线上与线下学习的融合,并且超级名师及双师将成为融合的趋势。
 
  尉迟道坤表示,K12教育最大特点是棋盘式模式,也就是强区域性特性决定了老师服务学生的半径通常不会超过3公里,目前不存在一种模式服务全国的,因此快乐学习与线下实体机构深度结合,用本地的老师服务本地的学生。另外老师不是标准化产品或服务,名师服务学生数都是有限的,因此快乐学习必须在总部教研上下功夫,弥补对一线老师教学能力的要求。如果在底层战略上思考不透,快乐学习的教育理念不管走多远都将回到原点。

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创意时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热门文章HOT NEWS
  • 1

    为何大热影片屡屡被曝抄袭?业内认为,剧本的创作本身是有一定的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